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親人說話:我丈夫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8日】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的妻子。自從99年大法被迫害,我們家也承受了沉重的打擊。丈夫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因為說真話於2000年元月初去市公安局上訪,為大法討公道,在接待室簽了名後被街道派出所抓走了。壞人們逼著寫保證書,還去我們家抄家,拿走了《轉法輪》書、磁帶、錄像帶等。這次他被關押了24小時,交1000元押金,並由家人代寫一份保證書才放回了家。接下來的更是街道、派出所三天兩頭的「家訪』,電話的監控,每天大隊書記的「慰問」,就連私人的身份證都拿走了。

2000年6月28日,丈夫和幾個大法弟子在一起聊天時被舉報,公安局以「聚眾鬧事」 的罪名刑拘在市看守所,還不讓家人探望。又被非法關押了28天,我們又交了500元保證金和280元飯費(每天10元錢)才放回家。在普查戶口時,丈夫被定為重點人口。2000年10月份,街道領導、大隊書記來我家威脅公婆,讓寫保證書,保證他們的兒子不再煉法輪功、上訪,又讓拿500元保證金,不然就沒收我家的口糧田,生意也不讓做。結婚以來,我們跟公婆生活在一起,非常和睦,這都是大法的威德。公婆是樸實、忠厚的農民,膽子小,哪能受得這樣的威脅,想寫,但丈夫堅決不同意,後來被逼無奈丈夫說:「我和父母脫離關係。」於是我跟那些惡人們吵了起來,說「這算甚麼事,信仰自由,還拖累九族不成。」丈夫也說:「我們是大法弟子家庭,不能和常人一樣任你們擺布。」最後在我們的堅持下,它們沒能得逞,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6月,我和丈夫帶著三歲的兒子去姨媽家串門,當天晚上闖進五六個人不容分說,把丈夫帶走。三四天後我們才接到他被刑拘的通知書。我和公公去公安局看望他,又被公安威脅交東西否則就去搜。據丈夫講他在拘留所裏半夜兩點就得起來做牙籤,晚上十點才讓睡覺,警察簡直像『周扒皮』。8月5日在沒有任何證據、手續的情況下又被轉到區勞教所,被勞教一年。我們找熟人看了檔案,非常驚訝,它們竟把去年就莫須有的罪名(「擾亂社會秩序罪」)又挪到今年的案子上,多黑暗的社會啊!後來聽說丈夫以絕食的方式要求無罪釋放,我和婆婆去探望,辦公室的人卻邪惡地說:「你們來了,簽個字,以後來收屍,現在給灌奶粉,以後給他灌鹹鹽水!」多麼狠毒的話,簡直沒有人性,但它們真的做出來了,玉米麵摻鹽水給大法弟子灌食。

2001年12月24日他又被轉到省勞教所,我去看他時發現他臉上、嘴角邊有傷,就問是誰打的,他說是刑教犯。過了一個星期我去時,他臉上又多了新傷,走路也一瘸一拐的,這次他被打得滿身是傷。看著平日待人寬厚、處事明理、尊妻教子的丈夫為了「真、善、忍」的信仰竟被這腐敗的統治集團如此折磨,我心如刀絞。但是我還是為有這樣的一個好丈夫而感到自豪,我也並不認為是丈夫不管我和孩子,而是這個邪惡的政治集團害得我們妻離子散。

我知道還有千千萬萬像我丈夫一樣被抓、被打、被非法關押乃至失去生命的大法修煉者,他們正在承受著非常人所能承受的折磨與痛苦,他們的處境岌岌可危呀!善良的人們,伸出你們的手救救這些好人吧!大法弟子的親人們,站出來替修「真、善、忍」的好人說句公道話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4/2058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