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史前誓約,助師世間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1日】我是吉林省大法弟子,得法較早,也算是個老弟子了。在師父《嚴肅的教誨》發表之前,我的修煉狀態一直是在家裏走不出來。由於有怕心,一直沒有能夠去北京證實法。隨著師父經文的不斷發表,正法進程飛速地向前推進著,而我還在個人修煉階段,走不出來。

師父說:「我為那些在魔難的嚴重考驗面前不能走出來的、以各種藉口掩蓋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嚴肅的教誨》)「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嚴肅的教誨》) 我的心被強烈的震撼著,法已經講得很明瞭,我再做不好,怎麼能對得起一等再等我們的師父啊!當看到明慧網上那一篇篇催人淚下的正法故事時,我不能再沉默了,我要破除障礙我正法的所有舊的勢力的安排,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要做一個真正能「助師世間行」的真修弟子。我在不斷的學法中明白了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投身到正法洪流中來,在師父給開創的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正法壯舉中,更加深入學法精進,提高著自己,破除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

在法中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去北京證實法的一念越來越強,我不能再等了,史前的誓約等著我去兌現,慈悲偉大的師父等著我走出人來。「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堅不可摧》)我明白了,維護大法就是真正的無私無我,是真正的「助師世間行」。

2001年7月13日,為了兌現我久遠的誓約,為了我世界裏的眾生,為了清除邪惡,為了讓世人清醒,我站在金水橋上,在天安門正中間,喊出了埋在心裏生生世世的呼聲:「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功清白!還師父清白!」在那莊嚴的一瞬間,我的心是空的,大腦是空的,我感到了「身神合一」的境界。我默默的在心裏對師父說:您的弟子來了,來的太遲了。對我先天境界裏的眾生說:我來了,讓你們久等了,我來清除邪惡,救度眾生。我彷彿看見師父在對我笑,眾生在為我歡呼。

這時,我身邊站著警察,我被帶到了朝陽區看守所。他們問我:「你來有甚麼意義?」我說:「我能向你們講清真相,如果你們能知道法輪功好,你們的生命不就有救了嗎?我也不白來一趟。」他們輪番問我的住址,我堅定不配合邪惡,除了向他們洪法,其它的一概不說。

17日來了六個剛從警校畢業的警察。他們讓我說地址、姓名、我拒不回答,惡警氣急敗壞的用一根木棍毒打我的右腿,由上往下排著打,整條腿全都紫了,我就是不配合邪惡。他們見我不屈服,魔性大發的使出惡毒的一招,將我們偉大師父的法像放到地上,由6個惡警架著我往下踩,當他們架起我又使勁往下落的時候,我的腿就往一邊躲。惡警們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們又抱住我的腿,把我的腳按在師父法像上,用他們罪惡的腳踩在我的腳上。6個惡魔瘋了似的喊:「給她照相,她踩她師父的法像了!」我用盡全身力氣喊:「你們為甚麼要造假,你們就能造假!」我感到了神的一面的憤怒,決不能容忍邪惡迫害,師父啊!弟子決不允許邪惡這樣毫無人性的猖狂,我一下跪在師父的法像上,我不能踩師父的法像啊!這時我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這些邪惡的人,被邪惡勢力控制著,不知道將來等待他們的是何等的下場,我只覺得他們可悲、可憐。

惡警們對我毫無辦法,又換了一種方式,要我拿十萬元錢,給他們養家,然後就放我。我面對他們的無恥,正色道:「有十萬元錢我還要做真相資料呢,怎麼能給你?!」惡警瘋狂地、惡狠狠地打了我兩個耳光。邪惡對我所用的都不靈了,也只好放棄了對我逼問。

在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中,在和功友的切磋交流中,我找到了不足,比如:我擔心被抓把換洗的衣服都帶來了,又換了一雙跑起來快捷的鞋。其實僅在這一點上已承認了邪惡的安排。所以在破除邪惡的迫害中就要多吃苦。

後來的功友帶來了好消息,師父發表了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啊!您用無量的慈悲看護著每一個弟子的修煉,承受著全宇宙的苦難。弟子只有做得更好才是對您的唯一回報。

由於我拒不配合邪惡,41天後被無條件釋放,當時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我去一家小賣店和店主大娘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想用電話往家裏聯繫,我被他們無理關了四十多天才放出來,我沒有錢。」大娘一聽我是煉法輪功的,很痛快的答應了。

回家後才得知我的親人們不知我去了哪裏,每天以淚洗面。我把情況跟他們說了,讓他們去掉對邪惡的懼怕,可他們還是怕,並看著我。有一次我做真相的小標語被他們看見了,就動員了很多親屬來軟硬兼施地勸說、威脅,我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正氣告訴他們:「我在做好事,是在救人,你們不要攔阻我。」家人及親屬看我很堅定也就不再干預了。

現在我全身心地投入正法,萬分珍惜師父用巨大付出換來的寶貴時間。師父在《新加坡講法》時說:「你修煉的歷史將是樹立你未來威德的一部偉大莊嚴的法。」當我們能圓滿回歸的時候,對眾生說甚麼、講甚麼?能不能對得起慈悲救度我們的師父?能不能對得起這萬古以來第一次洪傳於世的宇宙大法?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讓我們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助師世間行的大法粒子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6/1881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