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苦難,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9日】善良的人們啊:請看一個大法弟子2年多來的悲慘遭遇。

我是遼寧大法弟子。1999年4月25日,得知天津法輪功學員被無理抓捕、毆打、抄家,我就去了北京說明情況。1999年7月20日去鐵嶺市信訪局反映情況。21日去北京反映情況在錦州被截回。數日後我隻身一人再次前往北京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真實情況,10月28日被帶回非法關押在鐵嶺市清河看守所。我的母親、孩子、丈夫都勸我寫保證,由於放不下人的情就隨和了他們。第二天,清河區電視台採訪我,我後悔寫「保證書」,就向記者如實闡明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感受,因此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鐵嶺教養院,大法學員們只要煉功、學法就遭到不法警察的電棍、開飛機(腰90度彎曲,手臂向後超過腰的高度,腳跟抬起,頭部靠著腿),還有頂牆、關禁閉等刑罰。數九寒天,外面下著大雪,張豔、張華姐倆不畏嚴寒,默默忍受「頂牆」的體罰,我因給她倆手套也被罰「頂牆」。在這裏80%以上的大法學員都被電棍電過,年近半百的陳玉芝被電得起不來了,不能吃飯,第二天照常得去挖溝。數九寒冬,刨地時一鎬下去只刨下一個點,連63歲的老太太也不例外,照樣去挖溝。我被惡警王志斌電得後背、腿上起了大塊紅斑。有的手被電起大泡,有的脖子被電起包,惡警戲稱「繭蛹子」。張豔被電後又被關禁閉一天。透風的屋子很冷,把手、腳銬在鐵床上不能動,不能躺下,不給褥子和棉被,只穿毛衣,不准穿大衣。女學員們被毒打時的悲慘的叫喊聲震驚了男大法學員們,他們紛紛煉功聲援她們。

2000年1月30日,鐵嶺25名女大法學員全部被轉到遼陽教養院異地教養。在遼陽教養院,我們每天勞動16-17個小時,有時幹到零點,甚至凌晨2、3點鐘。有一天幹了通宵。超負荷的勞動使學員們身心疲憊,由於手工活幹久了,手指肚被磨得露出了嫩肉,磨得起了大水泡,水泡好了變成硬繭,有時學員手裏拿著活就睡著了,80%以上的學員手上、腳腿都腫了,腫了消、消了腫…

有的活男學員幹起來都吃力,惡警們卻迫害八個女學員,讓她們幹。其中四個學員跟車當裝卸工,裝遼陽鋼管廠的邊角料、加工建築用的鋼筋圓盤,每天裝三、四車,每車2-3噸。烈日炎炎,我們穿著汗濕的衣服,頭上蒙著濕毛巾幹活。另外四個學員把我們拉回的料憑力氣把料彎成需要的角度,學員們揮汗如雨。清理十多年的垃圾場,臭味沖天,有的學員噁心、嘔吐。拆水泥袋子,滿臉滿身都是灰塵,只有牙是白的。在鐵路上鋪路基石,又累又危險,南北雙行線,每隔7-8分鐘就有一輛火車通過,我們只能在這間隙幹活。火車來了幹警就吹哨,我們就跑下路基,有時專心幹活聽不到幹警的警笛聲,隨時有被車撞的危險。

因為煉功,遼陽學員王淑芳被惡警霍豔從二層鋪的上鋪拽到地上,用皮鞋鞋底子打嘴巴子,臉都被打腫了。

遼陽學員呂豔英被幾個男惡警(不知姓名)一頓拳打腳踢,把臉打腫了,然後用電棍電,把雙手銬在暖氣片上,被電得頭磕在暖氣片上,磕出個大口子,血流不止。包紮後警察殘忍地讓她上外邊掃雪。真是人性全無。

遼陽學員王東剛進教養院就被關禁閉,有一天,惡警問:王東,你幹啥呢?她說:我背經文呢。惡警就把她毒打一頓。

一次搜查居室,警察查出我和另兩名鐵嶺學員藏有筆、書、經文,就把我們毒打一頓。我的眼睛被惡警劉威一巴掌打得直冒金星,嘴唇被牙墊出了血,眼圈當時就黑了。門牙被打折了,當時沒掉,後來順著橫斷面掉了半顆,由於我那顆門牙是假牙,因為掉了半顆牙,所以假牙掛不住了,因此缺了一顆半牙,影響吃飯和說話。譚琪被惡警谷裕一腳踢在嘴唇上,口腔潰爛十多天不能吃飯,惡警劉威還用別針的針尖扎譚琪胸部,扎出了血。她仍被送進小號蹲了16天,每天雙手抱膝不准動,屁股開始起紅點,逐漸連成片,膿水、血水沾到內褲上,上一次廁所就像扒一次皮一樣,每天兩頓飯,飯菜給的也少,我們啥時候完成定額收工,才讓她睡覺。鐵嶺學員張豔和胡英被關了18天小號,張豔屁股疼得火燒火燎,坐不住了,警察就讓她站著,雙手被吊著銬在專用的鐵環上,受盡了折磨。還有鐵嶺學員徐蘭芳,遼陽學員寇小坤等等都蹲過小號。

後來,幹警讓我們堅強不屈的學員念誣陷大法的材料,我不念,隊長孫愛琴把我叫到辦公室對我說:今天我就拿你練練手。她用電棍電我,電棍沒電,她就用電棍打我,把我後背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還用皮鞋踢我。把我踢倒在地,劈頭蓋臉地打嘴巴子,把我的大牙都打活動了。從教養院釋放後去看牙,醫生說:你的牙已經沒有保留價值了,還缺了一個半門牙,全拔掉鑲半口假牙吧。

2000年10月19日,我們14名鐵嶺大法女學員被從遼陽轉到馬三家教養院。這裏陰雲密布,邪惡猖狂,邪惡之徒對大法學員強行洗腦,對剛被綁架來的大法學員晝夜洗腦。有的大法學員被打、被罰撅著、蹲著。警察對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加期,並且讓其抄雷鋒的書到半夜11點。學員賈XX從馬三家回來之前,學員江X對她說:你們在外邊發傳單、郵信、打電話等等講真相之事,對我們可有利了,邪惡的警察不像從前那樣猖狂了。

以前警察把我手腳懸空吊起來,馮林(撫順吸毒犯)用腳踩我肛門,把肛門踩裂了,坐著、站著都痛,大便時更是疼痛難忍。善良的人們,你們根本想像不到這裏的邪惡,你們看到的都是幹警偽善的面孔。在這種邪惡的壓力和幹警們偽善的矇騙下,我由於個人執著不放也跟著寫了「保證」,同時還勸其他學員,對不起師父慈悲苦度,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從馬三家回來後,認真學法,讀師父新經文,我從邪悟中走了出來,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以上以我親身經歷,希望善良的人們能分清正邪、明辨是非,不要被邪惡的謊言、惡毒的造謠矇蔽。大法弟子們的極大付出、講清真相就是對世人的慈悲。望每一位能看到此文的人們三思,為自己生命的未來負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