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馬」車開進了北京城

——河南大法弟子進京正法的神奇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2日】在各地大法弟子前仆後繼進京護法的洪流中,河南某地七名大法弟子開著「奔馬」車(國產一種農用三輪車,北方農村比較普遍)上天安門正法的神奇經歷令世人嘖嘖稱奇。在大法弟子中廣為流傳。

在中原的邙山腳下,大法的種子早已是星羅棋布。大法遭到誣蔑誹謗,師父被陷害,謠言和陷害不斷地被製造出來,當地政府和派出所不斷地騷擾善良無辜的大法弟子。大家的心裏非常苦悶。偶然的機緣,同修們碰面了,互相訴說著彼此的遭遇和心聲,這麼好的大法和師父,使我們深深的受益,我們得找地方說理去。走,去北京上訪──行使一個公民正當的權利,告訴政府我們所了解的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用中國農民最樸實的語言告訴政府這樣是錯誤的。我們相信政府能傾聽我們的心聲:還我們的師父和大法的清白,還我們正常合法的修煉環境。

小張(化名)等幾位同修定下上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的決定後,心中也有疑慮和不安,但對大法堅定的正念不斷地驅散了各種干擾。決心一下,回家向妻子要錢,妻子也知道大法好,就說:「你逞甚麼能?快秋收了,家裏也沒錢,你要真去,給你十元錢,你去吧。」小張也知道家裏就幾十元錢,很困難,就開著自家那輛賣玉米掙來的「奔馬」車去找同修了。到了大街上,借了100元錢,找到了幾位同修,大家商量怎麼去,是走路?坐車?還是騎自行車?因為擔心商量的時間長了,被發現就去不成了,最後決定就開著「奔馬」車去,從當地出發,過黃河上北京。

過黃河時碰到了兩個溫縣人,希望坐他們的車回家,其他的人嫌麻煩,不想捎帶常人,小張講,我們修煉人就是修的善,對別人好,帶上他們吧。兩個溫縣人在一個加油站為「奔馬」車加了油,道了謝準備走,「兩個有緣人」 ,同修認識到,就一直把他們送到公共汽車上。

過了黃河,一入公路,狂風暴雨撲面而來,衣服全淋濕了,其中一個大法弟子帶著《轉法輪》為了不讓雨淋著,用塑料布包上,放在心口上,彎著腰,不讓過多的雨水打濕珍愛的大法書,其餘幾人輪流不停地給司機小張擦臉上的雨水,以保證他能看清前面的道路,風雨邪惡,阻擋不住大法弟子助師正法那顆堅定的心,衣服淋濕了風又吹乾,睏了就在路邊野地休息,有大法裝在心中,祛除了人的膽怯,平添了無窮的勇氣和智慧。因下雨,一路上事故很多,警察很多,雖然頭一次出遠門,由於正法的事,心中只有鎮定和平靜。並行的50輛軍車,那眾多的官兵,又怎知「奔馬」車上一臉泥水的大法弟子心中的殊勝和自豪,不修煉的人真的無法理解大法弟子的心胸。

車行至安陽地界,在迷濛的雨霧中,一女同修說:「快看,蓮花多漂亮啊」「是蓮花,多鮮豔呵。」小張轉頭看那路邊的荷塘,似曾相識,原來多年前的夢中荷塘還有那嬌豔的荷花,竟和眼前的一模一樣。

一路問來,在好心人的幫助下,來到了河北地區,連續幾天的行路,眼睛都睜不開了,太睏了,就在路邊,小張要躺到地上睡一會兒,同修拿出了藍格格床單,就在床單要蒙到小張臉上的一霎那,同修們問路的聲音,路人的答話,此種情景,一樣不差地都在幾年前的夢中出現,就像電影鏡頭重播一樣。

在一個地方修車時,當地人問他們是哪裏的?是不是想進京?並告訴他們:「我們這裏的人進北京要三證:工作證、身份證、暫住證,沒有就押送石家莊再轉入本地,有座橋,是進京的必由之路,這個橋有嚴密的把守,我們的人都過不去,我們是北京口音,都過不去,你們外地人,還開著車,根本過不去。」小張他們想找一個有車的地方,沒找到,心想: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們一定能過去。他們的車開上了一座幾百米長的單道橋上,心想可能就是那座橋了,結果沒人管,才知道不是。繼續往前走,正好是那座橋,上了橋,收費人員問:「哪裏的車?去哪?」「我們回家,我們回老家。」一大法弟子用不標準的普通話回答,然後交給他10元錢,他就說:「趕快回家吧。」

