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修煉及正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1日】3月2日晚,同修送來明慧網文章,看到大法弟子慘遭迫害致死和同修的名字出現在上面時,我渾身一震。多日來為了找到丈夫的關押處四處奔波,偶爾想寫揭露邪惡的真相文章,但是看後仍覺得情太多,直到今天才如夢初醒。「人世五千載,中原是戲台。心癡戲中事,陸離多姿彩。醒來看你我,戲台為法擺。」(師父經文《大舞台》)「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師父經文《建議》)

下面我從以下幾個方面介紹我和丈夫的修煉過程和我們被迫害的事實:

一、有緣得法,真心修煉

97年末,(當時我19歲)在媽媽修煉法輪功後,我也得法了。再加上我從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所以讀完一遍《轉法輪》只用了兩天多,後又讀了師父的其他書。五年來對修煉從未放鬆過。我深深感到師尊洪大的慈悲,所以嚴格要求自己,時刻把自己當做煉功人,漸漸修去人的各種執著心。我丈夫是95年得法,而後告訴了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及親戚朋友,在他的介紹下他們相繼得法,把《轉法輪》視為天書。

二、佛光普照下的婚禮

2001年8月15日(陰曆6月26日)是我和丈夫結婚的日子,當時早上是陰天,將近中午天氣漸晴,後來太陽出來,晴空萬里。婚禮上,介紹人(修煉人)為我們新婚祝詞並弘揚大法,使在座的所有親朋無不為之震撼,深深感到大法的慈悲!隨後我們在廣播喇叭裏播放了「普渡」、「濟世」的大法音樂,又放了講清真相的光盤,使人們更加看清了江氏集團的謊言和造謠。來我家祝賀新婚的同修一齊發正念鏟除邪惡。當時的親朋都目睹了大法的偉大和莊嚴。

三、進京正法的曲折歷程

99年7月份,我和所有的功友一齊奔赴長春市人民政府,我們只想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我們都親身受益了。記得我以前是個非常倔強的女孩子,我認為對的就一定去做,「撞了南牆也不回頭」,所以父母拿我沒有辦法。自從學法以後,我知道心疼父母了,知道做事要「先他後我,無私無我」了。所以我看到電視上的「殺人案」等造謠的新聞後,告訴親朋好友那都是假的。告訴他們我學法時師父告訴我們要「處處為別人著想」,更何況自己的親人呢?我毫不猶豫地走上進京的路。雖然我身上沒有多少錢,但是我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大法是清白的!師父是清白的!每當想起師父為我們承擔的一切;每當我走錯路時,師父總把我從迷途中帶回來,我不禁淚水滿襟,但這不是情,是為師父的洪大慈悲而落淚。

丈夫自得法時就沒有和功友在一起學法、切磋。所以直到和我結婚後,我講起「7月22日」時,眾多的大法弟子那種慈悲祥和的場面以及進京正法的事時,他才感到懊悔不已。後來我們先到錦州,後上北京,到北京後工作並不順利,而且他的心願還未了,所以11月19日那天,他說:「我要上天安門兌現我的誓約。否則我會遺憾終生的。」我看到他的舉動很震撼,我非常支持他。以我最真最強的正念鏟除天安門的一切邪惡,當時我發正念時我看到天安門廣場綠樹蔭蔭,環境清新,沒有任何邪惡的蹤跡。並鏟除他進京路上的一切邪惡。結果他順利的走上天安門廣場,高舉橫幅,發自內心的呼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四、心中有漏,繼而被抓;對法負責,挽回損失

2002年2月3日晚11點多,惡警突然闖進家中,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私自搜查,大量真相材料被搜,包括《導航》及明慧文章,還有一條四米多長的條幅,這次真是損失很大。惡警們審問我,問我人都哪去了等問題,我概不回答。現在回想起來是自己當時出現了不好的念頭,所以發出的正念不強。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會帶來不同的後果,但這些都不是偶然的。後來我走了出來,五、六個警察像定在那裏一樣,把門讓了出來,我便從容地走出門去。當時我只有一念:我一定要走出去!在大雪中我走了將近兩個小時,我已不記得冷,身上已經濕透了,我全然不知,我只想著應該告訴其他功友,可我一個都沒碰到,後來才知都被抓走了。「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師父經文《排除干擾》)還是法學得不深啊!

另外,同修們在事先有的心態不純,有的起了人的執著心,甚至這一整天人都不斷,另外條幅沒有全部拿走,資料大多都放在外面。這些都是沒有對法負責,沒有及時向內找,純正自我。使得資料和書受到損失。我覺得當時我們的正念不純,用歡喜心執著對待,想這次正法後世人看到後的情景等等。「無所求而自得」「有心煉功,無心得功」(《轉法輪》)希望各位有此執著心的同修一定要嚴肅對待此問題,徹底鏟除邪惡勢力的一切安排,鏟除餘惡,不要掉以輕心!

向偉大的師尊致敬!向所有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同修致敬!

以上是個人體會,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