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小時正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6日】春節前後,惡警猖狂抓捕大法弟子,我想越是這時越得主動震懾邪惡,才是不配合邪惡的安排。於是大年初二凌晨3點30分,我和兒子(大法弟子)一起去噴大法標語。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邊發正念邊噴很順利,BP機報出原定回歸時間已到,我執著要多噴點,不回去,接著噴。當來到一個小區花園,本來里邊有保安晝夜值班,我卻掉以輕心,沒好好發正念便進去了。剛噴了兩個字,一個保安人員從暗處竄出來,一邊喊人,一邊拽住我不放手,我和兒子向他洪法勸善,又無濟於事,我忙推開兒子讓他快走,一邊扔掉隨身攜帶的東西,做好兩手準備。經過我十幾分鐘講真相勸善,他只是答應不送我去派出所,但仍不放手,拽我到門衛室。不料門衛保安更邪惡,一聽是宣傳法輪功就大罵不止,望著他那麼小年齡,執迷邪惡到如此地步,我不再說話,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半小時以後,他們硬是催來派出所的人將我帶走。我在那一瞬間,返出了一陣怕心,心想:你真不合格呀!生死不過如此,怕甚麼?去掉它!不一會感到涼涼的物質從體內散去,「怕」心死去了。我坦然地上了車,恆心正法,正一切不正的,到哪裏也不怕。

到了派出所,值班警長從被窩裏伸出頭,罵我一大早鬧事。我告訴他:「大法弟子大過年走出來,年也不過,覺也不睡,不為錢財,不為私利,只為向世人講大法好,只為救人,我們是好人,不是鬧事。你們抓我們噴個標語的就大驚小怪,小題大做,我們也沒殺打盜搶,是你們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專抓修法輪大法的好人。」警長沒話答對,就說讓她到那個屋去,值班的過來要做個詢問筆錄。我早下決心:甚麼都不告訴他,絕不配合邪惡。所以除了多大年齡和哪年煉功之外,其他甚麼也不回答。同時靜下心來,發出強大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不讓他人的惡的一面抬頭。想起明慧網前一段登出功友一篇「九九八十一天正法記」對我啟發很大。

他見我不回答問題,就讓我站起來,意思要給我點顏色。我站了起來一下又坐下了,因我原來一直坐著。他問我咋坐下了,我說:「我不應該衝你站著,是對你負責。」他問負責甚麼?我說:「你若是不善待我,你如果迫害大法弟子,日後罪大還不起,我不能讓你造業,所以我不能衝你站著。而且你們警察要尊重我們大法弟子,因為我們是最優秀的好人,是世上最值得稱頌的偉大的人。」他說:「誰自己說自己偉大?」我說:「只有大法弟子可以無愧稱自己偉大,因為你們常人做事離不開名和利,而大法弟子為維護宇宙真理,為救度世人寧可捨去工作,捨去家庭,甚至捨去生命也在所不辭,難道當今社會上除了大法弟子還能有人這樣無私無我嗎?這種精神不值得你們敬佩嗎?不令你們感動嗎?在你們面前不可以稱自己偉大嗎?你要是做到我也說你偉大。你們卻違心的聽任江澤民擺布,不抓壞人專抓修真善忍的好人,良心上不受譴責嗎?」值班警察啞口無言。

過一會兒他說:「你講真、善、忍,還不敢告訴我叫甚麼名字、住在哪裏?」我說:「不敢說和不想說是兩個概念,請不要利用我們修真、善、忍來加害我們。我若告訴你們,你們不就是像以前那樣抄家、株連親友和使當地不得安寧嗎?我不連累任何人。」他把和我的對話記錄下來,讓我簽字。我一看全是「不告訴你」、「不回答」等,就簽個「大法弟子」,他看了一眼重複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知是無奈還是敬佩。這樣一個多小時的審訊問話倒過來成了我在責問他的良心,開導他的覺悟。

在我的正念控制下,他氣也生不起來,怒也怒不起來,沒辦法只好把我帶進小號,我又推門,又砸鎖頭,弄的叮噹響。我說:「這是犯人呆的地方,大法弟子無罪,放我出去,我不呆在這裏!」同時心裏發出正念,堅決走出去,走到正法洪流中去,繼續講真相,救度世人,怎麼能讓邪惡關在這裏呢?怎麼出去呢?我拉鎖頭沒開,從小窗戶裏探出頭來也出不去。我不懷疑大法,也不認為自己沒有能力。我悟到一是我不夠標準,二是在這裏還有要做的事沒做完。

我想他們睏了,先讓他們睡一會兒吧。我靜下來打一會兒坐,又發正念。一個警察往裏看,說還煉功呢。我不做聲,心裏發出強大正念,鏟除派出所裏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決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我必須得出去,按師父安排的路走,死也不配合邪惡。接下來,我向內找自己的漏出在哪裏?為甚麼被抓住了?師父的話湧上心中:「在過去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去掉最後的執著》)

