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限度發揮一粒子的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一月三日】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一九九七年八月有幸得法。修煉前,由於在常人中爭強好勝,做甚麼事都要爭個高低、出人頭地,因此造業無數,落的一身疾病,如:內膜異位症、頸椎病、慢性腸炎、胃病、偏頭痛、貧血、低血糖、腎炎,感冒發燒更是家常便飯。可修煉不到一個月,我身上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大法修煉使我受益匪淺。然而江××集團卻睜著眼睛說瞎話,置千萬修煉人的死活於不顧,殘酷迫害和打壓,這是每個大法弟子都必須堅決抵制的。下面是我作為一個真修弟子,如何揭露邪惡、堅定實修、發揮大法一粒子作用的點滴體會。

一、堅定正念,上京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的迫害發生了,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都被公安機關登記備案,逼迫大法弟子「表態」。我也不例外,七月下旬的一天,公安和居委會主任一行三人到我家逼我「表態」。當時我就是一個念頭:修煉法輪功,修心向善,何罪之有?因此我當即表示不配合邪惡,並向他們講清真相,講自己如何身心受益,講師父如何慈悲,並揭露江××集團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漸漸的,他們的態度有所轉變,並說他們也是受上級的指使,迫於無奈要我配合他們,他們好交差。我當即就悟到配合他們就是配合邪惡迫害、背叛師父、助紂為虐。我義正辭嚴的回駁他們:「誰要我寫保證簽字,如果我的病犯了,我就找他要藥費。」

他們被我的行為震住了,沒辦法只好在記錄上寫「做一個合法公民」。我當即說道:「法輪功學員在任何時期都是品德高尚的人,說的是實話,做的是真事,修的是『真善忍』,你們要寫就把我所說的一切一字不差的都寫上去。」他們害怕了,忙說:「那怎麼敢寫呢?」於是灰溜溜的離開了我家。

在以後的幾個月裏,我獨自在家裏閉門獨修,不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觸,但總覺的狀態不對。一想到大法在世間遭迫害,心裏有說不出的難過,為此不知流過多少淚。後來我有機會和一位老學員一起切磋,並聽了香港法會弟子們的心得體會後,我慚愧至極。聽著海外弟子寧願放棄學位也要到北京證實大法的感人事蹟,想想那些為大法獻出生命的弟子,我再也無法平靜:大法在遭難,我在幹甚麼?我不停的問自己。「去北京證實法,我要替師父說句公道話」的想法伴隨著淚水從心底湧出。

但就在此時,我人的觀念出來了。到北京意味著女兒的前程無望、丈夫的官職難保、自己的工作會再次丟掉(因我原單位垮台,又因我修大法前長期休病假長達六年,故沒了工作。修煉後,得大法的福報,身體健康,又在一幼兒園擔任園長,工資豐厚)。要是去了北京被抓(當時還沒有悟到去「北京就要被抓」這種想法不對),這份工作就丟了。是這些東西重要?還是大法重要?經歷了兩天的思想鬥爭,我最終下定決心,與三位同修去北京護法。

在天安門,我們展開橫幅,告知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由於思想堅定,我在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後,還是回到了幼兒園上班。因為大法弟子在任何地方都與人為善、工作勤奮、為人師表,故我的老闆對大法弟子非常理解與支持,並沒有因為我不告而別二十多天而開除我。

二、證實法的工作神聖而偉大,不是兒戲

在做證實法的工作時,我意識到不同的思想觀念會帶來截然不同的結果,只有在最純淨的狀態下做證實大法的工作才是最神聖和有效的。

二零零零年的最後一天,這晚我想起我所認識的大法弟子大多都被非法判刑和強制送入洗腦班,我決定去做我該做的事,有力、主動的抑制邪惡。我帶上許多標語和大法弟子遭迫害的圖片到外面張貼。可說來也巧,一向不喜歡外出的我毫無目地的到處貼,卻一貼就貼到了最邪惡的地方──三個居委會、兩個派出所、一個法律事務所、一個看守所。我心裏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師父的法身在安排這一切。貼了一半的時候,從一個派出所跟出一個盯梢的,可我一點也不理會他,很從容的做自己的事。當我從他身邊走過時,他不知從兜裏拿出甚麼按了兩聲,我當時心想:不讓你看見我,看見了也把我當成一個老太婆(我才四十多歲)。我徑直朝前走,而他卻在那裏沒有移動位置。當我跳上巴士沒幾秒鐘,突降大霧,幾米內看不見人影。此時十幾輛警車呼嘯而來,與我乘坐的車擦邊而過,我手摸著沒貼完的標語,心想一定要貼完才回家。坐了一會兒車,我下車又將另一部份貼完,然後安全的回到了家。

