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連載:正午的陽光(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接上文)

[場景十五]「嘟──」,對方的電話響了。大陸男子熱情地拿起電話:是你嗎?等一下。

說著急切地用手勢招呼在自己屋裏打撲克的那幾個朋友:(不容質疑地)我這兒有幾個朋友,一塊兒聽成吧?

「好啊,大家好!」惠玲愉快的聲音。幾個青年男子好奇地側耳湊近電話揚聲器,表情各異。──有的興奮,有的緊張,還有一位弄玄地向自己的朋友擠了擠眼睛。

握著手機,惠玲憑著回憶繼續給「涼開水」和他的朋友們講法輪功的故事。

澤農接受記者採訪的畫面繼續著:「看到我的變化,我媽媽也開始看書、煉法輪功了。」說完,澤農看看媽媽,輕輕地握了握媽媽的手。
老媽媽笑了,對眾人點點頭,表示兒子說的都是真的。

大陸男子的眼睛濕潤了:你是那個州的?
惠的畫外音:紐約州。
男子:美國的網站怎麼上?

鏡頭移向窗外,夜色仍舊濃重,但這位年輕男子的臉上,已經映射出來自地球另一邊的溫暖陽光。

惠的聲音:(細心地)英文的還是中文的?
男:(真誠地)都要。

藍天白雲,正午的陽光灑落在惠玲的肩頭。周圍的一切看上去平靜如水。

(音樂響起)

[場景十六] 辦公室。衣著帥氣的湯姆在計算機前專心地幹著活兒。秀氣的惠玲悠然自得地在公司的電腦上做著仿真實驗。

[場景十七] 會議室,年輕老成的傑克在會議室裏和另外幾個同事在開工作會議,桌上攤了一些資料和紙張。傑克站起來認真地報告自己的階段性成果,身旁一位上了年歲的同事聽著,嘴角泛起微笑。

一中國同事輕輕扣門而入:該下班了,這禮拜是長週末,今天可以早下班喲!

會議室裏的眾人從緊張的思考中回過味來,笑了,向前來提醒的那位同事道謝,並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

[場景十八] 中午邀惠玲去跑步的年輕女孩身著西服從辦公室裏出來,和在樓道裏遇見的惠玲一起走出辦公樓,分別拎著車鑰匙向各自的車走去。

「Have a nice weekend!」(週末愉快!) 兩位女士快樂地相互道別。

(音樂停止)

[場景十九] 燈火初上。惠玲家整潔的廚房。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看得出,這家是習慣於在家做中國菜吃的。夫妻倆邊聊天邊一起準備晚飯。妻子手腳麻利地洗米、洗菜、燜飯,丈夫熟練地切肉、切菜。

惠玲:你不用管了,今天下班早,我來炒菜吧。
丈夫:行嗎?
惠玲:行,你先打個盹兒吧。待會兒飯好了我叫你。
丈夫:好吧。
邊說邊解下身上的圍裙:中午又和誰閒聊了?
惠玲:嗯,我把大紀元新聞網的地址給過去了。還有明慧網、新生網。
丈夫嗔怪:大陸新聞封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看不了。
惠玲不以為然:他們有的是辦法。再說我也囑咐過了,告訴他找信得過的朋友打聽竅門兒。
丈夫用教訓的口吻:你啊,你煉功我從來沒反對過,可為甚麼非得找中國人說甚麼真相呢?還說到大陸去了。大陸正搞運動,整的就是你們,你這麼幹人家都怕你連累他。
惠玲忍不住笑了:你看你又來了,我看最擔心的還是你。我這不挺好的嗎?
丈夫聞聽此言話題一轉:那我先去睡一小覺兒啊。話音未落人已經出了廚房。
惠玲衝著丈夫的背影頑皮地提高聲音:夢裏見了親戚朋友,千萬告訴他們別上中央電視台的當,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啊──!
丈夫沒好氣地甩過來一句:你那就不是宣傳了?
惠玲聽了,臉上的頑皮不見了。她放下手裏的菜,走到丈夫面前誠懇地說:兩年多了,難道你真的不清楚我在幹一件最好的好事嗎?
丈夫沒說話,略帶不悅地在長沙發上躺下。
惠玲繼續說:「人被謊言欺騙,把好的當成壞的,自欺欺人還助紂為虐,多可憐啊!很多人或許將來真相大白時能明白過來,可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啊。文革的時候爺爺奶奶被活活整死的事你都忘了?當時那麼多人聽信宣傳,把他們當壞蛋,平反時才知道自己幹了見死不救和落井下石的損事,一輩子虧心啊!