我想洪揚大法,震懾邪惡,講真相救度世人是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做對了,可是為甚麼被抓呢?是怕心嗎?沒抓之前沒有怕心,而是做好了不想停止,回去認真學習法、發正念的安排被執著多做的心打亂了,而且明知那裏邪惡比較嚴重還不認真發正念,草率去做,顯然是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正念不強,被抓一剎那,沒想到去定住邪惡,這是缺乏長期紮實修煉打下好的基礎造成的。在心不穩時講真相勸善威力不夠,控制不了邪惡。總之做好時不注意修去歡喜心,出事後又出了怕心,說明修得不紮實,不成熟,所以被抓。目前,囚在這裏怎麼辦?束手被擒就失去做大法工作的機會,不是單單個人被迫害的事,是大法工作失去一個成員,是大法的損失。我捫心自問:「你怕甚麼勞教嗎?」「不怕!」「怕各種刑具殘害?」「不怕!」「怕被邪惡『洗腦』?」「不怕!它們一點也動搖不了自己對大法堅如磐石的正信!」「既然如此,你怕不怕死?」「怕死的不是大法弟子!」想到這裏,我想:牢門只能關住人,關不住一心救度世人的大法弟子。我怎麼能被關在這裏呢?師父說過:「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

我突然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我使勁把鐵門弄出很大的響聲,於是兩個警察過來給我開了門,把我帶到屋裏。我平靜下來,心想要珍惜這洪法機會。我站起來,面對幾位警察,心生慈悲,眼中充滿淚水,我要用真念去喚醒他們的良知,用慈悲真念開啟他們心靈。我開始莊重地、坦然地、慈悲地向他們大聲洪法。那聲音一反我平時小聲說話的常態,震得室內嗡嗡響,傳到走廊,傳到值班室,警長也來了。我從耶穌、釋迦牟尼曾下世度人,都是以一個常人之軀出現在人間,可是他們是度人的神;引申到當今主佛下世親自正法度人,給人留下一部上天的階梯《轉法輪》,萬古難逢的好機緣只有一次。當今的世人都是為法而來,但在物慾橫流的染缸中迷失了方向,被江澤民矇騙,不但得不到大法,甚至助紂為虐,犯下大錯,面臨毀滅。大法弟子放下生死,頂著巨大壓力走出來講真相,揭露江澤民集團的邪惡,挽救世人,其中包括你、我、他。我們都是大法中的眾生,我們生在中國都有機會得法,可是你們讓大法擦肩而過。今天我們相識,儘管是以這種方式結緣,也絕不是偶然的,你們聽我講後能明白過來,我今天沒白被抓一回……此時,我心全融在大法中,全在為他人之中,我說話順理成章,像吟詩一樣上口,滔滔不絕。我真誠的話語深深地感動、融化著他們的心。此時我感到法的莊嚴、慈悲的巨大威力,放下自我的寬容和力量無窮。在場的警察都掉轉過頭去,或低頭不語。我還想著把我的話打到他們的主元神中去,我又說:「大法是宇宙真理,他造就宇宙不同層次的生命,你、我、他都是大法中的眾生,你們相信嗎?」突然一個聲音大聲傳來:「我相信!」回頭看去,一個慈眉善目的年輕面孔,我心中充滿寬慰,又一個生命覺醒了,我又掉淚了。

接著他讓其他人休息去,單獨和我談了好長時間。他問我很多問題,我都一一解答。我從國內大法形勢,談到國外;從平常的理談到超常的理,從多方面打開他思想上的迷。我用親身經歷和親眼看到的在大法修煉中的真人真事:如九天班下來之後,彎彎的腰直起來了;腦瘤要做手術的,瘤子沒有了;癌症病人痊癒的;四噸載重車從身上壓過安然無恙的等等事實證實大法的神奇威力。他入迷地聽著,最後急切要學要煉。我們談了很久才分手。

值班警察又一次來拽我進小號,我又一次以死抗爭,他只好作罷。後來又來了三個警察看著我,我覺得該說的都說過了,下面就是想辦法走出去了。這時外面傳來打罵聲,三個警察不約而同地到走廊上去看熱鬧,我想,師父為我安排走出去的機會了,我就從他們身後出來,堂堂正正的從門衛值班人員眼前走了出去。

從早上出來到從派出所走出來,正好九個小時。這九個小時是我走過的緊張的一段正法過程,從中我找到自己的不成熟之處,同時也是一次生死攸關的考驗,在魔難中由於堅持了對大法的正信,堅定了正念,在講清真相、鏟除邪惡的正法過程中得到經驗和教訓,會使自己更加成熟。

我講給同修,如能從中吸取教訓,並受到啟發,為我本願。望共同促進,穩健地走好修煉的每一步。在認識上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0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