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如真返校記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4日】

1. 龍江火車站外 黃昏

早春的北方,沒有雪。
幹冽的寒風迎面吹來,揚起一陣塵沙。
車站大樓在昏黃的街燈中影影綽綽。
街上人們穿得不比冬天少,可還是凍得蜷縮著身子,急急忙忙躲進候車室。

2.車站候車室內

候車室裏擠滿了人:打工的、上學的、做生意的、走親訪友的、旅行觀光的,在家過了年又都急著往回趕。
葉如真,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四年級學生。瘦高個,質樸敏銳,涉世不深,卻躊躇滿志。頭髮花白的父親來送他回學校。父子倆朝檢票口走去。
一高大男子拿著一張畫像,從葉如真父子身邊走過,從容地走出大門。誰也沒有注意他。

檢票口地方一陣騷動。
警察甲:哎──,像呢?
警察乙:沒人動啊,剛才還在這兒。
警察甲:怪事兒,長翅膀飛了?
警察乙:你看著的。
警察甲:我看著呢。你不也沒看見誰動嗎?
警察乙:這可真神了。
兩警察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也顧不上檢查了,急忙回去找領導彙報。
群眾議論紛紛。如真父子站在一旁聽。

群眾甲:甚麼像啊?怎麼回事?
群眾乙:嗨,他們要抓法輪功,想出來的損招兒,把人家師父的像掛那兒,看著像是煉功的就攔住,讓你對著像罵街,不罵就抓走,這一天就抓了不少。
群眾甲:真損到家了,青天白日的叫人罵街,甚麼事兒啊?
群眾丙:簡直侮辱人。擱我我也不罵,別看我不煉法輪功,憑甚麼隨便罵人?
群眾丁:那剛才怎麼回事兒?
群眾乙:說也神了,一眨眼功夫,那像沒了!
群眾甲:準是法輪功給拿走了。
群眾乙:功夫真高哇!我一直在這兒站著來著,連個人影也沒看見,就沒了。那兩個警察盯盯地看著呢──你說神不神?
如真看了父親一眼,想起剛才那個人。
群眾丁:人鬥不過神哪!
群眾丙:有些事兒還真得琢磨琢磨。我們鄰居前兩天舉報了一個法輪功,發傳單的,得了一千塊錢,結果錢還沒攥熱乎,人先住院了。一檢查,肝癌晚期,一千塊錢檢查費還不夠呢,還給人家弄得妻離子散的。真遭報啊,你不信還真不行!
群眾甲:今兒這事兒要不是親眼見著,誰信哪?
群眾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喇叭裏傳來車站廣播員的聲音:各位旅客,開往北京的17次列車進3站台6道。有乘坐本次列車的旅客請您準備好,檢票進站。
葉如真父親看了看表,拉著如真走向檢票口。

3.站台上  黃昏

昏暗的站台。
匆匆忙忙趕著上車的人們。
來來往往運貨的車。
賣小食品的吆喝聲。
一列火車停在軌道上。車身上寫著:龍江──北京。

如真接過父親手裏的背包,望著頭髮有些花白的父親,感激和依戀交織在一起,一時竟不知說甚麼好。
如真父親看出兒子的心思,雖然心裏也不是滋味,仍然平靜地說:「上車吧,常來電話,寫信,你媽最愛看你的信。」
如真:嗯,照顧好媽媽,您也多保重。不用惦記我。
如真父:有甚麼事找你舅舅。──去吧。好好學習。
如真:放心吧。爸,我走了。
如真上車。
如真父(望著如真的背影):車上注意──。

4.車廂內

火車徐徐開動。
如真父站在站台上向如真招手。
葉如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向父親招手。
(如真的視角)漸漸遠去的站台,站台上越來越小的如真父親的身影。如真依依不捨的目光。
[旁白]夏天,我就要從電影學院畢業了。這是我最後一個假期,以後還不知道甚麼時候回一次家呢。可憐天下父母心,我今天才真正體會到朱自清《背影》裏描寫的那種感情。