過了橋,就是北京近郊,想找停車的地方,往家打電話,沒找到。只有小張帶著法輪章、《轉法輪》還有身份證。天黑了,想找地方住一夜,這麼多人,還是住車上吧。這時有巡邏車過來,探照燈不停地轉動,幾個女同修從一條乾水溝到了一片芝麻地裏,在那裏歇了一夜。巡警過來問小張:「你的車怎麼了?」「壞了」「你車上的女的呢?」「沒有,就我自己。」

巡警的車也壞了,小張說:我幫你推一下吧。然後巡警的車就好了,巡警罵聲「老爺車」,便急忙走了。一晚上蚊子很多,休息不了。天剛亮,上了「奔馬」車往前一開,才發現旁邊是武警訓練場,有警犬、監獄,還有一個地方掛著國徽。大家竟在這兒住了一夜!

同修們對小張說:你的車可能回不去了。小張說:你們別亂想,我的關我過,你們的關你們過,我們的目的是講清真相,不要考慮人的東西。「奔馬」車很快開進了市區,小張告訴大家好好的坐在車裏,也安全,不能破壞常人的交通規則。經過前門街、前安門街,一直開到文軒大廈右車位停下。

同修們分頭找國家機關所在地,因沒來過北京,看見了前門,先去了人民大會堂辦事處,因證件不全,不讓進。一同修說:天安門就和大會堂挨著呢。於是留下兩同修負責看著奔馬車,其餘幾個同修先到處找找天安門廣場。在天安門廣場,有許多外國人,賣報紙的向外國人賣報紙、導遊圖。大家看到了警察不斷地抓打大法弟子。大約10點左右,小張去找看車的同修,兩位同修已不在,車也不在了。(這裏有個小故事,看車的兩個同修因幾天的疲勞,想靠住旁邊的排椅休息一會,一名警察過來了:「哪來的?咋來啦?」兩同修:「坐車來的。」警察一扭頭,發現了「奔馬」車,非常驚奇:「這兒怎麼會有這車?」然後帶著懷疑的口氣問:「你們就是坐這車來的?」兩同修點點頭,接著人和車就被帶走了。」)

小張就和另外的幾個同修商量了一下,把大家的錢集中起來,一共才150元,眼看三證不齊,不能到政府部門上訪了。小張說:「現在想返回去的給她路費。」沒有一個人要回去,都說我們來證實大法,回去幹啥?小張說:「那好,我們就去助師正法,回我們真正的家,我想把錢寄回去,家裏那麼困難,不能落到警察手裏。」小張來到郵政局寄錢,給妻子寫信,他拿著信封,看著錢,想到家中無錢種菜,淚水不由滾落下來,骨頭酸痛,突然他意識到這是決裂人的時候,不能被情帶動。他想叫妻子知道大法好,把法輪章放在郵件裏,因郵件不能帶硬物,又保留在身邊。提筆寫下了留言:你好好做家裏的事,我一定要做助師正法的事!

重新回到廣場上,碰到了同鄉的老太太,也來北京證實大法,其他的同修不見了。這時人民大會堂方向刮起了巨大的旋風,直徑大約4米左右,像是一個透明的圓筒,沒有任何髒物和塵土,高度和人民大會堂同高,上下升降,忽高忽地,速度很快,周圍的遊人都在看這奇觀,小張處在旋風中間,心想,我們該走了,旋風持續了一兩分鐘就過去了。後來,小張和老太太、黑龍江、湖北幾位同修在天安門門洞偏東廣場處煉靜功,幾分鐘就被抓上了警車,警察看到了老太太有點頭暈的樣子,就把她硬拉下了車。小張他們被帶到天安門派出所,然後,又被送到鄭州駐京辦事處,這裏的人已經知道了奔馬車上天安門的事,其中一女警一見面,面帶笑容,雙手合十,連說:「好!好!來了。」非常激動,說了好幾遍。

幾位同修被送到河南後,被關進了勞教所、看守所,現陸續釋放,大家正陸陸續續投入到講清真相的洪流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