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堅定的正念,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20日】我是一個大法修煉者,幾年來在修煉過程中,在偉大慈悲的師父恩澤下,在偉大佛法普照中,從一個普通的常人,通過修煉,轉變成為一個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這一點在我的家鄉是廣為人知的。做了許多利國、利民的突出事蹟。身體得到淨化後健康無病,精神炯然,道德回升,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先考慮別人,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的高境界行為。

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當權者江澤民在違背億萬人民意願的情況下,非法下令不准集體煉功、集體學法,非法搜繳大法書籍和各種大法資料,同時開始了抓、捕大法各輔導站修煉群眾及站長。其採用的殘暴、卑鄙的手段空前絕後。廣大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各種宣傳工具栽贓陷害、造謠污衊、誹謗煽動等肆意歪曲下,本著為國為民著想和考慮,冒著被抓、打、勞教、拘留等危險,到北京去上訪,去向世人講清真相,善意的向各有關領導介紹法輪功以及眾多煉功群眾,由於學煉大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給家庭、個人帶來的幸福、安康,對國家建設、社會穩定起到了很明顯的促進作用,同時希望國家政府公正對待法輪功,以及億萬煉功群眾。

由於江XX等邪惡之徒瘋狂的失去理智的報復性行為,所採用的完全是違反憲法獨斷專行的流氓手段。於是在中國這個有著幾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家裏,在邪惡的迫害下,發生了一系列的慘無人道的血腥鎮壓,善良的煉功群眾去北京依法上訪便被惡警非法抓捕,然後被非法勞教、判刑、拘留等。堅持修煉者,抄家、強行辦洗腦班,黨員開除黨籍,幹部開除公職,工人停止工作,學生不准上學,甚至採用罰款、扣工資、株連九族的惡毒手段對待大法弟子。

我們全家就是無數被迫害者的其中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後,由鄉政府組織的查抄組、派出所由副所長、指導員帶隊輪番對每一煉功人員及家庭進行粗暴干涉,強制命令不准在家煉功、學法。九月二十二日上午,派出所傳訊我去所,我去後即被軟禁,一直到傍晚5點要治安拘留我,我的兒子來看我說:中午12時左右派出所和鄉幹部十餘人突然闖入我家,在我和妻子都不在的情況下,抄了我們家,把我家搞得亂七八糟。彩電、錄音機、單放機和大量大法資料,現金500元被當時拿走。我問惡警陳指導員為甚麼抄我的家?他說不出來甚麼理由。我又問為甚麼拿我家的錢?他們說是給我拿蹲拘留用的錢。派出所明知拘留我是非法的,(因為我在家幹活)根本說不出甚麼關押的理由,那天拘留所王管教非法提審時問我因為甚麼被拘留的?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在家幹活幹的好好的,沒招誰沒惹誰,派出所就給我抓來了。王管教又說你的拘留證上沒寫清拘留你的原因,只有因進京未遂的幾個字,按理說是不夠拘留的。後來我家3口人又被非法拘留過兩次,並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進京後,被非法罰款4000元,至今沒有還給我們。我問為甚麼要罰錢?副鄉長麻XX說,防止再次進京。過幾天就給你們還回去。直到今天錢也沒還回來。我兒子要錢時,麻XX說,都花了,充公了,不知道等話推拖。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們家3口人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後判我勞教2年,我愛人一年勞教。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不准煉功,不准學法,精神上採用強制洗腦等殘暴手段。肉體上承受著超強度跑步,(一跑2個小時)凍、餓、打等各種摧殘。不尊重我們的信仰自由,強行打針灌藥、灌食。不准會見親人,書信往來,只有被無故加期,而沒有減期。

2001年3月12日~14日吉林市勞教所開始了對180多名被非法關押的男大法弟子為期3天的慘絕人寰的殘酷迫害。以韓晶、趙管教、王管教、劉濤等為首的惡警的幾近瘋狂的迫害下,大法弟子多人被打壞,電棍電傷,在警棒、木棒的重擊下,大法弟子劉申、牛XX的胳膊被打折多處,肋骨被踢折;大法弟子潘兆文的頭部被電棍擊傷,大法弟子薛保平的頭部被趙管教用電棍擊40多分鐘,皮膚都被電焦了;大法弟子許XX、王曉虎、會宏偉、李強等同修被打幾個小時,口吐白沫、鮮血,多次昏死過去。在被毒打、酷刑、電棍電等各種非人道的邪惡迫害中的同修們的呼救、慘叫至今仍響在耳邊,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苦聲音,誰聽見了能不落淚呢?我們每天被逼迫坐16個小時以上,(坐姿是雙腿叉開,一個人坐另一個叉開的空檔)調換姿勢,輕則挨打,重則加期。每天由幾名刑事犯罪人員輪流監管我們。

