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我遭受迫害的經歷寫出來

——一位修煉者的真心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日】1999年10月,我獨自一人去北京上訪,在北京人民信訪辦門前轉了幾天。當時沒有勇氣走進這座大門(當時門前停放了很多各地派去的警車,上訪的大法弟子沒等走到信訪辦的接待室,就被公安機關非法抓進警車)。10月27日上午,我決定上訪,講清真相。當我走到離上訪辦20米遠時,幾個便衣警察就向我走來,問我幹甚麼的。我說上訪。問我是煉法輪功的嗎?我說是。便衣警察便拉著我攔截了一輛出租車,把我送到了瀋陽駐北京辦事處。下車後讓我付了出租車錢,把我帶上五樓,當時五樓被非法關押80多瀋陽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分1、2、3號室,我被關押在3號室(24人)。大約晚上8點以後,警察開始點名讓上車。我們沒有動。因為我們是來上訪的,來說清真相的,我們沒有犯法,為甚麼要強行關押我們呢?

大約半夜開始,警察便要強抓我們上車,幾次沒能成功。一個功友(姓尤,男,30歲。當時被通緝的大法弟子)被騙去談話後,就一直沒放回來(至今不知下落)。10月28日早上7點鐘,走廊內看守我們的7個警察全部睡覺了,1號2號的同修全部跑了出來,警察發現後很生氣,只抓回來幾個人。我們3號室有24人都沒有走,但是都不想被警察非法抓走,於是我們把門鎖起來不讓它們進來。上午開始,大樓內的人全部被調出。只剩下我們3號房間,警察包圍了整個大樓,當時我們幾個功友全部站在窗台上向樓下的人喊話,告訴樓下的人「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來北京上訪,被非法關在這裏的、我們不是犯人。」並要求警察把被騙去的大法弟子放回來。當時樓下的警察和警車越來越多,他們還有錄像機對著我們,沒多久、又來了一些頭戴鋼盔的警察和救護車。半分鐘不到他們從樓上用繩子滑下,破窗而入,房門也同時被打開,從門窗衝入很多警察。他們連踢帶打把我們帶上警車,有個同修(學校老師)眼鏡片被一拳打碎。有個60多歲的同修,她光著腳被帶上警車(一直光著腳帶回瀋陽)。很多人的衣物和包都沒有帶上車。在車上我們被扣著手銬,有的站在車的過道上,有的互相靠著。一路艱難的行車,同修們又渴又累。有個同修有半瓶水,為了讓同修喝,他只喝了一口,便遞給了另一位同修,這個同修剛喝一口,就被警察奪了去,從車窗上甩了出去。還說了一句:你們還想喝水呀、忍著吧。就這樣,我們被非法扣押在瀋陽。女同修被警察陸陸續續帶走。我們十多個男同修被等候的警車送進了「龍山教養院」,我們被關押在二樓左邊的房間裏,(右邊的房間從第二天開始陸續送進了很多女同修)。29日上午「龍山教養院」裏開進了一輛警車,下來幾個警察,滿臉怒氣的衝上二樓,讓我們站排,然後連踢帶打說我們鬧事。我們說是上訪的,沒鬧事。一高個子警察(後來知道是龍山的副總管)大罵我們和李老師,當得到我們繼續堅定修煉的答覆後,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我們住的房間裏不知甚麼地方還安了「竊聽器」,我們說的話一會就在我們的房間裏或隔壁的房裏傳出來,給我們的精神上帶來很大傷害。然而,這對我的迫害才剛剛開始。