記的又一次,我發真相資料時有幾份沒發完。正好我單位要我外出購物,我心想順便將大法資料散發出去。可沒想到由於心態不正、不純,沒有正念對待證實大法的工作,當發到第四份時被一個男子盯上。好不容易甩掉了一個男子,又被一個學生撞見。但我心裏很坦然,與其說了些不相干的問話後,匆忙離開了此地。這時我想到,修煉人身邊所發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為甚麼還沒開始就被盯梢兩次?我深挖自己後,悟到做大法的工作時一定要正信正念清除邪惡、慈悲眾生救度世人,否則會被邪惡鑽空子而被迫害。大法是最神聖的,怎麼能「附帶著順便」做證實大法的工作呢?打這以後,我每次做證實大法的工作前就發正念除惡,然後再做。

三、積極主動開創集體學法環境,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在做洪法、講清真相的同時,我謹記師尊教誨,主動積極的做大法所需要的一切工作。在鋪天蓋地的迫害與打壓下,有的人由於種種原因不煉了;有些弟子由於做大法的工作而受迫害,沒守好心性,給邪惡寫了保證回家了,成天在良心的譴責下受煎熬。我總是本著一顆善心主動上門幫助她們在法上提高,找出自己的根本執著,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通過切磋學法,她們很快開始昇華上來,許多弟子放下了生死,又堅定實修起來,並勇敢的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她們從新修煉的嚴正聲明,從此做一個堅定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為了給同修開闢一個集體學法、切磋的環境,我主動邀請大法弟子定期到我家學法切磋、發正念除惡。在這件事上我徵得了我丈夫(常人)的同意。集體的環境最能熔煉人,大家都抓緊學法、共同提高、整體昇華。在遇到魔難時,能逢凶化吉。今年秋季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現已去北京證實法)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抓,大家集體發正念除惡。由於他本人在法上很堅定明白,一切不配合迫害,時刻保持正念,結果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由於後期走出來的弟子也迫切需要集體環境,於是我們幾個弟子商議,為她們開闢了一個學法小組,但學法不到兩次,由於個別弟子對法理解不深,做事不理智而被公安盯上,於是我們當即取消了新學法小組。我們意識到大法沒有榜樣,沒有參照,悟到哪做到哪,於是我建議不拘形式,採取另外的方法,大道無形,開闢新的集體學法環境,由幾個較年輕的弟子主動去帶幾個後期走出來的弟子,這樣既安全靈活,又讓她們從法上認識上來、跟上正法進程、發揮一粒子的作用,在最黑暗、最嚴酷的考驗中整體走向偉大的圓滿。

四、用大法弟子正的言行開創修煉環境,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全面廣泛、深入細緻的向世人講清真相成為我每時每刻的工作。我利用一切有利的環境,向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街坊、四鄰以及幼兒園小朋友的家長講清真相。

下面我想具體詳細的談談我的洪法點滴:

