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的真面目和18女弟子追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4日】馬三家是邪惡勢力的黑窩,在全國、全世界己臭名昭著。其所長蘇境是邪惡勢力的總代表,幹警是充當邪惡勢力的打手與代言人。它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軟硬兼施、陰險毒辣。一是用偽善欺騙動搖大法弟子,二是用兇狠、殘暴迫害大法弟子,其目的都是讓你放棄大法的修煉。可是無論邪惡使盡了甚麼手段,都不可能達到它們的目的,最後只能是妄費心機,同時給自己選擇了下無生之門的下場。

在教養院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兩部份,一部份是堅定的大法弟子,一部份是暫時被迷惑而放棄修煉的學員。所有的學員在這裏都失去了人身自由,受到嚴密的控制。名曰是半軍事化管理的思想學校,實際是強制洗腦迫害的場所。

教養院利用強制灌輸邪悟來洗腦、體罰、延長勞動時間,不讓睡覺等手段,妄圖改變大法弟子對師父與大法的正信。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除吃飯時間外,不是看誣陷法輪功錄像,就是灌輸邪惡謊言,再就是製作供出口的手工製品。坐在小塑料凳上,不准動,不許說話,一天長達14-15個小時(除吃飯外)。學員們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常常手磨出了血泡。有時誰做的稍差一點,代隊長惡狠狠地說:「不合格讓你們自己花錢買料重新做」。其實連廠家人來檢查時都說法輪功學員活做得質量好,細緻。

幹警對放棄修煉的人偽善,對不放棄的學員就非常刻薄,常常以諷刺、挖苦、不給好臉色,施暴等手段對待。在邪惡的黑窩裏真與假、善與惡、忍與暴的對比鮮明。長期不放棄修煉的學員,白天幹活,晚上休息時卻不讓睡覺,不是強迫看洗腦的書就是抄書或灌輸邪悟。新押送去的學員不讓幹活,整天灌輸邪悟。半夜12點、1點、2點、3點才允許睡覺。多人輪番「轟炸」一個人,達不到目的就弄背地裏打,殘酷迫害,從精神意志,身體各方面折磨,承受不住的就落入了所謂的「被轉化」一類。

而真正的大法弟子,任何的邪惡手段都動搖改變不了她們對師父、對大法堅定的心。有個大法弟子60多歲,叫「證實」,誰也不知道她的真實姓名,來教養院前就絕食,不順從邪惡的一切要求,瘦小虛弱的她也遭到了毒打。由於多次灌食,食管創傷嚴重被送到醫院,在一個房間裏,惡警薛鳳用拳頭照著「證實」的臉亂打,眼睛、鼻子、嘴都不放過。「證實」問它:「為甚麼打我」?薛鳳耍無賴說:「誰打你了,誰看見了?!」當時在場的還有其它幹警等人,都目睹了它的罪惡行為,它卻掩耳盜鈴,有恃無恐、目中無人當場說謊,施展它地獄小鬼的把戲。

大法弟子楊春芳來教養院時身體非常好,由於堅定信仰,不穿勞教服,多次挨打,也絕食過,身體倍受摧殘,但始終沒向邪惡妥協過,最後邪惡下毒手,毒打折磨她一夜,第二天她不能走路了,在別人攙扶下只能一點點的挪。一年多的時間了,腿還沒有全好。我們排隊去食堂吃飯時,我看到她還是別人攙扶著走路。我常常一陣心酸,眼裏含著淚水,內心敬佩著他。由於她長期不放棄修煉,惡警不許她家人來探視。有一次不知出於甚麼目的,允許她家裏來了很多人,還有孩子。她由學員扶著走到院中時,惡警大隊長邵麗(現已調走)看見了,惡聲惡氣地說:「你好好走,看你那個樣!」楊春芳說:「我也不願這樣走的。」。邵大隊長聽後大怒,說楊春芳不會說人話,馬上下令不准她與家人見面。大門外,她的親人眼看著又不能相見,哭喊聲撕心裂肺,可邵麗就是不讓見。每個人看到都止不住流淚。楊春芳沒有向邪惡妥協,一句話不說,轉身往回走。邵大隊長現在是一身病,因為她作惡實在太多了。

大法弟子王學力,是高級工程師,她憑著對大法的正悟,頂住了100多人次對她的圍攻、謾罵、灌輸的邪悟,連夢中邪惡都多次迷惑她,她都不為所動,守住了心性,沒有順從邪惡的安排,後來夢中再沒有干擾了。王學力也挨過打嘴巴、背飛機、被拌倒後頭摔昏的遭遇。她都理智地對待,笑對一切,邪惡對她無可奈何。

關於在馬三家教養院「十八名女大法弟子被扒光扔男號」一事,一開始時我不太信,就在我被釋放的前幾個月,聽本溪的一個學員講她有一個朋友認識十八個女學員中的一人,是真事,我聽後還是很吃驚。我釋放回家後,又聽說我們地區也有一個十八人中一員,真實姓名,確有其事,是早期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被迫害的事。現在惡警們不承認,也不敢承認,因為它們怕曝光,那就再也沒有它們的立足之地了。教養院放棄修煉的人還蒙在鼓裏,被邪惡所欺騙所利用著,真是可憐至極。在教養院裏它們所宣揚的都是幹警如何如何好,誣蔑「明慧網」,吹捧邪惡之徒蘇境。其實學員心裏清楚,誰好、誰壞、誰正、誰邪。

一天晚上我剛躺下睡覺,就聽走廊裏喊叫的聲音,第二天聽說有個不放棄修煉的學員被打了,而且是蘇所長下的令。這就不難看出,它的偽善裏邊藏著一把刀,它下了多少次密令指使幹警和暗示叛徒充當打手,毒打和迫害大法弟子,它的罪惡可想而知。蘇境受到中央「獎勵」回來後,為了保住自己的名利,積極召開幹警和各分隊叛徒會,部署安排如何使學員放棄修煉。有一階段它們每天都安排看誣陷大法的錄像和討論,妄圖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蘇境對要釋放的被洗腦者更不放心,多次開會灌輸邪毒,千叮嚀萬囑咐被洗腦者回家後不要重新修煉,還請院外叛徒骨幹回來介紹經驗。又強迫在解教(釋放)大會上向黨宣誓表忠心。在大家齊聲宣誓時,我和其他弟子一起,也利用了這個機會,向慈悲偉大的師父說出了我的心聲:「大法好,師父好!我堅修大法永不變心,跟師父'回家'!」

邪惡為甚麼搞這些形式上的東西,因為它心虛,它害怕,不管邪惡用盡伎倆苦心安排,被釋放的學員覺醒後,又重新走入了正法中來,紛紛聲明在高壓下的保證書作廢。一切謊言、假相被揭穿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邪惡的計謀又一次被粉碎,竹籃打水一場空。

馬三家教養院自知邪惡已經曝光,為了掩蓋粉飾它們罪惡,有時用偽善、小恩小惠或「情」歌來麻痺學員,目的是讓你放棄「真善忍」大法的修煉 。我們要認清識破它們的詭計,因為它們代表的是邪惡的舊勢力。不管它們變換甚麼手段,都是換湯不換藥,它都是毒,它都是惡,改變不了它們的邪惡本質。

(2002年3月22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052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