5.車廂內

車廂裏亮起了燈。
乘客有看書、看報的,下棋的,聊天兒的,打瞌睡的。
推車賣小食品的一趟一趟不停地吆喝著。
葉如真看看窗外,景物模糊不清。列車的顛簸帶來屢屢睏意,他不覺閉上眼睛。

列車員(大聲地):把票都準備好,查票了。
葉如真迷迷糊糊地剛睡著,一下子被吵醒。他揉揉眼睛,掏出票,攥在手裏,習慣性地觀察著車上人們的舉止神態,揣摩著他們的心理。
兩個乘警把住車廂兩頭。一乘客要過去,被乘警攔住:回座位上去!
乘客:我上廁所。
乘警:查完票再去。
乘客被推回去。
列車員和一名乘警挨個查票。查到一位老大媽。
列車員:去北京幹甚麼?
大媽(東北口音):看兒子。
列車員:你兒子幹甚麼的?
大媽:是──甚麼來著?(想了半晌)看我這記性。
列車員:你兒子住哪兒?
大媽:中國村。
大夥都樂。列車員也笑了:你去過沒有?
大媽:沒去過。
列車員:幾個人?
大媽:兒子、兒媳婦、孫女,那小丫頭可出息啦……
列車員:煉不煉法輪功?
大媽:那孩子腦袋可不空,甚麼都懂。
列車員:我問你煉不煉法輪功?
大媽:女孩兒家可不會武功,她就愛看孫悟空。
列車員一臉不高興,又拿大媽沒辦法,只得把票還給她:你東西呢?
大媽指著一個藍色旅行包:那。
列車員(對乘警說):打開看看。
乘警上去從行李架上拿下包,像開自己的包一樣,熟練地打開,仔細地翻了個遍。和列車員交換一下眼色,又放回去。
葉如真身邊戴眼鏡的男乘客不屑地看著列車員和乘警,憤憤不平地說:「這是幹甚麼?大白天翻人東西。這不是侵犯人權嗎?」
他旁邊的胖子乘客:這年頭,上美國講人權去吧。唉,小百姓,忍著吧。
(京劇叫板)苦嗚嗚哇啊啊──(唱)我手舉鋼鞭將你打──
乘警(呵斥):別唱了!
胖子正唱的得意,突然停住,憋得臉通紅,嘟囔著:唱怎麼了?唱京劇還犯法?──唉,連阿Q都不如啦,阿Q喊兩嗓子還沒人管呢。
乘警:我們這是執行公務,不滿意?不滿意跟我們走!(衝著葉如真這一排)把票都拿出來!快點兒!
葉如真同情地看著身邊兩位乘客,他們拿出票,嘴上不說,心裏不服。
列車員驗票。
列車員(對葉如真):學生證呢?
葉如真掏出學生證遞給他。列車員仔細地看,又對照照片看了看如真的臉,
把票還給如真。

列車員和乘警繼續驗票、搜查、盤問乘客,呵斥聲、抱怨聲交織著。
兩名乘警粗魯地扭著一位老大爺從另一節車廂過來。
大爺不停地喊:「憑甚麼讓我罵法輪功?我長這麼大沒罵過人一句,我就不會罵人。怎麼共產黨還教人罵人?憑甚麼抓我?我怎麼了?我花錢買票坐車還得受這個,這叫甚麼事兒啊?你們──」
一乘警吼道:閉嘴!
另一乘警狠勁踢了老大爺一腳,大爺向前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被兩乘警牢牢抓住,推搡著穿過車廂。
人們驚愕不滿的目光。

葉如真悄悄在筆記本上記著甚麼。他合上筆記本,望著窗外,若有所思。
(葉如真的視角)窗外,烏雲遮住了夕陽,昏暗的天空彷彿垂死的病人。
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音彷彿病人的喘息。

[旁白]在學院看片的時候,總覺得《蘇菲的選擇》、《辛得勒名單》、《安尼日記》那樣的片子講述的是過去,離我們很遠,總認為《芙蓉鎮》的時代不會再有。剛才這一幕,真可以寫個短片。強權與不公、暴力與瘋狂其實就在我們身邊。看來政治迫害一直沒有斷絕,信仰自由不過是一句口號。舅舅,也是我的編劇老師,就煉法輪功,他親切和藹、學識淵博,是學院最有修養、最受歡迎的老師。只因為在課堂上說鎮壓法輪功違反憲法,就被剝奪了講課的權利。同學們向院裏反映,學校迫於上面壓力,不敢公開讓他上課。為甚麼要這麼對待法輪功呢?