(一)正念清除邪惡,誠摯理智的肺腑之言,贏得丈夫的理解和支持

我邀請同修定期到我家學法切磋、發正念除惡,我丈夫開始很害怕、不理解,後來竟發展到粗暴干涉,作出不理智的事情。如他看電視時將吃剩的蘋果核突然砸在我臉上。以前我在家是說一不二的,刁蠻任性,丈夫則對我百依百順,今天他的舉動讓我吃驚。我想忍著吧。可沒過多久,我與女兒正在切磋(女兒也是大法弟子),他突然抬腳使勁踩了我一腳。我心想還是忍著吧,只要能有一個好環境學法,甚麼我都能忍。但事後我悟到,丈夫的干擾行為已不是他本人的行為,是在魔的控制下所為,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魔性,晚上我心平氣和的與他交談,談我幾年來身體發生的巨變,談丈夫如何的對我恩愛:「以前我三天兩頭要住院看病,一病就要打吊針。每當此時你總是放下手頭的工作,陪伴左右。遇到冬天還得為我拿被子,怕我打吊針凍著。連醫院的醫生都說我們是少有的恩愛夫妻,你是少有的模範丈夫,說我真幸福。我很感激你多年來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和呵護。但平心而論,我真的幸福嗎?我一生病你就不能上班工作,我心裏好受嗎?我身體病痛誰能代替我承受?自從我修煉了大法後,我才真正的身心受益、獲得幸福,你不是也得以解脫嗎?」這一番肺腑之言打動了他,他逐漸轉變了態度,慢慢的越來越支持我,不但很好的擺放了他自己的位置,而且使我們有了一個良好的集體學法環境,當我們集體學法時,他總是為我們在外面「放哨」。

(二)有一點「怕」就是人心。有人心在,就會適得其反

當前邪惡勢力還在猖狂,但越來越多的人在大法弟子講清真相後都能清醒對待大法,甚至於保護大法弟子。由於邪惡的迫害,我身邊有幾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生活來源成了很現實的問題。於是我找我所熟悉的幼兒園園長,為她們安排了工作(這個園長事前還不知我是大法弟子)。沒多久,她很神秘的告訴我,說:「你還不了解她們,她們是法輪功!我有點擔心和害怕。」當時我非常坦然,一點都不遮掩的說道:「我也是法輪功,你覺的我為人怎樣?不光我煉,我女兒也煉。」她聽了非常吃驚和好奇。

我接著說:「你想想看有哪個做母親的會害自己的孩子?由於我身體上發生的變化太大,女兒出於好奇,也看了《轉法輪》。她真有福氣,也覺的這是一本神奇而又高深的佛法,是教人向善的好書。於是她也煉起來了。你也知道我女兒不是平庸之輩,在學校裏處處與人為善,工作學習兩不誤,年年被評為市裏優秀學生幹部,而且還是學生會主席,難道這樣的孩子做母親的會將她引向邪路嗎?這倆位大法弟子在你那裏打工也不是偶然的,是你們的緣份,保護一個大法弟子是功德無量的事。」聽了我的一席話,她很快打消了疑慮,並表示:「如還有遇迫害的弟子要是沒地方住,我為她們開綠燈。」

通過這件事,我體悟到我當時一點怕別人不理解的念頭都沒有,有一點怕就是人心;有人心在,就會適得其反。

(三)針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講清真相

在洪法中,我針對不同階層、文化修養及不同年齡的人用不同的方式理智的講清真相。如,對善良的老人,我則多以身心受益的事實讓她們明白大法是福益人身的好功法。對孩子,我則針對他們的好奇心,講地球為甚麼繞著太陽轉,月亮為甚麼繞著地球轉,誰給它推的力,使他們從宇宙的神奇而轉移到大法的神奇,從而洗掉了對大法的不理解和不敬。對於高知識層和我身邊的幼兒老師講時,我則多與她們談遙遠天際的星球是我們肉眼能看見被可見光照射到的星球,而可見光照射不到的星球在沒有發明射電望遠鏡時,它們並不是不存在;如果七十年代說不用手術刀切除腦中腫瘤,當時的人們會大笑之,認為怎麼可能呢,簡直是天方夜譚;還講史前遺留下來的古文明,海底精美建築建於不同的古代歷史時期等難解之迷,從而使他們改變了觀念,使他們感知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

(四)時時刻刻洪法講清真相,身邊的一切人都是我救度的對像

我時刻不忘洪法,如我買水果和買菜時會送上一份大法資料,買磁帶時洪法後送上一盤真相光盤。每一個與我接觸的人都是有緣人,是我洪法的對像。記的有一次我為女兒買褲子,換了兩次也沒買合身,我意識到這絕不是偶然的。第三次我換褲子時,我帶去了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盤,可是對方拒絕了我。我沒有放棄,開始講真相。服裝店老闆告訴我不收光盤的原因是怕出事、怕也被迫害。這時他夫人進來說道:「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小姨也是煉法輪功的,可是她不吃藥耽誤了病情,結果死了。」我覺的此話所帶的東西非常不正!於是我很肯定的說那一定是她的小姨自己放棄了修煉。