惠玲回到廚房,一邊繼續做飯一邊說:「再說,要是人人都不敢說真話,『真善忍』在中國人的心裏都沒有了立足之地,那將來孩子們的生活不是太可怕了嗎?正義的聲音就怕太小,不怕太大,是不是這個道理?」

丈夫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沒再說話。一些文革的鏡頭支離破碎地從記憶深處轉了出來。他眉頭一皺,起身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新聞,球賽,烹調,跳動的頻道在一個英文輕喜劇那兒停了下來。這裏的生活顯得那麼平靜,的確很難感受到遙遠異國存在的謀殺與黑暗。

[場景二十] 飯後,惠玲和丈夫一起收拾好碗筷。

丈夫體貼地:我來洗碗吧,你也忙了一天了。
惠玲略帶疲倦地點點頭,笑著擁了丈夫一下表示感謝,然後來到客廳。

打開電視,新聞綜述中有很多關於美國反恐怖及阿富汗塔裏班的鏡頭和報導。
惠玲坐在沙發上若有所思。看著電視呆了一會兒,她起身來到計算機前。
打開明慧網,天安門自焚的慢鏡頭錄像中,劉春玲被警察擊中頭部倒地而死。
惠玲忍不住又上了「網上俱樂部」。──置身大陸謊言污染中的那些中國同胞真讓人掛心啊,他們好像和自己有千絲萬縷未了的前緣。

[場景二十一] 進入網上俱樂部後,惠玲習慣地瀏覽了一下屏幕右邊的會員名單,有百十來人在裏面,屏幕走得很快。看著人們東一句西一句無聊地說著些不著調的話,細心的惠玲發現有個綽號叫「咕嘟」的格外沉默。

「或許在等著我的好消息呢,」想著,惠玲遞過去一句悄悄話進行試探:

[場景二十一] ……

「或許在等著我的好消息呢,」想著,惠玲遞過去一句悄悄話進行試探:

惠玲的特寫和畫外音:你一直不說話,好像很孤獨是嗎?
沒有動靜。惠玲以為這人上線後沒盯著屏幕,剛要走,「咕嘟」回話了(字幕):是啊,你不覺得嗎?
惠玲不知如何答話,正遲疑,「咕嘟」悶悶地說:(字幕)我覺得非常孤獨。
惠玲仍不得要領,只好再試:(畫外音)能問為甚麼嗎?
沉吟了一會兒,「咕嘟」又回話了:(字幕)失戀了。
惠玲鬆了一口氣,憑直覺,她感到對方說的是真話。凝思數秒。
惠的畫外音:情到深處是孤獨,孤獨難耐放下情。
遲疑,自取綽號叫「咕嘟」的女孩子說話了:有道理,謝謝你!
這下惠玲真放心了:不謝。我理解你。
沉默。
惠的畫外音:你的電話是多少?