6.曠野 晨

早春,北方空曠的原野。
沒有雪,乾燥凜冽的寒風呼嘯著捲起漫天沙塵。天空一片昏黃。
一列火車在原野穿行,畫面中只看見它最近兩節車廂模糊的影子。車身被黃沙染成了桔紅色,像一塊大積木在黃沙中蠕動。

7.車廂內

人們從昏睡中醒來,忙著洗漱、吃飯。
如真吃了個麵包,喝了杯酸奶,精神多了。
吃過飯,人們的話匣子又打開了。

戴眼鏡乘客(望著窗外):瞧瞧這天,趕上印象派畫兒了。也不知是早晨還
是晚上?
胖子乘客:你還沒到北京呢,都沒法兒出門,走幾步灌得嘴、鼻子、耳朵眼兒裏全是沙子,百米以外的大樓影影綽綽,再遠就看不見了。大白天家家點著燈,汽車跟蟲子似的,前燈、尾燈都亮著。要是再刮點兒風,下點兒雨就更慘了──
戴眼鏡乘客:下雨應該好哇?
胖子乘客:好甚麼呀?下的都是泥!衣服上、車上、街上、樓上,全是泥蓋著。沒處躲沒處藏。
戴眼鏡乘客:我們西安也是一樣。氣象台說是甚麼西伯利亞強冷氣旋搞的,我就奇怪,你說這沙塵暴從西伯利亞來,怎麼不在西伯利亞刮,偏偏跑到咱中國來折騰?
胖子乘客:這我可不知道。
昨晚被翻包的大媽:古話說,天有異象,地有冤屈。
大媽對面抱小孩兒的婦女:可真是。六月飛雪竇娥冤麼。
戴眼鏡乘客:這沙塵暴可是個新名詞兒。這麼大面積,這麼長時間,看來這冤屈可是夠大的。您說誰這麼冤哪?
大媽做了個結印的手勢。
胖子乘客:法輪功?
大媽:那可都是好人哪!過去講叫修善的、修佛的、修好的。對人家那樣,天不容啊!
大媽身邊一乘客:我們家時不常就有送上門來的法輪功傳單,上面說,被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有將近四百人,據統計有1600多。真是這樣?
戴眼鏡乘客:錯不了。法輪功不說假話。我有個親戚是公安局的,他說上面說了:對法輪功不講法律,打死了算自殺。
胖子乘客:可真狠毒哇。那自焚是怎麼回事?
戴眼鏡乘客:你沒看光盤嗎?慢鏡頭一分析,真相大白──導演的一出騙局:王進東是個托兒,劉春玲是被人用重物從後面擊中頭部死的,他們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的。
胖子乘客:原來中央電視台是騙人哪!還搞文革那一套,都甚麼時候了!天天講甚麼政治,害死人倒不管。這麼下去,這國家不完了嗎?(京劇叫板)苦嗚嗚哇啊啊──(卻不知唱甚麼好,長嘆一聲)唉──
眾人正等著聽他唱,卻等來一聲嘆息,都有些失望。
抱小孩兒婦女:你們聽說了嗎?長春有線電視台播放法輪功真相、自焚真相了。
大媽:我就是長春的。看見了,播了40多分鐘呢。
胖子乘客:法輪功真神了!
戴眼鏡乘客:要都學法輪功,社會早好了!
大媽:那法輪功說的在理呀,我認識的法輪功都是好人,哪有像電視裏說的那樣的?造謠造得都邪乎。
抱小孩兒婦女:人家國外都煉法輪功,還得了不少獎呢!外國人不傻吧,要不好,誰還學呀?怎麼人家都不反,就咱們國內反呢?
胖子乘客:也真是,怎麼說來說去,就那麼一撥自焚的,要真是像電視說的,怎麼沒聽說有誰煉法輪功也那樣的?
大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大媽身邊的乘客(望著車窗外滾滾的沙塵):法輪功傳單裏不是說嘛:「中原半壁覆沙塵」,說的都是真的。