她的丈夫證實了我的話,原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後由於害怕受壓制,她放棄了修煉,沒過多久就死了。於是我很自然的向她講她小姨為甚麼會死的原因:「一個修煉人如果自己放棄修煉,師父就不會再保護她。一個人的生命是有定數的,那麼她該走哪條路就得走哪條路,也許她早就要犯病而去,因為她修煉了而延長了她的壽命。在你沒有達到最後的目地時你放棄了,那就該怎樣就怎樣。你看我國的健美運動員某某某,是全國女性崇拜的健美偶像,但她四十剛出頭就死了,你總不能說是她練體操練死的吧?再說她天天練健美,不是應該身體健康不得病、也不該死的那麼早嗎?可事實呢?你能那樣理解嗎?如果不是邪惡的迫害,你小姨能放棄修煉嗎?也許她比誰都活的更好、更健康,是江××的迫害使她失去了生命。」

聽了我的一席話,她連連點了十幾次頭,改變了對大法的誤解,於是我請她將我的一席話轉達給她的親人。

洪法過程中,我還遇到過這樣一件事,有位男同修由於家人干擾較大,於是邀請我到她家去與她家人洪法。我開始只是同她們聊天談工作、談社會現狀,慢慢談到家人為甚麼會不理解和阻撓老人煉功學法。她女兒說道:「他最自私,本應是家裏的錢都讓給了別人,光想著自己修煉積德,卻不知是用家人的痛苦來換取自己的德。」於是我追問情由,原來這位同修的妻子放高利貸,借錢給一位熟人,協議以高利息還本還利。可那人由於經營不善,虧了老本,只能隔段時間支付利息。償還債務使那人焦頭爛額,於是這位同修勸阻妻子不要再找人家要錢了,因為那人還的利息數目早就超過了他所借的本錢,可妻子和女兒就是不依不饒。這時我猛然悟到師尊所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另一內涵,於是我耐心的勸說道:「多麼慈祥的老人!難道不讓人稱讚嗎?大法弟子的所為不是自私的,而是人類道德迷失太久了,你想想看,父親要你們別找人家再要錢了,不就是要你們不再失德嗎?他是真正的在救度你們呀!以前我只是淺層次上理解師父的法『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心想只要我煉功了我的家人都跟著健健康康平安無事(事實如此),今天我更深層的理解到師父不光要你們健康平安,還要讓你們也不失去寶貴的德呀!你好好想想你的父親他真的自私嗎?」她若有所思的說道:「其實我父親比我母親真誠的多,我從心底是敬重我父親的。」幾次的洪法使該大法弟子的家庭環境寬鬆了許多。

(五)修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修出大法弟子的威德,修出人們對大法的敬仰

在我的工作之餘,洪法、講真相、救度世人成了我的主旋律,在此期間許多有緣人相繼得法。從今年九月到現在,我單位有倆位教師、一名家長(已考上美國哈佛大學)、一名幼兒、我的倆個表妹和弟媳以及倆個姪女先後得法。實際工作中我體悟到:如果恰到好處的洪法、讓她們明白法理,那麼大法的神奇就會使有緣人得法。

我剛到幼兒園,師父就安排我過心性關。在常人的爭名奪利中,在難忍的委屈不平中,我嚴守心性,真正做到大法弟子的淡泊名利、大善大忍,贏得了幼兒園的園長和教師的敬重。我在工作中一言一行都按大法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擺正自己與人的關係,這為我後來洪法、講清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在單位裏,我利用一切機會洪法。我利用工作之便,每當有真相資料時我都會發給每位老師,資料不多時我每個班只給一份大家傳看,一有時間我就向她們和家長洪法。有些教師(常人)還主動要大法資料去散發和傳給有緣人。現在我園的絕大多數老師都爭著傳看《轉法輪》,她們自行協議:「我上午看,你下午看,她回家看。」善良的人們深知大法的神奇和博大精深。幼兒園的園長更是理解和支持我,他是一位碩士研究生,在我去北京回來後,不但沒有辭掉我,還對我說:「我很能理解你的行為,無非說了一句自己想說的話就遭此迫害,(這場迫害)太不像話了。」還對我說,如果遇到危險,他們來保護我。

