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女弟子:只因堅持信仰,我被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8日】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沒煉功前身體很不好,經常腰腿痛,還有慢性腸胃炎、內風濕,整天吃甚麼拉甚麼,醫院不知去了多少次,中西藥不知吃了多少也不見好轉,病魔的痛苦折磨我兩三年,生不如死,而且脾氣不好,碰到一點矛盾就忍不住。

96年5月,我有幸學了法輪功,才知道自己以前做的很多都是錯的。李老師教我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平時保持一個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對待每一個人,做事先考慮別人,與人為善,碰到矛盾找自己。

2000年4月14日,我帶著純善的心,到北京信訪部門上訪,可是還沒到北京,就被帶回派出所,給我安了個「擾亂社會」的罪名關進拘留所。派出所的惡警到我家抄家,從樓上翻到樓下,把我婆婆嚇得大哭。拘留所的執法人員執法犯法,法輪功的家屬見一次面交50元。在拘留所4個多月,市610看我態度堅決,就到我丈夫單位逼要2000元錢,還開除我丈夫的預備黨員資格,在這種情況下,我丈夫被逼得沒辦法,只好提出離婚,法院在不經過我、沒有任何條件和理由的情況下非法判離婚。邪惡勢力拆散我的家,害得我夫離子散,家裏像天塌了一樣,全家老少不得安寧。

我家人交了錢,它們還是不讓我回家,又把我送到非法的洗腦班(法教班)。洗腦班不讓看書不讓煉功。一天半夜2點多鐘,我睡不著又起來煉功,王教官把我拉到隔壁的人體解剖死人房,叫我在那裏煉。白天它們用軍訓、扯草、曬太陽折磨我們,它們還多次把我和7位功友拖到外面用冷水狂淋長達2-3小時,它們把我們關起來像對待奴隸一樣進行折磨,卻說我們不顧家,它們才是真正的邪惡!在這種情況下,我被逼違心地寫了所謂的「保證書」。

回家後我很痛苦,我想申冤無門,就向人民講清真相,也是在救度世人。2001年元月,我睡在妹妹家,準備第二天冒著生命危險再一次一個人到北京證實大法。深夜12點多鐘,派出所開了兩個警車,像強盜一樣不由分說就把我抓到派出所,進門惡警就給我一巴掌,一邊氣恨恨地問我為甚麼發傳單。我當時發正念,嚴肅地面對它們,也不給它回答。這樣我又被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國安大隊的惡警將我帶到派出所的一間房子裏,我當時立刻聲明過去由於高壓迫害的情況下寫的所謂「保證書」作廢,堅持真理。它們把門一關,窗簾一拉,又是打又是罵,彭所長把我銬在椅子上毒打,用腳踢。它們還逼問我傳單從哪裏來。

看守所像個黑店,裏面的東西比外面貴好幾倍,這裏根本不把人當人看。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快一年,有一次,我為了抗議它們的非法關押,曾絕食9天。我希望人們看清事實真相,明辨是非正邪,我強烈要求釋放所有無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