惠玲隨手拿起一疊「Post-it」,用筆草草抄下幾個數字。

[場景二十二] 「嘟嘟──,嘟嘟──」,遠方的電話響了。

「喂──,你好!」一個年輕的女聲。
「喂,是你嗎,咕嘟?」 惠玲確認道。
「嗯,」女孩子有點忍俊不住。──自己隨手起的這個綽號聽上去有點滑稽。
「這樣吧,我念一首好詩送你,聽懂了也許你就解脫了。」惠玲想了一下貼心地說。
「好啊,」女青年不解地隨口回答。

在一首清幽的中國古典樂曲和一組藍天白雲的閃畫映襯下,大字一個個出現在畫面的主要位置上。

(惠玲的畫外音)

《做人》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沉寂。
女孩子單手拿聽筒,側頭聽著電話,突然感到渾身一震。
又是幾秒鐘的沉寂。
突然,女孩子不安的眼睛睜得大大地:我做不到!
說罷,她舉起另一隻手遮住了雙眼。
惠的畫外音:(鼓勵地)多做到一點都會給人帶來無比的光明和自在!
女青年:(任性地)可我是個多愁善感的人!
惠輕輕責備道:知道你還執著?
女:(默不作聲)
惠:(語氣舒緩地)我說,人們心中美好的願望,跳出來看看時,常常發現,原來不一定真的那麼美好。
女:(執拗地)可那是我的個性。
惠:(無語)
女:(有點解釋的語氣)我沒有辦法。
惠:(開導地)你生下來的時候不是這樣吧?
女:(不假思索)差不多。
惠笑了:(真誠地)很多都是後天的影響,真的。沒見過吃奶的孩子多愁善感的!
女:(苦楚地)我做過的一切我都不後悔。
惠的聲音略一沉吟,旋即語氣鄭重地說道:因緣中的過去和今後是因緣定的,不是過去定的,是吧?
女略感意外,思索了一下很快答道:謝謝你說的一切。
惠隨和地笑笑:好說。
幾秒鐘的沉寂。
女:(好奇地)你多大?
惠嘴角又翹了起來:過了而立,走向不惑。你呢?
女:(矜持地)我?……
惠:(體諒地)是不是還年輕?
女:(老實地)是的。
惠:(體諒地)不容易。但願你能記住我抄給你的詩,那可是大智慧的人寫的。
女:(快嘴地)是你嗎?
惠沒想到對方會這麼想。她先是一愣,馬上回答:不敢當。是我師父寫的。
女:(沉默片刻,感慨地)你真好。非常謝謝。
……

[場景二十三] 夜深了,丈夫關上電視準備睡覺,惠玲也開始洗漱。

[場景二十四] 天光正亮,身穿睡衣的女孩子坐在自己臥室的地板上邊梳頭邊打電話。臉部神情專注的特寫。

惠的畫外音:(友好地)你是學生?
女:(矜持地)你猜的差不多。

[畫面一分為二,剛起床不久的大陸女孩和入夜臨睡的惠玲同時在聽電話。]
惠隨口答:哦。
女追問:你覺得奇怪嗎?
惠:哦?沒有。聽上去像。
女:(語塞)
惠:(敏感地安慰)隨便聊的,別介意。
女:(嚮往地)你是哪兒的?
惠:(不假思索)美國。
女:(沉默)
惠:(不解地)又怎麼了?
女:(有點衝動)太遠了!見面根本不可能啊。
惠遲疑了一下,貼心地安慰道:我們這不是聊著呢嗎?
女:(執拗地)那以後呢?
惠:(寬心地)以後有緣還會再見的。
女:(沉默)
惠:(大姐姐的口吻)又來了。記住我念給你的詩了嗎?
女突然改變話題:(任性地)不過我還是很煩。
惠知道她孩子氣,放不下,笑了:為啥?
女:(悶悶地)和朋友吵架了。
惠:(明知故問)男朋友?
女:(心煩地)嗨──!!!
惠:(笑而無語)
女:(自說自話)不提他了!
惠:怎麼說?
女:(想努力趕走不悅)聊一點開心的。
惠:(開導地)剪不斷,理還亂,是閒愁。把我給你的詩抄給他,讓他也琢磨琢磨,對大家都好。
女孩沉默了一會兒,想了想答道:你真好。