在洪法、講清真相中,我是由家庭到工作單位以至社會,點點滴滴我都不漏掉。記的有一次,我們幼兒園要上電視拍攝節目,為趕排節目,家長只有等排完節目後再接孩子回家。這時我看見一位家長病的很重,無力的睡在舞蹈室體操墊上,於是我主動關心她是否需要幫助,並了解到她已經病了兩個星期也不見好轉,看個感冒用了一千多元還沒看好。這時我向她洪法,告訴她生老病死是誰也擋不住的,唯有修煉才有真正的出路。我把真相光盤和大法資料送給她讓她好好看看。沒幾天,她打電話對我說:「看了真相資料後,我覺的電視裏說的與資料裏講的完全是兩回事。我想一件事情能夠讓人們用生命去衛護,那一定有它特殊意義。我是很理性的一個人,這個功值得讓人去煉去學,我也想煉。」於是我將《轉法輪》送給她看,還請她到我家來,我教她煉功。

她五歲的女兒在母親的影響下也開始修煉。小姑娘每天到我辦公室聽一盤師父的講法,煉十幾分鐘的功,學兩三段《洪吟》。我驚喜的發現小孩的理解能力一點也不比大人差。一次我正準備向她解釋《洪吟》中的「天外有天」一句時,她忙捂著我的嘴說:「你先別說,我知道,就是看不見的地方也有天、有地、有太陽、有月亮。」每天回家她都不會忘記念兩段《洪吟》給外婆聽,外婆問是跟誰學的,她告訴外婆是跟幼兒園的老師學的。她告訴我這件事後,我打心眼裏想讓她外婆也得法,於是我將師父的講法光盤放在孩子的書包裏,讓她帶回家。因每次她回家都是外婆給她整理書包,光盤很自然就落在外婆手裏。外婆好奇的在家裏把老師的講法光盤看了一遍後,對外孫女說:「這麼好的功法,你叫你的幼兒園的老師也教我煉功好嗎?」就這樣,她外婆也走入了修煉大門。

我的表妹她們得法也是在近期的事。當我給她們發真相資料時,我總不忘給她們多談我身心受益的事、天體宇宙的玄妙、人類的不解之謎、大法洪傳的真相以及江××如何使民族衰敗和人類道德下滑的危害性,使她們對大法有了很深的了解。我「五•一」期間與女兒同去她們家過節,由於節假日火車票早就賣完了,我決定上車後再補票。可上車後人太多,乘警怕麻煩,沒查票。下車後,也沒人問我要票,可我想我們大法弟子不能不買票坐火車,補票又找不到人。於是我在買返程的火車票時特意多買了兩張,表弟媳問我為甚麼多買兩張,我就將此事告訴了她。在上個月表妹、表弟媳及姪女五人都同時得法。當我表弟表示不贊同時,弟媳說話了:「你知道嗎?大法弟子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她講述了我補票的事。表弟媳還對表弟說:「法輪功弟子都是實心眼人,這麼高尚你還說她邪?哪有這個道理?我要煉了我也會變的高尚、變成實心眼的人,這樣難道不好嗎?」表弟默認了。

通過以上事例,我知道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很至關重要,做的正,讓自己正的言行去感化別人。修出自己的善念,修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修出大法弟子的威德,修出人們對大法的敬仰。

我還深深體會到偉大的佛法在人間的震撼力。邪惡勢力再邪惡,在真修弟子面前也只是一個紙老虎,不堪一擊。流言終將是流言,真理將永存。

在講清真相的同時,我一刻也沒有放鬆學法、煉功、發正念除惡。四年多來,我幾乎都是早上四點左右起床煉功,六點多鐘乘車一個多小時去上班。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每天在車上都抓緊學法。冬天天黑的早,我就帶上「隨身聽」聽老師的講法。從今年元月以來,只要有空餘時間,我就發正念除惡。晚上睡覺前,我半夜醒來所想的就是師父的正法口訣。

在今後的正法進程中,我要更加努力的學法修心,穩健的做好洪法正法工作,用一顆善良的心去救度世人,兌現我很久遠以前許下的諾言,助師世間行,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