正念脫險的經歷與事後的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一群惡警將我從家裏綁架至派出所後,把我帶到醫院檢查身體,然後將我劫持到勞教所。一路上我在想,我本來得法晚,平時又沒有注重靜心學法,該去的執著心很多,但究竟是哪一顆心導致被魔鑽了空子?就在心裏暗暗的和師父說:「師父,我哪裏做的不好,哪裏有漏,我自己補,絕不允許邪惡的考驗。無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情況下,我都一定看好自己這顆心,按照一個修煉者的標準要求自己,堅定修煉。無論在何時、何地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當時,只覺的心裏非常的平靜。一路上,我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

就這樣我被拉到了勞教所。一進勞教所,就碰到上次我到勞教所發真相材料被抓時酷刑折磨我的一個惡警。他一見是我,就說:「你怎麼又來了?」隨即和另一惡警說:「這可不是一般人,就那麼打也沒說是誰和她一起來的。今天晚上,就把她交給你了。」(二零零一年我和一同修去勞教所發真相資料時被抓,因我拒不說出同修姓名,邪惡之徒用電棍等折磨我,後送進看守所。我絕食、絕水十七天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在邪惡之徒給我報批了勞教兩年的情況下,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說著,另外那名惡警上來就給了我一腳。我看著他們,心裏只覺的他們可憐。我就靜靜的看著他們,心裏默念正法口訣。

這時,獄醫給我檢查身體,隨後,問我以前得過甚麼病嗎?我就和她講:「我是在二零零零年六月末得法,在邪惡之首江××大肆打壓法輪功的時候,如果我沒有真正受益,你說我會這麼堅定修煉嗎?我自己以前身體不好,而我又曾經在醫院工作,你說我甚麼樣的藥沒用過?但都沒有好。就因為這樣,我才在這種鋪天蓋地的壓力下修煉了法輪大法。從修煉至今,我再也沒犯過甚麼病。」

醫生聽後就走了出去,在她往本上寫的時候,我看見寫的血壓是高壓一百九十,低壓一百二十,心率每分鐘一百二十次。看後,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師父在幫我,因為當時我的身體沒有一絲的不舒服。我一下子感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我立即想到: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態,不能產生一點歡喜心。因為師父說過:「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轉法輪》

這時,室內剩下我和押送我來的幾個警察。我和他們聊了起來,因為我知道,任何一個和我相遇的人,都是和我有緣的,我都有責任去和他講清真相。這時,市局的人也一直在門外打電話,和市局領導、「六一零」逐級請示。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市局負責人才進來和我說:「走吧!今天算你撿著,上車吧,回去。」

就這樣,我又被拉到了分局。只聽見他們又打電話聯繫、協商。這時,送我去勞教所時聽我講真相的一位幹警悄悄和我說:「你就喊難受,要不然就得把你送看守所押起來。你別看勞教所不收,那兒歸司法局管,看守所可歸咱公安局管。剛才打電話,他們都同意接收了。」我知道這又是一個考驗,心想:你們說了不算,關鍵在於我自己怎麼把握自己的心態,修煉人的路是師父安排的。就和師父說:「師父,請為弟子加持,弟子不能去那裏。因為那裏不是修煉的環境,正法弟子的責任是救度世人、講清真相。」這時,我只覺的兩手臂麻木,噁心、頭痛等等症狀都出來了,邪惡之徒一看我真的不行了,就將我送進醫院搶救。

第二天,市局、分局倆個負責人拿著醫院的急診病例、診斷及住院通知單於早上八點半去市「六一零」專門研究我的事。十點多鐘,派出所所長到醫院來看過我後,找我丈夫簽字給我辦了保外就醫。我從醫院一出來,就被迫流離失所。我再一次感到了師父的苦心呵護。

通過這次魔難,我痛定思痛,靜下心來,想想自己究竟有漏在哪裏,當我真正靜下心來找自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差距是那麼大。

一、當這次他們懷疑與我有關的這件事情發生時,沒有真正靜下心來找自己,而是帶著一種僥倖的心理,認為我沒被邪惡迫害,與我的關係不大,完全忘記了師父說的:「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何況我就在其中,只不過我沒有遭到邪惡更直接的迫害。

二、當看到功友有缺點時,認為你都得法這麼多年了怎麼還那樣?你總是那樣,邪惡當然就迫害你了,你受迫害了,同時給法帶來了多大的損失呀!好像這件事完全和我沒有關係,在心裏就默許了邪惡對功友的迫害。你承認了「有漏邪惡就應該迫害」,那麼你有那麼多的不足,不也等於默許了邪惡也可以迫害你了嗎?再者,當你自己有難時,你知道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那為甚麼功友遭到迫害時,你就默許了呢?這是一顆多麼自私的心啊!

三、當看到功友有缺點時,總是以人為師,根本不是以法為師。我問自己:如果別的人都不修了,那麼你也不修了嗎?既然不是,為甚麼總是看別人,為甚麼不能按著法去要求自己呢?為甚麼就不把她當作一面鏡子,反過來看一看你自己是不是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呢?

四、在做證實大法工作時,總是憑借在人中的所謂聰明,自以為是。當別人與自己意見不統一時,從來不看一看為甚麼他與我的意見不一致。當認為自己確實是對的,而對方又不接受時,往往心裏擰勁,不平衡,言語生硬,從不考慮別人是否能接受。完全忘記了師父說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大法修煉者,修善是必須的。看到功友有時能力不行時,總是怨氣十足,為甚麼不考慮一下功友的年齡、閱歷等客觀因素呢?為甚麼就不能包容、理解呢?我認識到自己的容量是那麼狹小,應該增加容量了。而且還死守著一個「私」字不放。一個修煉人修的就是無怨無恨、無私無我,你這樣怎麼還能算一個修煉者呢?當自己心裏過不去時,還時常想:我也是為了大法的工作,完全忘記了這不是工作是修煉。遇到問題,不能向內找,只是向外看。只想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那不恰恰和舊勢力犯了一個毛病嗎?

五、平時總是執著於得法晚,個人修煉階段是塊空白,我認識到這是沒有擺好正法修煉和個人修煉的關係。

大法進程如此之快,自己還固守著很多人的東西不放。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精進要旨》〈挖根〉)修煉一年多來,之所以有這麼多的執著放不下,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靜下心來學法。回顧我一年多的證實法的歷程,是在師父的百般呵護、看護、點悟之下,才闖過幾次大的關難。我內心由衷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和偉大,體會到大法的超常,也同時深知正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在以後的正法修煉中,時時向內找,處處以法為師,爭取早日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