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村廣播向鄉親講真相:一位農村弟子的正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8日】在我們身邊有這樣的一位大法弟子,今年50歲,家住農村,於1997年8月喜得大法。雖然她沒見過甚麼世面,是不起眼的人,但是她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中憑著對大法的一顆堅定赤誠的心和大法的正信、正悟、正念,「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並且「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大法弟子正念是有威力的》)。她闖過了一道道的難關,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著。

1999年7月20日之後,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當地派出所把各個煉功點的負責人抓關在一起辦洗腦班。派出所和鄉領導安排了幾位修煉者講話,並事先給講話之人做了一番交待,前面幾個人講完後就是這位同修講話,她用幾句樸實的話講了她煉功後的身體變化,心性上的提高。用事實維護和弘揚了大法。最後她說,中央說不讓煉功可能是他們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這麼好的功法我看我還是要煉的。話說的平靜而又自然,當時派出所和鄉領導只能看著她。事後同修問她怎麼還敢那樣講,她說是憑著她對大法的正信,從而才有正念的結果。

2000年1月份,地方領導交換,新來的管理領導通過村幹部把她叫到村委會做她的洗腦,當時她想:「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為誰而修》)是難就得過,「關關都得闖」。她面對來的領導講真相,最後堅定地說:「想我不煉功,除非你們把我槍斃了,只要有一口氣,我還得煉法輪功!」由於她堂堂正正地一身正氣,此話出口後,新來的領導反而沒給她提出任何要求,就這樣她又闖了一關。這正如師父在2001年《也三言兩語》中說的那樣「……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農村每年按人頭和田地上交各種管理等稅務事項,由於農村條件差,農民負擔較重,很多家庭欠村部的上交款,有的甚至欠了幾年,而她自得了大法後從不欠款,反而還存了幾千元錢在村部,每年從存款上扣除上交款。2000年11月初村部按例將上交公款,在結算中給她家多結算了800多元息錢。加上本金正好抵交當年應交款數。她愛人回來後告訴她多結算錢一事。她當即叫其愛人把自己家的賬算一下是否確實多了,結果確實是多了800多元,她當時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幸趕上正法,自己的行為一定要配做個大法弟子。她決定退錢,要用自己的行動來證實大法,於是她馬上同愛人商量退錢一事,她愛人不是修煉人有些想法,認為:這錢不是自己多要的,800多元錢相當於自己在外辛辛苦苦地幹幾個月的臨工,再說家中還沒有現錢退出去,如果真要逼退就只有從穀倉中拿出2000多斤稻穀才能抵折這800多元錢。別人家欠了不少錢,我家從來沒有欠過。再說把錢退了別人還要講我們是傻瓜。當然這也難怪她愛人有些想法,因為當年農村受蟲災,收入不好,難為他了。

她對愛人的想法表示理解,但她講:在當前道德下滑的情況下,物慾橫流人們已分不清對與錯,正與邪,好與壞了。很多人恨不得把別人口袋裏的錢裝到自己的腰包裏,還以為是英雄,是好漢,別人也認為這人有能耐。但我是煉功人,師父要求我們做個好人中的更好的人,一年多來,電視、廣播、報紙一直在栽贓陷害法輪功。我們要用實際行動來揭穿邪惡的誣陷,證實大法是正法。

她愛人本來也很忠厚,當即就同意了。隨後從自己留的口糧中拿出2000多斤稻穀送到村部。這位同修找到村幹部講明退錢一事,並且講明我之所以這樣做,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並要求村幹部:要在村廣播中講幾句話。村幹部同意了。就這樣這位大法弟子憑著自己對大法的堅定正念去做,結果是堂堂正正,理直氣壯在村廣播中向全村的農民朋友證實法。首先用自己退錢的事實證明李老師的真、善、忍是正法,是天法,李老師要求所有的煉功人都要做一個道德回升的更好的人,最後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也就是要求修煉者的心性,思想要達到很高的境界。然後她講了一年多來,邪惡利用電視台、廣播、報紙上傳的那剖腹、殺人、跳樓等等全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把精神病人所幹的自殺、自殘,投水等等全嫁禍於法輪功,是在給法輪功潑髒水,叫鄉親們不要相信那些騙人的假話,法輪大法是正法,所有真正的修煉人都會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是修善的,是珍惜生命的……,針對電視中栽贓的一件件講真相,由於她心正,念正,一切為了證實大法,一切為了捍衛大法,講清真相也是為了救度世人,結果在她講的過程中村幹部在場的沒有一個人去干擾她。這足以證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有人講,修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錯,如果都像她那樣社會就有救了,看身邊的煉功人,就猜電視是瞎說的。

2001年9月底的一天,她所在鄉派出所所長帶了兩名警察於下午到她家(所謂敏感時期的監督),她在他們來之前提前幾分鐘走了,在不遠的地方看到了所長他們在她家等了一個多小時,大有不見其人不走之勢。這時她想: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還得要用正念抑制邪惡,正視邪惡,師父講:「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於是她回來直接面對他們,所長向她交待了一番之後,她照樣講真相。所長最後叫她在家煉,旁邊一個年輕警察叫所長不要講那麼多了,你就問她到底還煉不煉,她當即脫口而出就是江澤民在此我也要煉!這個警察叫所長「我們走,不要多廢話,以後打交道的時間還長著呢,等著吧!」說著他們走了。

當天深夜11點半左右,下午那個年輕警察帶了4名警察開了一輛警車,手拿三截長的電筒照她家窗戶,敲她窗戶,高叫讓她開門,五個人在外又吼又叫,又敲又推要開門,真是氣勢洶洶,這種猖狂一般常人早嚇壞了。這時她異常鎮靜,她想到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教導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還想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於是她用師父講的法指導自己去做。當邪惡瘋狂一陣後她平靜地回答了她為何不開門,不歡迎他們的原因:你們下午在這兒兩個小時,有甚麼事和問題已經講了,現在深夜11點半了又來要我給你們開門,目的是要抓我,甚至打我,我沒有犯任何法,我一個堂堂正正的好公民有權不開門,不歡迎你們,不告你們半夜騷擾就是對你們慈善了,你們快走,我絕不開門。她愛人也用常人的理狠狠地說了這五個人,就這樣僵持了一段時間,這位同修全盤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不配合它們,終於正念戰勝了邪惡,最後那年輕的惡警自己找個台階下:好吧,今晚不開門就算了,明天早上8點鐘一定要到派出所來一趟。第二天這位同修不理這件事。直到現在也平安無事。

2001年10月的一天,她正在外做講清真相的事,被一男便衣盯梢跟了她一路,最後把她抓住強扭送派出所。這時她面對邪惡發正念,必須全盤否定,我是神,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怎能被邪惡帶走?她一直在找擺脫邪惡的機會,結果在走了一段路後必須要經過一個稻田小路,這時她說:「你該把手放了吧,不然怎麼走?」邪惡之徒不放心,就在這瞬間,她把邪惡的自行車一不小心推倒在田地裏了,自己趁機走脫了。這位同修講,為了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她憑著一雙腳(因沒騎自行車)和其他同修一道在方圓百里內村上處處都留下了他們的身影和汗水。當然也多次遇險,她說是師父在看護和保護著她,使她得以闖過一道道難關,一次次有驚無險。

據我知道這位同修一邊在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再忙每天也要堅持學法1~2個小時,她說師父講:「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所以要按師父要求的那樣去做:「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8/1892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