下午3點左右,那個大個子警察聽說我最「頑固」,就把我叫到它的辦公室,裝杯水讓我喝,我沒有喝,他就用手掰我的嘴強行往裏灌,沒灌進去,他很生氣,叫來一樓的管教讓他「修理」我,我被單獨帶到一樓。兩個管教拿著凳子做下,讓我把衣褲脫掉只剩內衣內褲,然後讓我蹲著,兩手放在地上。他們拿著電棍開始電我的臉,電了幾次後,另一個管教說,再拿一個電棍來。就這樣又換了一根電棍,繼續電我,突然電棍漏電把管教電了。他倆收起電棍不用,叫來幾個犯人,讓他們「修理」我。犯人把我帶到他們自己的房間,又讓我脫去衣褲,一個犯人拿起我的衣服,從衣角到衣領、從褲腳到褲腰,及身體全部搜了一遍(當時我的手錶還在手腕上,二百元錢放在毛褲腰的鬆緊帶裏)。被這幾個犯人全部翻出來了,當時拿給了管教員(至今不知去向),然後開始折磨我,讓我「坐飛機」,即兩腳合在一起雙腿站直,向前彎腰,頭貼向小腿,雙手和胳膊向後伸直翹起,長時間的一個動作站著。不時的用手拍打著我的頭和臉,嘴裏還經常罵一些髒話。大約晚8點鐘,他們讓我坐在牆角的凳子上,幾個犯人改變了兇惡的面孔,挨著班的來當所說客,讓我改變思想,為了達到目的,他們換班睡覺,卻折磨我不讓我睡覺,說我閉上眼睛是煉功,身體就能恢復好(多麼的沒有人性)。就這樣我被折磨了一夜。

30日早我絕食沒有吃飯。(從28日起就沒吃沒喝),一個警察把我帶到了食堂,讓我躺在床上、一隻手捏住我的鼻子、另一支手端起一碗粥向我嘴裏灌,沒有成功。那個警察氣壞了,把我又送回一樓監舍。大約中午,警察又把我叫出去,讓我說出上訪的經過。我想:讓他們知道真相更好。於是我把上訪的經過告訴了他。並告訴他我為甚麼去上訪。他在那裏做著筆錄,寫完後讓我簽字,我當時沒簽,看了一遍。發現他寫的和我說的不一樣,我就拒絕簽字。當時那個警察很生氣,把手抬了幾下想打我,見我沒反應,又回到了座位上,過了一會又氣沖沖的把我送回了監舍。回來後犯人又開始打我,讓我坐飛機。那天上午院內大約有80多位女弟子被強行站排跑步,當時被抓來的女同修為了抗議邪惡的迫害也在絕食。他們為了消耗女同修的體力,就用這樣的辦法。一直跑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才停下來,然後領著他們去吃飯(聽說女同修中午飯還沒吃)。下午讓她們繼續站排跑步。當時有兩位女同修的大法書被警察奪去強行燒毀了,這位女同修在院子裏長時間的大哭。我獨自被關在一樓繼續跑步。為了讓外邊的同修知道我獨自被關在這裏,我就邊跑邊大聲地向窗外喊:李洪志老師是清白的,堅決修煉法輪功。犯人見我這樣,就不讓我喊了。有時讓我把鞋脫了,光腳跑。有時坐飛機,在坐飛機的時候還不放過我,用胳膊肘砸我的後背,砸了幾次後,又換人用膝蓋創擊我的大腿。兩條腿被撞的又痛又麻。還有一個犯人用鋪板打我的屁股。可是這個犯人剛打幾下,就開始頭痛,他捂著頭吃藥去了。就這樣我又被折磨了一整天。

半晚我開始咳嗽,喉嚨裏開始向上返東西。開始是黃膿摻雜著血絲,我知道,我的內臟可能被他們給打傷了。幾個犯人開始換班看著我,並用同情和讚揚的語氣和我談話。他們講:我們也很同情你,可是沒有辦法,是管教讓我們這樣做的。我們不敢不聽從。管教還說誰能制服你,就給誰減期。我們誰也沒有辦法了,你軟硬不吃、真行。我告訴他們,我不是壞人,法輪功是叫人向善的,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向他們講清真相。當時他們也挺愛聽,有幾個犯人還表示,出去後,我也要看一看這書本。大約晚上8點鐘以後,我的身體開始難受。喉嚨裏還在不停地向上返黃膿。他們對我說:「你一定要清醒,不能睡覺。」就這樣我在凳子上站起來、坐下去不停地動著,艱難地度過了一夜,出現過好幾次休克。

