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受益、並因堅修大法受迫害的事實

——寫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8日】我今年50歲,是某廠退休工人,96年4月份,因減員我被臨時調到質檢處門衛組幫忙看門,有人借給我《轉法輪》看。因當時挑著看,只知道自己要按真善忍做好人,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一切是多麼的珍貴。

98年4月1日再次被調去看大門,我重新看書,努力照書上說的去做,主動搞好衛生,認真負責地對待每一個電話……從內心嚴格要求自己,全心全意的工作。心性提高了,身體也有了巨大變化,有一天上中班,突然覺得自己身體輕了,這微妙的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

因小時候兩隻眼睛經常長包(麥粒腫),得法後,清理身體先從眼睛開始,像迷了眼一樣,一揉就腫,越揉越癢,一會兒兩隻眼睛腫得像鈴鐺,當時我心裏就知道沒事,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很快就好了。我從71年上班就開始腰疼、頭暈、渾身沒勁,75年還得過肺結核(空洞型),91年得了慢性結腸炎。我記得6歲時便血,聽大人說到醫院檢查哪都正常,後來總是愛肚子疼。95年我還買了一個「XX帶」,專門大夏天捂著肚臍,也無濟於事。

修煉了大法的我現在不光能吃涼飯、喝生水,而且身體越來越輕,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一樣。為甚麼我有這樣的變化?是因為大法是教人向善、做一個高境界的好人。大法就是神奇,不打針、不吃藥,只要心性提高馬上就好,解除了自己的痛苦,又給國家減少了大量的醫藥費。

工作中我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攢了一輩子的倒休日我貢獻了。內退時領導叫幹啥都毫無怨言,只有把名、利、情都看淡了的修煉者才做得到。我們老師就是教我們時時處處都要為別人考慮,無論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

記得99年3月28日那天我和愛人一同騎車到裝飾城,前面有個人要拐彎,正好撞著我的左胳膊,我順著車速向右滑,右邊停著好幾輛大卡車。不知怎的猛一下車把竟拐了彎,自行車往前沖了一截,人一點沒事。我明白了是老師在保護我呢!我愛人在我後邊看得非常清楚。這就是我煉法輪功後在我身上體現出的大法神奇,真是妙不可言。

我煉功後身心受益了,我願世上更多善良的人得法受益,邪惡勢力違背天理迫害正法修煉者,我是合法公民依法上訪,符合憲法。可是江澤民就是怕,不讓老百姓說真話,怕人們知道大法真相。

99年7.20為向世人講清真相、討還大法清白,我去北京依法上訪。回來後,居委會逼我在「六條」(保證書)上簽字,不簽字不准回家。晚上他們把我愛人叫來,我愛人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代我寫了「保證書」。

99年10月23日我又去北京依法上訪,在旅館被抓,把我拉到駐京辦最多用了十幾分鐘,駐京辦警察竟索要車費50元,回來後石家莊育才街派出所(地址:華藥廠宿舍內,電話:0311─6048886)在勒索高價車費130多元之後,又將我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2月4日我去外邊煉功,在路邊被抓,在育才街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到正月初三後,又非法拘留17天(超期2天)。2月23日下午我剛到家,2月25日下午廠房產處X書記、物業主任孫建平就到我家,X書記說:「你到保衛處去一下。」車經保衛處,開到了廠門口。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被騙來的不止我一人,其他的功友也被各自的同事拉到車上。我們被強行拉到平山溫泉,在審計局楊部長的指使下,看管我們的人不許我們互相交談,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直到3月15日兩會結束。孫建平還向我家人勒索了2000元(後只退還了500元)。

2000年4月24日我再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剛到歷史博物館就被抓。在駐京辦,好幾個功友都被銬在椅子上,直到第二天下午,被育才街辦事處(電話:0311─6048525)書記郭XX押回,他向我們每人索要200元,育才街派出所指導員譚軍、所長池XX又勒索200元,在育才街派出所置留室被非法關押3天後,又轉到育才街辦事處(值班室電話:0311─6048160),直到4月30日才放我回家。

2000年5月9日育才街派出所的孫大明下午5點帶人到我家,說找我談話。我已經被騙過,不能再上當,沒開門。晚上又到我家說:「就開一會兒會。」這「一會兒」一去就是8天,同時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還有功友:呂素珍和她的老伴、兒媳、王若娥等。他們從家裏非法把我們騙來關押,卻要我們自己掏高價錢,每人每天50元,共要400元,這是何道理?到底誰在斂財?

