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洪傳與超新星爆發增多(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近來,天文學家在廣闊的宇宙範圍內觀測到了許多驚心動魄的天象變化,如大量的新星體形成,眾多星河的碰撞等。中國古人認為天人合一,所以通過對天象的觀測可以預知人事的變動,正如《易經》所言:「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法輪大法在世間洪傳是頂極大事,必然在天象上有所反映。的確,在法輪大法洪傳的十年中,科學家們觀測到了許許多多奇妙的天象變化。有些天象的變化由於數據相對零散,受觀測技術的進步影響較大,難以作統計論證。但對超新星爆發作系統的觀測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數據充份,觀測技術上也相對穩定,所以這裏我們提供對超新星爆發現象的統計分析。

超新星爆發(Supernova)是指恆星爆炸時,短時間內釋放出大量能量的現象。1987年觀測到的1987A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它在幾個小時內亮度增加到肉眼可見,歷經幾個月才暗下去。

1.數據來源

全部數據來源於 http://cfa-www.harvard.edu/cfa/ps/lists/Supernovae.html。該網址列出了自1006年以來到今天,所有觀測到的超新星爆發現象。

2.是儀器變了,還是天像變了?

該網址標出了各次爆發的強度。數字越小強度越大。第一個問題是:隨著更靈敏的儀器的出現,觀測到的事例會越來越多。為消除儀器靈敏度的影響,我們選擇了20的強度為標準,這是因為1950年就有了觀測這樣弱的超新星爆發的技術。同時,我們用以下辦法來判斷這樣選取的數據是否的確消除了儀器靈敏度的影響:更靈敏儀器的出現,必然會使觀測到的強爆發比例下降,超新星爆發的平均強度在總體上會減小(強度的平均數值變大)。比如說,開始時只能看到強度18或更強的現象,那麼100%的觀測都是強於18的。有了可以觀測到強度20的儀器後,就會開始看到比18弱的現象,比強度18強的現象比例就會減小,從而使得平均強度減小。也就是說,如果對比20強的超新星的觀測結果受儀器靈敏度的影響,那麼觀測到的比18強的超新星的比例會隨著儀器靈敏度的增加而逐年下降,比20強的超新星爆發平均強度也會逐年減小。圖一我們畫出了近年來所有比20強的爆發中,強於18的百分比。可以看到,1990年後,強爆發的比例有增有降。圖二是自1990年以來低於20的超新星爆發的平均強度,可以看出平均強度也是有增有降,變動都在標準誤差的範圍內。排除了比20強的超新星爆發觀測結果受儀器靈敏度影響的可能性。

圖一 1990年以來強於20的超新星爆發中,強於18的百分比圖二 1990年以來強於20的超新星爆發平均值

3.圖三為自1980年以來歷年強於20的爆發次數。從圖三中可以看出,1992年總爆發次數達到一高峰,1999年總數又達到新的高峰並在此後維持在這一水平上(2002年的數據偏低是因為目前只有五個多月的數據)。而法輪大法自1992年傳出,在1999年開始在中國被鎮壓直到今天,這僅僅是個巧合麼?


圖三 自1980年以來歷年強於20的超新星爆發次數

這些超新星雖然相距地球遙遠,但是中國自古有「夜觀天象」一說。古人觀天象不是侷限於我們太陽系以內,還包括遙遠的星體。古人能從觀測遙遠星體呈現的天象預測近幾個月甚至幾天內將要發生的大事,這些事例在中國古代歷史文獻中俯拾皆是,而我們知道即使是太陽系外最近的恆星距離我們地球也有幾光年之遙。天上的事情和地上的事是有聯繫的,而這種聯繫超出了現代科學的認識,卻被中國古人所參透,「……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轉法輪》第七講)。當宇宙發生大範圍的變遷時,天上人間都會有相應的變化。這種「巧合」一點也不奇怪。

參考文獻:
1. http://cfa-www.harvard.edu/cfa/ps/lists/Supernovae.html
2. http://cfa-www.harvard.edu/iau/cbat.html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5/2346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