11月1日,為了抗議對我的非法折磨,我繼續絕食。上午,他們見我身體度過了休克期,又開始折磨我。在「坐飛機」的過程中,我倒在了暖氣片上,右眼角磕破,我強忍著站起來,他們見後不但不讓停止,還用難聽的話諷刺我,並繼續折磨我,直到警察讓去樓上,他們才算停止。當時屋裏坐了幾個警察,其中一個很熱情,讓別的警察給我倒水,見我被折磨成這樣,就裝模做樣地說:「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治他們。我是這裏主管,你叫我王大哥。」並把皮衣脫給我披上。我知道,他們在做戲,不知道又有甚麼新花樣了。「你的臉怎麼了?」他又假惺惺地問。我說:「沒事。」他說:「沒事就好。」接著告訴我:你母親看你來了。就這樣我第一次見到了家人(後來知道王就是龍山的主管王政委)。當是母親見我被折磨成這樣子,痛哭了一會,問我怎麼不吃不喝。我知道警察隱瞞了很多事情,並拿我們絕食做文章。我幾次想把他們折磨我的真象告訴母親,又怕母親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而且當時有兩位男同修抗議他們的非法折磨絕食,因為受不了電棍電擊,吃了幾口飯後被他們判刑送去了馬三家。我當時沒悟到應該揭露邪惡,在親情的作用下,只得假裝不理的樣子,心想等以後再告訴你們。警察見我和母親見面後是這樣的效果,很高興。就這樣讓所有的同修和家屬見面了,並用家人來勸說這些上訪弟子,說只要不煉法輪功就放人。很多家人在那種強大的壓力下聽從了警察的話來勸各自的親人。我的家人也來了很多,我的廠長和書記見我被折磨成這樣,也和家人一樣流著眼淚向警察求情放人。但不行,說這是上邊的命令,只能寫保證書不煉法輪功才放人。母親聽後在眾人面前給我跪下,求我寫決裂書。(邪惡就是這樣抓住我們沒放下的心,千方百計的往下拽我們)我的心裏也很難受:我知道家裏人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壓力。可那不是我造成的呀!從我學法以來,處處盡力為別人著想,按照李老師教的真、善、忍去做,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昇華,親朋好友得到了間接受益,李老師教我們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真修向善,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難道做好人有錯嗎?難道要我們非得決裂真善忍才達到江XX的「標準」嗎?那不是叫人沒有人的道德規範嗎?既然這樣為甚麼還冠冕堂皇地講要以德治國呢?是為了欺騙老百姓嗎?一面狠打狠殺這些重德修煉的好人,一面利用手中的國家宣傳機器大肆誣蔑造謠,給自己見不得人的、有損國家、民族和人民的行為找藉口,欺騙不明真相的老百姓。

我為了不讓家人造業,又做出不理的樣子。就這樣警察又把我送回了犯人室。當時我被折磨得滿身臭氣,嘴裏還在流膿水,身體由原來的148斤減到100斤左右。11月中午他們把我推倒躺在地上,兩個胳膊和兩條腿被幾個犯人壓著,一個犯人用不鏽鋼匙撬我的口(這種方法已經用過幾次了,沒有成功)鋼匙撬出了幾個彎,牙也被撬掉了很多碎末,也沒灌進去,就改為打針灌藥。當時我已筋疲力盡,他們讓犯人壓我的全身,強行打滴流。當時身體進藥後很冷,還有點上不來氣。他們見我打針後身體越來越弱,就用車把我送到了郊區的兩個醫院,又給我打了一些藥品。我的身體更弱了,心裏壓氣,身體發冷。我告訴他們,我不能再打針了,他們不理不睬。回來後又用插胃管的方法想給我灌食,但是都沒有成功,就停了。