如真認真地聽著大家的談話,眼前閃現出候車室裏拿畫像的高大男子的身影。

[旁白]舅舅和我講過,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利己利民利國的正道真理,大法弟子向人民講清真相是在救度世人,邪惡騙人是在把人往地獄裏拉,擁護大法就是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我相信這一切。
如真望著窗外漫天黃沙,想起電影《耶穌傳》。
《耶穌傳》的畫面。

[旁白] 電影《耶穌傳》我看了很多遍。當初基督教也曾被羅馬教廷定為邪教而遭到殘酷鎮壓,多少基督徒慘遭殺戮,可是最終流傳下來的是對基督的信仰,滅亡的是羅馬教廷。記得《耶穌傳》裏有這樣一個鏡頭:
羅馬教廷不相信耶穌是神,誣陷他,要把他處死。羅馬士兵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之後,正午的天空突然一片黑暗,如同黑夜,整整三個小時不見天日。那是蒼天對人的警示。人不相信有天神,可是天神卻無時無刻不在無聲地制約著一切。看這滿天沙塵,難道不是蒼天憤怒的懲戒與警告?

8.北京站 下午

太陽穿過濃濃的雲霧,頑強地放射出光芒,天地漸漸有了暖意。
葉如真從車上下來,隨人流走向出站口。

9.北京電影學院  晚

教室裏,葉如真正在給爸爸媽媽寫信。
(伴隨畫外音不斷閃回的鏡頭)
一高大男子拿著一張畫像,從葉如真父子身邊從容走出大門。
兩警察呆呆的表情。
議論紛紛的群眾。
列車上,乘警翻大媽的包。
兩名乘警粗魯地扭著老大爺走過車廂。大爺大喊,乘警狠勁踢大爺。大爺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被兩乘警牢牢抓住,推搡著穿過車廂。
舅舅親切和藹地在課堂上講課,輔導學生作業。
乾燥凜冽的寒風呼嘯著捲起漫天沙塵。天空一片昏黃。
光盤的慢鏡頭:劉春玲是被人用重物從後面擊中頭部,倒下。
有線電視台播放法輪功真相鏡頭:被邪惡殘酷迫害的照片;天安門警察毆打大法弟子的情景;12國家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展示「真善忍」橫幅的情景……。

[旁白]爸爸媽媽,這只是我返校途中所見所聞的一部份,我無法描述內心的感受,我想了很多。在正義和邪惡面前,在真理和謊言面前,在強權與和平面前,該怎樣選擇,無論對誰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我到舅舅家去了,看了光盤,又讀了《轉法輪》。我以我自己良知的判斷知道法輪大法沒有錯,那是正道大法。天意不可違。
爸爸媽媽,我好像今天才懂得了甚麼叫做境界,像舅舅那樣的大法弟子的境界是真正高尚的。《轉法輪》是一本神奇的書,講的都是高境界的人生道理和修煉正法,政府宣傳的都是造謠誣蔑。您只要看一看書、和舅舅這樣的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談一談,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爸爸媽媽,像您這樣善良的人,一定會同意我的看法。我打算把我的返校見聞寫成劇本,作為我的畢業作品,我相信老師會支持我的。
爸爸媽媽,多多保重。

10.校園裏 晚

葉如真獨自走在校園小路上,目光中充滿希望和美好憧憬。
高高的電線桿上,一幅「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在風中飄舞,放射出燦燦金光,如同寒冬裏的太陽,溫暖人心。如真望著它,激動地笑了。
天空中閃爍著明亮的星。預示著一個明媚的豔陽天。

(劇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