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連載:正午的陽光(三)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3日】(接上文)

[場景三十三] 又是一個明亮的早晨。惠玲的白色汽車靜靜地駛入公司停車場。

[場景三十四] 同事行色匆匆,進進出出時相互和氣地道著早安。惠玲身著得體的淺色西裝套裙,和同事們打著招呼,來到自己的辦公桌,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場景三十五] 辦公室內緊張有序的工作氣氛。惠玲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埋頭苦幹。不覺中,時針指向了十點,又指向了正午。

[場景三十六] 公司休息室裏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倒茶的,沖咖啡的,坐下吃東西的。窗外是三三兩兩走向停車場的人們。

[場景三十七] 公司辦公樓門口。每天中午身著便裝、足登走路鞋的那個年輕女孩今天沒有換運動裝。她邊走邊勸同時停走向車場的惠玲:

「Lin, Come with me today. I have something good for you. 」(林,今天跟我一起走吧,我有好東西給你。)

「What is it? 」(甚麼好東西?) ,惠玲笑問。

「Just come with me. I』ll show you when we get there. 」(你就來吧,到地方我會告訴你的。) 年輕女同事有些撒嬌地堅持。

「OK.」 (好吧──) 惠玲作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I know you』re not getting me to do jogging with you. Anyway.」(我知道你沒打算拉我去跑步,所以怎麼都行啊。)

女孩高興地拉著惠玲進了自己的車子。

汽車徐徐開出公司停車場。

[場景三十八] 小汽車經過洒滿陽光的街道,徐徐駛入一家日本料理店的停車場。

[場景三十九] 店鋪大門打開,寫著碩大「菊」字的兩個大酒罈裹著草袋靜靜地擺在第二道店門的入口。

惠玲對熱衷於健身和健康食品的女同事半讚半調侃: All the trendy stuff, isn』t it? (今天時尚一下啊?)

女孩兒眉毛一揚,未語,推開第二道店門,讓惠玲先進去。

「Surpri──se!」 (意外的驚喜!) 隨著眾人的大聲招呼,一個漂亮的氣球被舉到惠玲眼前。」Happy, Happy──!」傑克、湯姆和兩個公司的中國同事笑哈哈地給惠玲來了個措手不急。

「哈!」惠玲回頭對著同來的女孩笑了,「It's my birthday!」 (今天是我生日!)

「Bingo!」(猜對了!)傑克和湯姆笑嘻嘻地用手勢往店裏讓惠玲。

[場景四十] 料理店和味十足的餐桌。眾人落座,食品迅速擺上來了。五瓶輕飲料,一小瓶札幌啤酒,一個飾著玫瑰的小生日蛋糕。

傑克鄭重,但表情略作誇張地宣布:We don』t have much time today since we all need to go back to work after lunch. So, let』s have the cake first. (時間不多,大家下午還要上班,咱們先來蛋糕吧。)
大家笑著哄著鬧著。唱歌,切蛋糕,很快就開始吃作為午餐的美式日本壽司了。

吃著東西,幾個西人說笑著,氣氛輕鬆愉快。兩位中國同事略顯拘謹。

吃了一會兒,傑克抬腕看了看時間:Not too much time left. We need to hurry back.(不早了,咱們得快點回去了。)

「OK.」 眾人應著,趕快打點自己盤子裏的食物。

這時,同座的中國女同事遲疑了一下感慨地對惠玲說:我剛從國內來不久,你們過得真是輕鬆自在啊。

湯姆從盤子上起抬頭來饒有興味地問:What? (你說甚麼?)
惠玲低聲給湯姆翻譯。
湯姆目光清澈,他用餐巾紙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I guess you were surprised when you first learned that we three ar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didn』t you? (我猜你剛聽說我們仨是法輪功學員時很吃驚,是不是?) 說罷,笑著指了指傑克和惠玲。

女同事略顯矜持,隨即有些自我解嘲地說:在國內誰敢在公司提法輪功啊,都怕受連累。又自焚又殺父殺妻的,電視上老演。

惠玲用胳膊肘碰碰她:哎,你說英語吧,他們聽不懂。
女同事面有難色:我英語一般,有些單詞我也不會啊。
坐在一邊的中國男同事:我來吧。
說著他開始低聲給三位白人青年翻譯起來。和惠玲一起來的白人女孩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好奇地在一旁靜靜地聽著。