11月2日白天給我送回了二樓,當時屋裏還有很多的同修。其中也有少量的警察在裏邊。今天那個給我做筆錄的警察(公安局十處的)又給我做了新的筆錄。然後他們又強行給我灌食,都沒有成功。晚上又給我送回了二樓,派了兩個便衣監視著我。(我睜開眼他們就看法輪功的書或煉功,我閉上眼睛他們就停止這一切,並經常出去彙報情況)。為了恢復體力,我經常半夜起來煉功。

11月3日又把我送回了一樓,下午四點多鐘他們又強行給我灌食,都沒有成功。就是這樣他們還不罷休,在我身體精疲力盡的時候,他們還派幾個犯人壓住我的身體,警醫在沒有任何消毒的情況下,用剪刀剪開我左右腳的動脈血管,把一個小皮管直接插到動脈血管內滴液。我當時很難受,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的小腹內法輪突然的轉動,而且力量很大,把我從休克中轉醒。我知道這是師父給了我力量活下去。當時我就想:我要出去,我決不能在這裏被魔控制,我要出去正法。在這裏我是一點人權也沒有。

11月4日又給我送回了二樓,當時我身體虛弱的很,一點精神都沒有。而且喉嚨和右腳心還在不斷地向外冒膿水,還不斷的咳嗽。看到我這樣,那幾個混進來的便衣也不太理會我了,開始甚麼都談,也不保密了,有時還吸煙。就這樣我在二樓過了一夜。

11月5日下午我和其他五名女同修被帶到了大北監獄,到了之後就開始灌食(當時有一位女同修已經絕食9天了)。我是最後一個灌的,當惡人給我灌食的時候,一股膿臭氣從我的喉嚨裏噴出,惡人和其他人被嗆的立刻衝出房間,離我遠遠的,這次灌食又沒有成功。我們又被送回了「龍山教養院」,當時已是下午4點多鐘。我的家人正在「教養院」的接待室等著我呢,我的岳父見我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就問警察:你們怎麼把人弄成這樣,是不是打的?警察卻說:沒有打啊,我們這裏不打人。我當時並沒有悟到應該站在正法的基點上去揭露邪惡,只是不想與他們辯解。他們雖然說不打人,可岳父從我的身體上還是看出了被打過,被折磨過的傷痕。於是就對他們說:你們把人打成這樣了,還能活嗎?你們誰簽個字說能保住他的生命,我們家人馬上就走。警察卻都說不敢簽字保命。岳父當場提出要把我接回去送醫院治療,就這樣我被帶出了「龍山教養院」這座害人的魔窟。

以上是我從10月7日到11月5日上訪被非法關押後的真實經歷。(後來聽說:29日那天家人拿著衣物要見我那天,是交了700元錢才讓見的)。回到家後,單位很生氣,派人24小時監管,聽說當時還有人提出做個鐵籠子把我關起來。還做了一組漫畫來攻擊我等等。

在這裏我想告訴所有善良的人們:通過『鐵』的事實證明了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教人向善的真理,法輪大法是清白的,大法弟子是清白的,無辜的。鎮壓法輪大法的人是邪惡的。我們大法弟子無論在那裏都是好人,從不與人爭名奪利,處處為別人著想。這樣的人怎麼能是壞人呢?難道手裏有權力就可以把好人說成壞人,壞人說成好人了嗎。以前我為了使家人和朋友少為我擔心害怕,一直默默的承受著,沒有把這些殘忍的真相寫出來,告訴世人。現在我知道我錯了,邪惡壞人就是鑽了這個漏洞才敢沒完沒了的迫害大法弟子。而現在被抓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向世人講明真相)恰恰是為了救度世人。他們沒有一絲一毫的個人目的,是真正的為了救度世人在監獄裏承受著折磨和迫害。善良的人們醒醒吧,善惡有報乃是真理。珍惜自己的生命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