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馬三家的邪悟 揭露馬三家的造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6日】首先簡單介紹一下我被綁架的事。我是2000年7月15日想再次去北京正法,在火車站買完票候車時,被便衣認出被抓的。從此被關進看守所,這期間被非法提審時挨打受罵,家人托人問了兩次,只要我說不煉馬上就可以出去,可我都沒有動心。可9月份被送去馬三家勞教所後,卻被那裏的邪悟沖昏了頭腦,失去了理智,關鍵時刻把握不住自己,背叛了大法。「修煉的人要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難度化,就容易毀了自己。」(《轉法輪》204 頁)正如師父所說:「表面上是不反對師父,骨子裏是叫大家不要煉了,不要學了。」(《建議》)其實在這期間師父發表的經文明示了那些毒瘤的邪惡,明確告訴了我們應該如何去做。去年4月份被釋放回來後悟回來,在痛苦中又產生錯誤的想法,還不如人家不去北京的了,人家一直在家修不是都挺好嗎?還免得當叛徒。這又能怪誰呢?不能強調環境,去北京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太強了,後來挖自己的根,為甚麼誤入歧途,自己總結出來三個方面:

一. 法學得不深,沒真正做到以法為師,沒站在法上認識法。
二. 對法不堅定,沒真正放下生死。
三. 崇拜別人。認為人家學歷又高,得法又早,還有跟過師父的班的,甚麼樣的都有。認為自己沒文化,悟性也差。

結果造成我沒有正信、正念、正悟,所以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的事,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應該做的事,犯下了天大的罪業。知錯必改,做了錯事不掩蓋,以後盡最大努力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決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積極投入到正法中去。

下面談一件馬三家見不得人的造假的事。女二所去年3月16日國外記者採訪錄像。提前幾天就開始做準備工作,布置會議室,訓練走方隊。大家都猜可能有甚麼事。3月16日這天吃完早飯,幹警就叫把被褥抱出去曬曬,大多數人不想曬,隊長說不行,曬出去一半吧。然後把走方隊的人留下,剩下的60多人用大客車拉到少年犯那個院,美其名曰看電影,上午在院裏走步、跳舞、玩,下午沒辦法勉強往牆上放了一場模糊不清的電影(雷鋒、喬安山的電影),一直到快5點了才把我們接了回來。

再看留下走方隊的,她們說,今天可把我們累壞了,來了不少記者錄像,這麼照,那麼照。(說不是西方記者)走完方隊就讓她們跳舞、拔河、打撲克、下棋,完全是造的假象。如果是光明正大的,為甚麼把被都抱出去,把人藏起來,為甚麼把床頭卡剪下來,把牆上的小紅旗專欄都拿下來(因為專欄裏邊有所有人的名字)怕國際上有影響?怕說中國把這麼多的好人全關在監獄?所以就造假,讓國外記者只見到三分之一的人。馬三家幹出這種事來,不可恥嗎?由此可見一斑──它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見不得人的。

不讓堅修大法的學員睡覺。一分隊有個叫王學力的大學生,晚上叫出去說做工作,到半夜回來時一瘸一拐的。後來聽說是打的,惡警不讓她說,說了就給加期。整天強迫洗腦,學那些反面教材。一分隊有個50多歲叫孫素潔的教師,被叫到別的屋裏,整天叫蹲著,手往上舉,有時叛徒還打她。有個叫王東的,28歲(遼陽),方隊長用了電棍。這是我親眼所見。

最後奉勸那些誤入歧途的人,不要自欺欺人地堅持馬三家可笑、可恥的謊言了。正法還在繼續,師父還在慈悲等待。不要自卑,趕快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來。師父在《建議》經文裏說:「不用學了,不用煉了,你還是我的弟子嗎?修煉人在圓滿的最後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3/2194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