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本上去掉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4日】我是被邪惡集團逼迫得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

從邪惡集團迫害大法的開始7.20那一天,我就被警察帶走,他們把我關起來逼迫了我七天也沒有動了我的心。憑著我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我沒有害怕,而且堅定地維護了大法,維護了師父,闖過了那一關。

2000年的5月13日我與同修到北京,在最高人民法院向那裏的門衛、接待室的五名軍人證實了大法是正法,當時也沒有怕過。2000年12月28日我和功友又在天安門前金水橋打橫幅後,天安門層層四道門樓都進去了,我也沒有害怕。以後在更多的講真相和護法中也同樣是坦然不動。2001年春,我在貼橫幅時不慎被惡警綁架,拘留了28天。在拘留所被提審了四次,我都堅定著自己的信仰。後來,邪惡之徒將我帶到了610洗腦班。在那裏我非常堅定,用一個大法弟子的慈悲向叛徒洪法並站在法上不讓他們開口,那些叛徒不等說話,我就說:「你們甚麼也不要說,我不聽你們的,我是大法弟子,就聽師父的,我就從師父經文和《轉法輪》的原話原意上去悟。你們現在不是大法弟子了,我和你們劃開一道橫溝,沒有共同語言。你們怎麼有臉在我面前說大法說師父!以前那是因為你們得了法,師父對你們那麼好,給予了你們那麼多好處,你們都知道大法是正的。可你們現在卻反過來破壞大法,你們沒有良心,根本不是人!都給我出去,我不見你們!」我的一席話、那股正的力量,把他們都給震住了,他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都沒辦法只好走人,其中一個還流了淚掉頭出去了。就這樣在那十天裏我從沒有怕過而且那些叛徒望我生畏。後來我在師父的點悟下,在八個人的的看守中大膽地走了出來。從此我被迫流離失所。

在外面,多虧了功友的幫助,而且大法賦予的智慧及師父的保護使我一次次從邪惡集團的抓捕中走脫,自己在不斷的學法中做著大法的事情,吃了不少苦,確實修去了很多心。自覺著我甚麼都捨盡了,根本不想常人的事,就是一切為大法,處處都是修煉,思想空明。可是有一天在夢中師父點化我,說我怕被邪惡抓去。我悟到在一次次從魔掌下脫離中不知不覺地產生了怕心,怕被它們發現,怕其邪惡的目的得逞。我恍然大悟,師父點化了,那麼就得趕快去。這樣我天天去講真相、發材料,可還是沒去根。一天我在學法是突然想到:我怎麼才能從根本上去掉怕心呢?

首先要去掉被發現的怕心。師父說:「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師父還講:「是有高層生命藉著學員有業力和提高為由利用低層敗壞的生命進行迫害從而考驗大法的因素,其實對正法來講都是破壞。」(《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師父又講:「我說宇宙大法誰也不配去考驗,...那麼他們對這件事情的所有安排與幫助就變成了我做這件事情的最大障礙...所以他們所安排的、所幹的這一切是不能夠承認的,也不能成立的。...如果這件事情沒有發生,我可以把一切生命都善解,統統達到圓滿的標準。」(《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由此我悟到邪惡勢力根本不配考驗我們,即使我們有業力,即使這個業力很大,舊勢力也不配給我們消,他們的一切所謂的安排都是干擾,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悟到如果我們膽膽突突,心不在法上,就難以否定其邪惡安排,反而容易被其鑽空子,那只能是自討苦吃且給正法帶來損失。想到這些我心中豁然開朗。

第二天,房東的大門口外不遠來了一個賣餅的,我把書和經文放在被子裏,沒有鎖門買餅,當時我沒有怕,也沒在意。可就在這工夫,房東到了我屋裏,把我的書和經文都翻了出來。等我買餅回來推門一看,我平平靜靜,心想:他看見就看見吧,我是修大法的,也沒幹壞事,沒有事。那時房東也沒說甚麼,也就這麼過去了。

今年春節我就在這間房子裏過的年。因為我是修煉者,是無所謂甚麼年節的,可房東就不是很理解了。和我同住一院的還有四戶人家,年前,他們都買東買西,而我依舊是白水泡饅頭加鹹菜,對過年也沒甚麼反應。今冬我就吃了三個月的泡饅頭。平時別人無論借我甚麼東西,從錢到物,我從不計較。他們說句不好聽的,我也沒有異樣的表情,總是樂呵呵的。憑著我對師父的純淨之心,我從未覺得苦。對於這些,他們是疑惑的、難解的。房東總說我心好,脾氣好,真是個好人。所以那天的事情發生時,房東就全都明白了,也很同情佩服我:真苦了你這個人!結果當晚睡夢中師父說我過了一大關,放下了生死。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師父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我悟到:我們是正的,邪惡是邪的,它們應該怕我們,「一正壓百邪」(《轉法輪》)。我們應該抓它們,當然我們不能這麼用手去抓,就說思想上、精神上這麼想,這就是正念!《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裏師父說:「現在你們發正念時,一立掌,邪惡的生命馬上就逃走了,發出的功都得到處去找那些邪惡,天上地下到處去找它,哪兒有,就清除它,邪惡已經不敢輕易露面、已經沒有能力再組織大面積邪惡生命向大法弟子進攻了,是大法弟子已經佔據主動了,發正念時在到處清除它們,直至全部除盡。」現在真是已經到了邪惡懼怕我們的時候了。同修們,讓我們站在法上、去掉怕、掃清寰宇,共迎普天同慶的輝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