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左右不了神:我在看守所的正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0日】一天上午我去鄰居家,被便衣盯上,當時,我動了人心,不知所措,也忘了發正念,無意中默認了這種迫害。兩個便衣闖進鄰居家,非常野蠻地擰我的胳膊,帶上背銬,又搶了我的手機、電話簿、電話卡等東西,抓著我就往外拖。這時,我一下就冷靜下來,心想:我是好人,是不應該被抓的。他們抓我是見不得人的。我就大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抓人了!」他們慌忙用我的衣服蒙住我的頭。我不走,他們幾個人抬著,我一直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抓人了!」一聲比一聲高,引來很多人圍觀。

他們把我劫持到刑警隊,讓我交待。我心想:你們是被將要淘汰的邪惡生命利用的人,怎麼配審問我,我是最正的,只能正你們不正的,你們怎麼配對一個神如何呢!他們準備做筆錄,我說:「審問壞人要做筆錄,我是好人,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我沒有必要回答你。」我問他們:「你們為甚麼抓我?我做錯了甚麼?」警察說:「問你啥就說啥,不說就是一切不配合。」最後他們要把我送看守所,他們抬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並想:車裝不下我。他們費了好大勁才把我弄上車,一路上我一直喊「大法好!」一直喊到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絕食絕水抵制迫害,我想:我是神,這裏關不住我,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人說了不算。我是來完成救度眾生使命的,不應被關在這裏。我全盤否定邪惡勢力對我的安排,放下生死,一切不配合邪惡。如果我不能破除這種安排,就是有求安逸之心,就是不能為眾生負責,就是自私。我天天躺著,或發正念,或背經文。我的心很靜,身體很舒服,沒有一點兒痛苦的感覺。我心裏非常自信這裏關不住我。我也不想甚麼時候會放我,也不想會不會被非法教養、判刑,我也不怕非法教養、判刑,送到哪,我也是堅決抵制迫害,因為人是左右不了神的。我是「做而不求」,「靜而不思」,「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而且,在看守所是除惡的好機會,近距離發正念威力大。

第三天,女管教端來粥讓我吃,我不吃,她威脅要給我灌食,我正告她:如果灌食中出現危險,要由你負責,他們沒敢給我灌。絕食絕水第六天,所長帶了五個警察和從市醫院請來的兩個醫護人員來到號內,所長叫囂著:我們這裏不怕死人。它命令犯人把我抬到門口下鼻管灌食,七、八個犯人按著我,我正告護士:如果插管出現危險由你負責。心裏默念:「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想著師父的話「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請師父加持,默念正法口訣。護士開始拿管往鼻子裏插。我心想:我是神,你是人,對我不好使。我用功能控制管插不進去。護士好不容易把管從鼻孔插進去,可是從嘴裏出來了。拔出來又從另一鼻孔插進去,又從嘴裏出來。我用牙咬住管不放,所長拿著電棍要電我,護士沒讓。護士說:「鬆開吧,不灌了。」結果拔出來又狠狠往裏插,還是插不進去,來回幾次都沒有成功。我心裏一直默念:我是神,誰也動不了我,不許你們迫害我。護士每次插管我都喊,讓大家都知道他們在迫害我。雖然出了很多血,但我一點也不疼。最後沒辦法,他們都走了。一個多小時後,這群人又回來了,那個護士取來開口器,從嘴裏下胃管,我的嘴被撬開,護士把粗管插進去然後用注射器往裏打奶粉,他們看灌進去了,很高興。我心裏很穩,發出一念:我是神,請師父加持,灌進多少我用功能從胃裏都噴出去。結果剛灌完,一下子就從管裏噴出去。一個警察說快把管拔出來。管拔出來,剩下的又從嘴裏噴出來。這時他們臉色都變了,灌食徹底失敗了,只好收場了,以後再也沒灌。

絕食絕水第八天,所領導帶領四、五個警察準備把我銬在鐵椅子上強行輸液。他們一抬我,我就喊,讓很多人都能聽見他們在給我強行注射藥物。一個警察說:「別抬了,就躺在這打吧。」我心中默念:「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同時發正念除惡。我躺著一動不動,眼睛也不睜,讓他們隨便紮,心裏發出一念:扎不進去。結果扎進去就鼓包,再扎又鼓,扎了十來針,扎進去了,過一會兒就讓犯人去抬鐵椅子,趁沒人看我,我把針拔了下來,等鐵椅子抬來,再扎也扎不上了。

第九天,他們又來輸液,扎了五、六針,液體才打進三分之一,趁他們不注意,我又把針往外拔一點,又鼓了。看守所的醫生說:「我都怯手了,全身都扎到了也找不到血管,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又鼓了,辦案單位還不接回去這不難為咱嗎?」我聽了心裏一點沒動,心想: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

第十天是星期五,他們又來給我打點滴,一針就扎進去了,一直把一瓶打完,但我也沒動心,也沒懷疑正念不起作用,也沒有「打進點滴還能不能放我呀」這種想法。晚上睡覺時,身邊同修說:「為甚麼打進去了,就是讓你跟我們交流,再打不進去把你放了,就沒有交流的機會了。」

星期六、星期日沒人理睬我,我就和同修交流,鼓勵她們把自己當成神,放下生死,一切不配合邪惡,不要有求安逸之心,只要心在法上,相信師父,就能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星期日(絕食絕水第12天)下午,我就動不了啦,也不能說話了,星期日晚上,我被送往市醫院搶救,申所長叫囂著:「死了活該,自己找的。」我從進入醫院就沒睜過眼睛,呈昏迷狀態。但我神志清醒,一直在背法或發正念,沒有痛苦的感覺。

第13天下午,他們開了釋放證,無條件地把我放了。我又融入正法洪流之中。

這次闖出來主要有兩點體會:

1.時刻在法上認識問題,破除自身的思想障礙和外界的干擾(包括警察、犯人的干擾和同修間認識上差異造成的干擾)。放下生死,時刻把自己作為一個神,這樣人對神的迫害就不起作用。牢記自己的使命,持之以恆。

2.任何環境下都不配合邪惡,不怕邪惡之徒。「怕」本身就是私,就是對法的不堅信。怕的背後就是維護個人利益,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這樣就會產生求安逸之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