惠玲也很感觸──自己並沒做甚麼,卻讓這個素不相識的女孩這麼動心。看來真是世風不古啊,世間的真誠已經成了稀有物。不習慣於被表揚的她想離開這個話題,於是勸道:你知道嗎?心底無私天地寬。多想想別人。

女:(抱著一絲幻想)我應該和他斷嗎?
惠平靜地反問:你說呢?
女孩略一思忖,平靜下來:我知道。

[鏡頭移向計算機屏幕]
惠的畫外音繼續:還有好多人,比你的苦大,可他們很樂觀,還幫助別人……
女青年打字:(畫外音)像你一樣。
惠:(再次感到意外,一時無語)
女:你真好。
惠忙說:謝謝。(又補充道)我有榜樣。
女:(快嘴地)你的師父。
惠一愣──本以為對方陷在感情糾紛中不太聽得進去別的,沒想到她都記著呢。
惠:(由衷地稱讚)你真聰明。
停了停,又補充:我很感動。
女想了想:你的名字?
惠玲淡淡一笑──滄桑三十餘年,比起同齡人來,她對中國社會有著更多的了解和經驗。她不想給這個身在大陸的孩子增加任何負擔,只想讓她有個美好的記憶和充滿希望的未來。室內燈光柔和,看著牆上的一幅油畫上的海濱日出,她用平靜而又理解地語調說道:不久的將來,這場運動過去了,(微微一笑)你打聽美國的法輪功,找裏面有文才的那些人,可能就能找到你今天遇到的大朋友。
女:(意外地)你是法輪功?
惠:(理所當然地)是啊。我煉五年多了。

隨著女孩子指下「法輪功」一詞的出現,計算機屏幕上立時出現了一行自動警告。

[場景二十五] 回憶中的惠玲斜倚在床頭,望著天花板。丈夫就著檯燈在看一本英文電器雜誌。

[場景二十六] 惠玲和大陸女青年的面容作為持續的畫面背景。

惠玲看著計算機屏幕上的自動警告略一沉吟。

畫外音:這孩子和我是有緣的人,我得繼續幫她,讓這次聊天成為她今後人生的美好轉折。

[場景二十七] 惠玲端正了一下坐姿,繼續敲鍵盤。

特寫:惠玲略帶沉思的雙目,關切地注視著計算機屏幕。

惠:(關愛地)你看,在這裏你不能這樣直接提這個詞的。要學我處理單詞的辦法。
女:(關切地)你還練嗎??
惠:(不假思索)煉,怎麼能不煉呢?多好啊。
女:(膽怯地)我還小。
惠:(鼓勵地)不要怕。好的終究是好的,不在年齡大小,不在外面怎麼說。
女:(無語,不知所措)
惠玲介紹道:我的朋友中,從小娃娃到老婆婆,都有,各得其樂。
女孩體會到惠玲的用意,甜甜地笑了:你真好。
惠玲也笑了:謝我師父吧。他把我從一個多愁善感的人變成今天這樣豁達。

[場景二十八] 女孩子躺在臥室地板上沉思的特寫。

[場景二十九] 畫面轉成世界各地大法弟子集體煉功的場面:長春,北京,廣州,武漢,香港,澳大利亞,巴黎,日內瓦,芝加哥,紐約,渥太華。

中西人、男女老少煉功時的特寫。

[場景三十] 紐約第一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慶典的氣球和祝賀的標語。

畫外音:
女:(不安地)那以後呢?
惠:(鼓勵地)記住我對你說的話,你也會越來越豁達無私的。
女:(動情地)我會想你的。
惠玲心裏一震,平靜了一下囑咐道:說不定將來有一天,你會有機會讀到那本天書。……
女孩果斷堅毅地:我會的。

[場景三十一] 計算機前的惠玲欣慰地笑了!

[場景三十二] 躺在床上的惠玲也笑了。她翻了個身,很快進入了夢鄉。丈夫看了看心不在己的妻子,笑著搖了搖頭,放下雜誌,給她掖了掖被子,也熄燈睡下。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