傑克腦海裏出現中央電視台自焚錄像的慢鏡頭重播:
劉春玲身邊一個身著軍大衣者被擊中頭部撲地而死,重物的碎屑高飛;
劉春玲被擊中頭部撲地而死,身邊站著一個軍大衣;
劉春玲被擊中頭部撲地而死,身邊站著一個軍大衣;
劉春玲被擊中頭部撲地而死,身邊站著一個軍大衣;
劉春玲被擊中頭部撲地而死。
自焚現場的假王進東身上冒煙,髮際整齊,兩腿之間放著一個綠唧唧的塑料瓶。(劉春玲的頭部,軍大衣的身影,假王進東的髮際,還有那個塑料瓶處,用紅色記號筆清晰地標著粗重的圓圈。)

傑克和湯姆開始和那位中國女同事認真地交談。

(同聲翻譯)

傑克:中央電視台播放的自焚新聞錄像我們都看了。鏡頭放慢一分析,漏洞百出。
湯姆:那個年輕女士根本不是燒死的,而是被她身邊的一個軍人打死的。
女同事心裏一驚,但儘量不動聲色:打死的?那火總是他們自己點的吧?
傑克:難說,剛一著火馬上就有好幾個警察拿著大滅火器上去滅火,那滅火器哪兒來的?警察背著巡邏的?不會吧。怎麼解釋?
女同事話題一轉:可為甚麼那麼多人都轉化了?認錯了?
白人女孩忽然意識到甚麼,飛快地看了看手錶:Hurry up. Got to go. (快吃快吃,咱們得趕緊走了。)

大家麻利地把桌子上剩下的吃喝打掃乾淨,拿起各自的提包匆匆向店外走去。

[場景四十一] 料理店停車場。六個人,兩輛車。

惠玲插空對正要跟傑克上另一輛車的女同事說:(提醒地)有些事仔細想想其實很明白。中國搞運動整人幾十年了,經驗豐富,手段老辣。報紙上哪次不宣傳說挨整的老老實實低頭認錯、甚至心甘情願認罪伏法?可平反的時候,又搬出一套讓你信服的另種說法。(不以為然地)整人有理,平反有理,誰有權誰有理。(正氣地)可憑心而論,是非正邪是客觀存在,怎麼可能一天一個說法呢?

女同事聽了沒說話,若有所思地低頭鑽進傑克的汽車。

發動機啟動。

[場景四十二] 傑克的車裏。

湯姆問男同事:(中文同聲翻譯)惠玲剛才說甚麼?

男同事:(中文同聲翻譯)她說那是搞運動整人,報紙上說的都是糊弄老百姓的。

傑克邊開車邊對後座上的中國同事說:(中文同聲翻譯)你們國家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怎麼打倒劉少奇、鄧小平,人證物證俱在,後來又怎麼給他們平反,你還記得嗎?

眾人會意的表情。誰也沒再說話。

窗外正午的陽光暖暖的,路邊的街道一派安居樂業景象。

沉寂了片刻,傑克拿出一張光盤,飛快地瞄了一眼標籤,插進機器。揚聲器裏響起了優美輕盈的歌聲:

(男女聲二重唱:)

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聽著聽著,傑克和湯姆相視一笑,和著光盤的歌聲,用中文一起唱了起來。車廂裏的四個人頃刻間變得格外活潑融洽。

[場景四十三] 伴隨著上述歌曲的器樂合奏,兩輛汽車駛入公司停車場。六個人快步下車,快樂地笑著,相互招招手。男士為女士開門:女士先請。大家紛紛跑進辦公樓。

[場景四十四] 上述歌曲的器樂合奏繼續著。辦公室。湯姆在計算機前專心地幹著活兒。惠玲正在公司的電腦上做著仿真實驗。

[場景四十五] 上述歌曲的器樂合奏繼續著。會議室,傑克在會議室裏和另外幾個同事在開工作會議,桌上攤了一些資料和紙張。傑克在站著說話,坐在一旁的同事聽著,嘴角掛著愉快的微笑。

[場景四十六] 惠玲的汽車徐徐開出公司停車場。惠玲邊開車邊高興地哼著上邊那首歌曲。

[場景四十六] 惠玲家。惠玲在臥室裏收拾衣物,丈夫關上電視回到臥室準備睡覺。

[場景四十七] 恬睡中的惠玲。睡夢中,她看見「真善忍」三個金色大字轉著、閃著、飛著,領著她來到一片綠茵茵的大草坪。惠玲向已經坐在那裏的湯姆和傑克走去。

溫暖的陽光下,三個人舒展地煉起了「佛展千手法」。

優美的中國古典音樂響起。

畫面中出現天安門,自由女神,故宮,國會大廈,天壇,帝國大廈。

時空沒有了界限。

藍天,白雲,悠揚的中國古典音樂飄向遠方……

(2002年2月1日簡寫版)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