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馬三家教養院遭受的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0日】我堅修大法。在邪惡勢力迫害大法時,我和同修們到過本地政府、北京上訪護法,被警察先後三次送進瓦房店拘留所,並被非法判二年半的勞動教養,今天把這段經歷寫出來告訴世人,揭露邪惡。

1999年12月3日我們8名同修在北京信訪辦門前被誘捕。各市縣警察在北京蹲點,抓到我們關起來後,二話不說,輕則拳打腳踢,重的毒打一頓,一邊臭罵一邊揚言要整死我們。我的女兒被惡警一拳擊於心臟部位,卡住脖子摔倒在地。有的大法弟子的手被從肩頭反背到背後帶著手銬,惡警們還打她。有的大法弟子上身被強迫只脫剩一件內衣然後惡警再毒打她......這都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

99年12月5日我們被綁架到瓦房店公安局,警察先是威脅打罵再搜身,不管兜裏有多少錢全部沒收。凡是去北京被捕者每人罰款少則一千,多則幾千。送進號裏,每月二百多元錢的伙食費只是一日三頓的窩頭和鹹蘿蔔條,連一張手紙都沒有。我們每天被強迫手工勞動15─16個小時。我們抽點時間煉功,惡警馬上狂呼亂叫:「帶上銬子,吊起來,狠狠地打......」

2000年1月19日我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在那裏確實感到度日如年。只要不妥協,惡警用盡卑鄙邪惡的手段折磨摧殘著我們。惡警用電棍、體罰不管用,就想出惡招,大熱天把我們圈在悶熱的屋裏整天坐著不准動,直到夜裏12點鐘才讓睡一會兒覺,這樣持續半月。還有一段時間惡警天天強迫給量血壓,逼著吃藥,不吃就喊來一些惡人將大法弟子按倒卡著脖子往嘴裏灌,一個59歲的老太太說:我的肋骨被按折了,很長時間巨痛。再有隔不上幾天就搜身、翻床鋪、行李包搜查有無大法資料。惡警最惡毒的辦法是單個人整,叫蹲「小號」。有的連大小便也不准出去,就在便盆裏,其他人給往外拿。折磨人的辦法是不准睡覺,罰站,罰蹲,電棍......

有一天一位學員被叫走,不一會兒隔屋傳來電棍吱吱的聲音伴著那位學員的慘叫聲使我們當時有撕心裂肺、生不如死的感覺。學員們絕食抗議迫害的人非常多,據我知道絕食抗議的最長時間達兩個多月。

一天傍晚,惡警喊到我,將我送進「小號」,讓我兩腿平站伸直,腰彎至180度,手伸直不准著地,動作稍不合格就一腳踢倒我,並辱罵「你怎麼不忍啦」。就這樣我大約堅持一個多小時左右難以承受,就蹲下了。惡警說看你年齡大就算「照顧」,逼迫我好好蹲著,左腳放平,右腳尖觸地,兩腿分開。這些動作都是惡警體罰人的慣用伎倆,是摧殘人體的。稍不合格又是一腳踢倒我。這時我咬緊牙,默念師父的經文堅持了兩個小時左右,我知道慈悲的師父在替我承受。

2001年6月6日,我被院外執行回到家,當地警察依然經常闖入我們這些修煉人的家裏,威脅、亂翻並帶到派出所審訊......我的女兒至今仍然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

有位大法弟子的兒子想當兵,檢查身體各方面都合格,可是市管徵兵的負責人從中阻撓,因此家庭發生好長一段感情糾紛,這件事情實在不能令人理解。

因為媒體宣傳的「自焚」事件,群眾認為漏洞百出,引起人們懷疑。去年10月末,約18個人看揭露「自焚」的光盤,因此有學員被抄家,有的被多次傳到派出所審問。

12月7日,有8人(其中有一人不是煉功人)被送瓦房店拘留所,5人被拘留7天、2個半月,有1人至今未歸。

惡人榜:
瓦房店市謝屯鎮派出所電話:0411--5220108,趙所長,王世凱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6/2317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