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法的正信使我又一次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4日】在法輪大法洪傳十週年來臨之際,不法之徒在某市的展窗內粘貼了大量污衊大法的圖片,危害眾生。我們幾位同修決定在其附近粘貼真相圖片,揭露謊言,救度眾生,鏟除邪惡。然而就在我們粘貼真相圖片時,警察撲上來非法抓捕我們,當時我和另一同修被綁架。暴徒們將我們送到當地派出所,並在那裏對我們這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進行了非法審問和毆打。當時我被打得鼻子出血,滿身都是。暴徒們問我圖片哪來的,我甚麼也不配合他們,心中只有大法,並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訣,鏟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暴徒們被我強大的正念給抑制住了,最後他們只好灰溜溜的罷休。

第二天,惡警將我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到了那裏我想我決不能配合邪惡勢力的安排,決不承認。我們這些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怎麼能和犯人關押在一起呢?於是,我在那裏絕食絕水來捍衛大法,抗議對我的非法拘捕。並時刻發正念鏟除邪惡勢力對我的迫害。我絕食絕水是以和平理智的方式對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抗議。這時我心中產生一念,七天內我一定能走出牢房,並心中默念正法口訣,請師父加持弟子。

剛被綁架進看守所時,犯人由於受到電視播放的歪曲事實的宣傳,很多犯人被誤導。他們對我們修煉法輪功的人很不理解,因而把我視為了仇敵。在管教的授意下,他們對我拳腳相加,可是我在大法中修出慈悲,心中一點也不怨恨他們,始終微笑著對待他們,並告訴他們法輪功被迫害的真實情況,和我們都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真正好人。就這樣,在幾天的接觸中,他們的誤解終於在我的純善的感化下,冰消雪融了。那時,他們問我恨不恨他們,我微笑著說:「不恨。」其中一個犯人含著眼淚對我說:「我這一生做的最大的一件錯事,就是打了你這樣的好人,我將怎樣補過啊!」看到他的善念,我笑著對他說:「你不要往心裏去,只要你心中能記住「真善忍」,不反對法輪大法,將來你就一定會有一個好的歸宿!」聽了我的話,他哽咽了,握住我的手,說不出話來。

第五天,從另一室來了一刑事犯,對我野蠻毆打。由於我幾天的絕食絕水,身體很虛弱,當時我暈倒在地,接著出現抽搐症狀。在醫院大夫的強烈要求下,他們把我送到急救中心進行搶救。雖然那樣的狀態,但當時我心裏很清醒。在急救期間,我聽到監守我的一名惡警說:「如果晚上要是我值班的話,給他澆上汽油,點把火燒了,就說他自焚。」另一惡警對護士說:「這個法輪功要搶救不過來,就是第二個死亡的了……」護士問:「他要真死了怎麼辦?」警察說:「他們死了,向中央報一個表就完事了,只是接連兩個死亡,時間間隔太短了。」另一個惡警則恨恨地說:「一會把腳鐐、手銬都給他戴上,不能讓他舒服地躺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又被移交到辦案單位。當時已經是第七天了,在那裏他們對我嚴加看管,但我正念非常強,想只要有機會,我一定能走出看守所。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脫開了手銬,順利地闖出了看守所。

從看守所出來後,我一路發著正念,為更好地擺脫邪惡,我翻山越嶺繞路而行,渴了討些水喝,餓了摘幾串槐樹花充飢。我心中更加堅定了對大法的正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於是我邁著穩健的步伐,心中想著我很快又能匯入到那無比洪大的正法洪流中了,更好的去救度眾生,兌現自己歷史上發下的誓言,完成大法賦予我的神聖使命了。

走著走著,偶然間,出現了七八隻美麗喜鵲,它們都高興地嘰嘰喳喳衝我叫著,對我是那樣親切,當時只感到那一切怎麼是那麼美好,祥和…….我在它們身邊經過時,它們沒有驚慌地離去,卻依然飛到我前邊,等著我經過,並衝我不停地叫著。我依然前行,它們卻依然默默地跟著,我會意了,單手立掌對著它們說:「請記住真善忍吧!這樣你們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它們似乎明白我對它們講的話,而且好像也了卻了它們一個久遠的心願,才戀戀不捨地離開我,飛向那浩渺無垠的天際 ……

就這樣,我絕食絕水七八天,只靠一些水和幾束槐樹花,翻山越嶺步行了11個小時,徹底地破除了邪惡勢力的安排,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走出了魔窟。

在此,再一次告誡那些迫害大法的人,不要逆天意而行了。應該善良地做人,善良地活著。江羅邪惡集團在這近三年時間裏,對善良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的罪行,實在是罄竹難書。歷史證明,天理昭彰,善惡必報,所有對大法行惡的人,最終也必將受到天理的懲罰。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6/2317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