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所見所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2日】我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因為我堅信法輪大法於2001年5月25日被抓進中國遼寧馬三家教養院,以下是我在馬三家教養院所見的惡警惡行。

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為討好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用盡了一切惡劣手段,殘害法輪功學員。九九年的惡警大部份都是男的,法輪功學員誰要煉功,就會招來狼牙棒和電棍的毒打與酷刑。

惡警們在各個通道和門口都鋪上了法輪功創始人的畫像讓人上去踩。手持電棍的惡警和所長蘇靜(女的)在一邊看著作記錄。

教唆他人殘害生命

在馬三家的四合院裏,天天都能看到一名被扶著去飯廳吃飯的大法弟子。她大概是錦州人,聽說她來馬三家時,很年輕、秀氣,也很健康,就是堅修大法。最後在惡警的指使下,瀋陽一個叫付威的敗類,將她逼到澡堂裏,讓她坐在澡堂拐角的磁磚地上,逼她兩腿伸「開飛機」(酷刑的一種),姓付的坐在她頭上,兩腿搭在她的胳膊上,讓她擎住。付威的兩腿當然重於她的兩個胳膊,擎不住,姓付的就打,就這樣折磨她。付威將她的頸椎坐斷了,她癱了很長時間。這就是現在她得被人扶著走的原因。

失去人性

遼寧本溪的馮桂香被抓進去,她媽媽就急病了。母親放不下女兒,知道女兒在受迫害,母親的病情愈加嚴重,家人去馬三家給馮請假,想要她回家看看媽媽,沒人性的所長說:「人不死不讓回家。」結果她媽媽死了,事辦完了,惡警才勉強讓她回家。

有一姐兩弟,姐弟三人曾六次去看媽媽,每次都是「你媽沒轉化,不允許見」。一個偶然機會他媽得知這一消息,當時她就去找隊長:「我三個孩子都來六次了,就是不讓見我,你們太殘忍了吧!你們都沒有兒女嗎?我是做好人被非法抓到這裏來的,難道我還不如殺人犯嗎?殺人犯還讓和家人見面呢,不讓見應該早告訴他們『再不用來,來也不讓見』,省得往返空跑路費,這裏可真夠邪的。」

鞍山一個大法弟子,沒來馬三家之前,在看守所裏已經絕食了很長時間,來到馬三家就被強制放棄修煉,在水房裏迫害她,不讓睡覺,她繼續絕食了半個月後,惡魔見她奄奄一息的樣子,才通知她家裏人來抬走,她走時是被用擔架抬走的。

在邪惡環境中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

2001年6月遼寧省佛教協會的XX到馬三家作宣傳,會剛進行不一會兒,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舉起手來高喊:「法輪大法好!不二法門!修煉要專一!」接著真修弟子都站起來喊:「不二法門!我們不聽你那套東西!」XX說:「你們不願聽,就走吧。」此時一夥敗類,像早已馴好的鷹犬,一齊擁上來,一邊堵老太太的嘴,一邊拉的拉、推的推,將老太太拖走了。這就是蹲小號去了。一個月後老太太放出來了,她在飯廳出現了,臉蒼白消瘦,頭髮掉得所剩無幾。

八月中旬馬三家天天上午放邪惡錄像,不一會就聽見走廊那頭,還是那個老太太高喊:「法輪大法就是好!是正法!不許你們破壞!」再就聽不見了。此時只見叛徒急急忙忙又把老太太拖走了,從此在馬三家再也看不著老太太的身影了。

大連的張淑花是2001年7月被送進馬三家的,邪魔折磨了她一個月,才放她到居室裏。37歲的張淑花來時滿頭黑髮,經一個月的折磨,她兩鬢全呈白髮。

每天放錄像她根本不看,就在那裏抄經文。那天,被叛徒彙報,不一會一群惡魔像瘋狗一樣撲來搶經文,張立即將經文塞進襯衣裏,她一邊去關電視,一邊背正法口訣。叛徒七手八腳地搜身,找經文,將她抬走了。張淑花直到晚上十一點才被允許回到鋪位。

看完錄像就得進行所謂的「討論」、「揭批」。叛徒王小燕讓劉春英揭批,劉春英站起來說:「宇宙大法是最正的,不許你們誹謗大法。」敗類王小燕立即去彙報了隊長,隊長將劉春英叫去了一下午,從那天起劉春英就絕食了。絕食第五天,隊長通知劉春英收拾行李。一個月後在飯廳裏出現了劉春英,她被轉到別的隊去了,不知他們都對她幹了些甚麼。

鐵嶺王學力的經文被惡警搜去了,她去要了幾回,惡警不但不給,反而給她加了刑,延期三個月。從那天起王學力天天煉功,後來惡警將王學力打進禁閉室。至今快六個月了,誰也沒見到王學力的影子。

2001年10月遼寧省電視台去馬三家女二所飯廳裏去錄像,這是早已被蘇靜安排好了的大米飯炒雞蛋。馬上就要錄了,就聽見大法的真修者們高喊:「不准錄像!你走了,我們天天是豬狗食,看看我們的臉是甚麼色?!」電視台錄像的一句話也沒說,趕快將錄像的三角架收起來走了。

以上還只是我在馬三家教養院所看到的真實情況的一部份。請世界人權組織關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8/2034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