2001年3月27日早8時,我們被通知轉監。我被轉監到遼源勞教所,5月3日到遼寧昌圖出外工,6月4日完工回所。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我每天不但超強度的挖溝(電纜溝),早4點半晚8點。還得承受在邪惡的管教唆使下的刑事隊員對我的毒打、威脅,他們打我的目的是逼迫我背叛「真善忍」信仰。鍬把、鐵鍬、竹條、竹板、石頭、膠塑管等都是打我用的刑具。我身上多處被打壞。刑事犯們有時用鐵鍬砍,把線褲都砍到肉裏邊去了。每次被慘無人道地毒打,我都得昏過去幾次,頭、臉被石頭砸得大包套小包血肉模糊,嘴唇腫,牙活動。吃飯都不敢咬。而每次刑事犯打我時邪惡的管教、隊長看見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似的。有時甚至「加綱」狠打。究竟挨了多少次打我已記不清了,有時一天被打好幾次,反正是只要你不「決裂」就是打,而且愈加狠毒。他們打我時說,你要「決裂」不但不打你,還給你減輕挖溝任務,還能早回家。在我承受這非人的折磨和邪惡的毒打時,我向打我的惡人講,我是一個修煉的人,你們用毒辣的手段、方式對待我是不公正的,同時也是違法的。更不能動搖我的信念,我是無辜的,無罪的。我雖不怨恨你們,但是你的無知和殘暴對你來說是要遭報應的。經歷你們的每一次毒打,我反而越來越堅定了。我堅定證實維護大法的正念,清除震懾了他們的邪惡。一個月後情況完全轉變了,打我的惡人對我很好了。他好像知道自己錯了,他也知道了大法的偉大。大法弟子堅定的心和慈悲善待一切的超常忍受,溶化了他那冷酷的心。

我的皮膚消業,腿、臀、身等鼓起了許多膿包,癢、痛難忍。膿水、髒血、潰爛發高燒,身體已不適應勞動。我向李隊長、崔管教說明情況,他們也都察看了我身體的潰爛處。之後,他們對我說,找大夫給你看看,只能打針上藥,不能休息,繼續出工。於是我每日在忍受巨痛的同時還得完成分給我的繁重挖溝任務,工作中溝的兩側經常碰破潰爛處,造成衣褲沾在新肉上,晚上睡覺脫衣服脫不下來,往下硬拽,天天血肉模糊,巨痛難忍,衣服褲子被血、膿浸透,僵硬,被褥血跡斑斑。一個月的時間,在身心遭到嚴重迫害下,我瘦了許多。

在出外工的一個月時間裏,沒有洗上一次臉,刷上一次牙,吃飯的餐具上都是泥土,非常髒,有時吃不飽飯,喝不著水,只能忍受飢渴的煎熬,閉著眼睛吃那落滿塵土的飯菜。人的最基本生存權力被剝奪了,看到的是非人道的毒打場面,聽到的是骯髒、粗魯、下流、野蠻的叫罵。這裏所表現的一切與當權者宣傳的所謂勞教政策完全是兩樣。不知道那些掩蓋醜惡行徑的偽善者們,究竟是在為了甚麼而向世人撒謊?紙裏包不住火,是邪惡的就會在正義的揭露下被清除掉。

以上所述都是真實的揭露在中國發生的殘酷迫害修煉人的罪惡行徑。那些邪惡之徒置黨紀國法於不顧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打壓,是違法的,是對人最基本的生存權的踐踏,天理不容,必將遭報。對廣大的大法弟子的迫害,及給家屬、親朋無論是身體上的、精神上的、經濟上的造成的損失、痛苦和影響都是空前絕後的,古今中外所罕見的。

但無論邪惡之徒怎樣猖狂、惡毒,都沒有能夠動搖了真修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由於我堅定的正念,在近兩年的各種邪惡迫害的考驗中從沒有動搖過。從生與死的檢驗中,從血與淚的忍受中,從每一次生離死別的痛苦中,從善與惡的殊死較量中,我以偉大的大法弟子對大法的正信,以金剛不動堅如磐石的證實法輪大法的意志,於2001年11月13日從勞教所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在正法中發揮我所有的一切能力,跟上正法的進程,做一個達到標準的大法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