2000年7月18日我去北京護法,幾個人同時打開了兩個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看到遊人的目光全集中過來,便衣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毫無顧忌地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扇大法弟子的耳光,狠命地踹,當時天安門的遊客們還有外國人都看見了。惡警把我們抓到車上,為掩蓋其惡行他們將窗簾放下,又有幾個便衣對大法弟子連罵帶打,我們都喊:「不許打人!」幾個人輪著更是狠勁抽耳光、踹,功友劉振芬被打得鼻子血流不止,臉都腫了。另一女功友她雖然又瘦又小,可手裏的橫幅便衣就是搶不走。她被打得一隻眼角腫起了大包,另一隻眼睛充著血。

在天安門地區分局,我們不報姓名,地下室、後院都是大法弟子。有七十多歲的老人,也有幾歲的小孩,我們這些煉功人就想說句真心話,反而遭到非人的迫害。

天黑後,警察讓我們上車,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因不報姓名,被一個惡警左右開弓,不知照左胳膊上打了多少拳,他一打我就心裏背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39頁)自己感覺惡警的拳頭就像打在沙袋上一樣。他還用拖鞋打我嘴巴子、用拳頭打腮幫子、又用銬子銬,並威脅我說:「你不說,天天收拾你!」看守所的犯人們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我胳膊又黑又紫,怎麼敢相信「人民警察」面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竟下如此毒手!第二天他們採用卑鄙的手段,騙我們寫出姓名,他們說:「你寫上訪信,我們負責給你們交上去,你不就為反映情況嗎?我們不跟公安局聯繫。」其實一出看守所的門,等待的還是警車。公安是執法機關,竟撒彌天大謊。

到駐京辦,一個滄州口音的暴徒把我們的錢都搶走了,我當時有170多元,還把我們雙手背銬在木樁上,直到第二天下午。這次育才街派出所又將我非法拘留15天。

功友趙玉西和他愛人堅修「真善忍」大法,雙雙被各自單位開除,沒有了生活來源;功友劉振芬也被開除,一同以煎餅攤為生,我們常去幫忙。一天磨麵的電機壞了,不知明天能不能幹活,我就想帶上書,一塊學一會兒,連看電機修好沒有。不想一夥便衣突然闖進來,不問青紅皂白就抓人,其中有育才街派出所的指導員譚軍、躍進路派出所(翟營大街3號,電話:0311─5052590、5672584;躍進路16號,電話:5053192)的片警谷XX,據說還有「610」的。我和寇立榮被育才街派出所非法關押在會議室,第二天上午育才街派出所在無搜查證的情況下非法抄家,又將我非法拘留15天。功友趙玉西、劉振芬、寇立榮被關進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後來功友趙玉西、寇立榮、劉振芬被從家中抓去非法勞教。當時我不在家,才未被抓走。但育才街派出所並不放過我,為了進一步迫害我,把我的照片貼在馬路上,到處搜捕我這個修心向善的好人。我如今被逼得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父親七十多歲,婆婆也七十多歲,在江澤民犯罪團伙對信仰自由的殘酷迫害下,兩位老人得不到照顧,還要日日擔驚受怕。江氏一夥迫害的是千萬個這樣幸福的家庭啊!

今天我寫出自己在大法中受益、並因堅修大法受迫害的事實,讓大家評評理,我按照「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好人,有了一個好身體和高尚的品德,我也願天下所有的善良的人都有一個健康的身心,可邪惡之徒江澤民為了自己私利,造謠誣蔑、栽贓陷害、下毒手迫害善良,封鎖一切真實消息的來源,讓不明真相的世人在他惡毒謊言的欺騙下,助紂為虐,被他拉入地獄還渾然不覺,江澤民是在做有史以來天底下罪孽最深重的壞事。我們老師說:「來學我們的功,只要你想學,那麼你就來學,我們可以對你負責任,分文不取的。」(《轉法輪》122頁)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可我們永遠無法報答師父給予我們的一切。師父就要我們一顆向善的心。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修成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我們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是最正的,是想告訴世上善良的人千萬要清醒!江澤民在害人,把對宇宙大法的仇恨裝在人們的心中,致使人們在無知中詆毀造就宇宙中的一切的大法,失去生命的希望。「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理性》)而邪惡在新宇宙中是絕不應該、也不允許存在的。

希望有頭腦的人為自己的生命思考思考,到底誰善、誰惡?現在中國發生的天災人禍都是因那裏的壞人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而招來的上天對人的警告,而另一些人的麻木不仁、對殘酷的事實視若無睹也加重了那裏的災禍。如再執迷不悟,將面臨更大的災難。過去人都相信,違背天良說假話「天打五雷轟」,是極其可怕的,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關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境況,用你的言行與行動給大法弟子以正義的聲援和援助,共同抵制江澤民犯罪集團發動的這場毀滅人類、毀滅人性、毀滅眾生的大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