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正午的陽光(一)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日】

[場景一] 清晨,鬧鈴聲響了。時針指向5點20分。惠玲從夢中驚醒,努力睜開惺忪的睡眼,隨即眼睛又閉上了。惠玲雙手蒙著眼睛。時鐘滴嗒。過了一會兒,身邊的丈夫輕輕推了推惠玲:該起了。

惠玲不好意思地笑了。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手錶,湊到眼前看了看,迅速起身,更衣。丈夫看著妻子匆忙的背影,轉身安心地又睡了過去。

[場景二] 日出前的朦朧中,惠玲穿著運動服的身影來到公寓停車場,打開車門,發動引擎,車尾冒出縷縷白氣。不一會兒,惠玲的汽車靜靜地從停車場開了出去。

[場景三] 晨靄,露珠,清新的空氣,開闊的草坪。草坪周圍的跑道上三三兩兩早起慢跑的身影。幾個穿得暖暖的身影靜靜地圍坐在一棵大樹旁邊。

惠玲動作輕盈地下車,拿著一塊坐墊快步走了過去。悠遠的中國古典音樂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錄音機中響起。

鳥兒停止了嘰嘰喳喳,大肥鵝直起脖子向煉功點張望,跑步的人們路過時不由自主地放輕了腳步。

好寧靜的早晨!

[場景四] 公司的休息室。同事行色匆匆,進進出出時相互道著早安。惠玲已經換上得體的深色西裝套裙。和同事們打著招呼,她倒了杯咖啡,捧著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場景五] 辦公室內緊張有序的工作氣氛。惠玲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埋頭苦幹。不覺中,時針指向了十點,又指向了正午。

[場景六] 公司休息室裏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倒茶的,沖咖啡的,坐下吃東西的。窗外是三三兩兩走向停車場的人們。

[場景七] 公司辦公樓門口。一個身著便裝、足登走路鞋的年輕女孩邊走邊問同時走向停車場的惠玲:Are you going with me today? (你今天和我一起去跑步?)

說著,女孩兒笑著向惠玲晃了晃自己手裏的一個大蘋果。

惠玲笑著推脫:I』m afraid I would die of hunger if I just ate an apple for lunch everyday. (我要每天午飯像你似的,只吃一個蘋果,恐怕會餓死的。)

女孩兒笑了:I know you have your own secret to keep fit, do you? Later.(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健身秘密,是吧?待會兒見!)說完擺擺手,大步流星地走遠了。

[場景八] 惠玲鑽進自己的汽車,快速吃完一個三文治,拿起一瓶礦泉水喝了幾大口,用餐巾紙把手擦乾淨,拿出一本書專心地讀了起來。

《轉法輪》。

正午的陽光暖融融的。公司門前的草坪上,年輕西人同事湯姆和傑克在靜靜地打坐,小錄音機裏飄出美妙的中國古典音樂。休息室裏的兩個同事邊吃東西,邊透過窗玻璃看他們兩人煉功。

半個小時過去了。腕上的手錶「嘀嘀」地叫了兩聲,惠玲迅速收拾好東西,利索地拿出一個筆記本電腦。

[場景九] 停車場上靜悄悄的。陽光洒在惠玲乾淨明亮的窗玻璃上。無線Modem上的綠燈開始閃動,惠玲點了幾下鼠標,計算機屏幕上出現了一個中文「網上俱樂部」,一組閃畫快樂地切換著畫面,抒情的歌聲悠悠。

惠玲靠在椅背上,對著屏幕端詳了片刻,拿起鼠標點了屏幕右手邊名單上的一個名字。

屏幕上出現了惠玲的問候:涼開水,你好!
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回答,伴著綽號「涼開水」者的畫外音:你好,清水。

[場景十] 中國北方城市。夜幕沉沉。一個三十幾歲模樣的男子在臥室裏邊看錄像帶,邊無聊地看著計算機屏幕,偶爾在鍵盤上飛速地敲擊幾下。室內擺設簡單,散亂著一些中文書籍和衣物。另有三個身著名牌運動服的同齡男子懶洋洋地圍坐在茶几周圍,一邊打撲克,一邊不時朝平面直角彩電屏幕的方向盯看幾眼。

[場景十一] 公司停車場,冬日的陽光暖暖的。惠玲在自己的車裏敲著輕巧的筆記本鍵盤。

惠玲的畫外音:大家沒說點甚麼有意思的?
惠玲看著屏幕等回音。
一個中國男子的畫外音:閒聊嘛,還能說甚麼?
惠玲在鍵盤上敲著。惠的畫外音:你那有甚麼新聞?
男子的畫外音(乾脆地):沒有。
惠玲的畫外音:你哪兒的?
男不假思索地:阿富汗。你呢?
惠笑了:美國。
男不以為然:美國?我才不信呢。你有護照嗎?
惠認真地:原來有,現在沒了,領館不給換。
男得意地:我說你是個假老外吧!
惠:我是中國人,不是老外,真人不說假話。海外華僑。哈哈!
男:說點正經的吧。
惠:我說的都是真的,真人不說假話。(停頓了一下)我是煉法輪功的,能說假話嗎?
男:那我不敢理你了。
惠:為甚麼?你覺得我可怕?
男無可奈何地:你一直這麼騙我,很開心,是吧?
惠想了一下,佯作不悅道:不聊了,美國和阿富汗能聊出甚麼來?還是各顧各的國家利益吧。

[場景十二] 大陸男子拿起遙控器,「嗶」地一聲關上了電視,認真地在計算機鍵盤上敲起來。

男畫外音:沒這麼嚴重吧。你到底哪兒的?
惠玲的畫外音,探尋地:你們大陸同胞,怎麼這麼不相信人?是不是被人騙怕了?
男子心裏一震,沉吟片刻,玩世不恭的表情消失了:是吧。
惠玲有趣地問:你為甚麼說你是阿富汗的?
男正色道:你不是要新聞嗎?我在中國,現在除了阿富汗哪兒有新聞啊?

[場景十三] 惠玲眨眨秀氣的眼睛,笑了:今天偶然遇到的這個大陸會員還挺幽默的。

她努力地在鍵盤上敲著中文:美國有的是啊,這裏新聞自由,消息大家隨便看。我給你說點今天的海外熱點?

男:好啊。

惠玲繼續打字。畫面轉成澤農和喬的訪談,以及澤農在天安門廣場舉著「真善忍」橫幅用漢語喊「法輪大法好」的畫面。

澤農摟著媽媽的肩膀,對著記者的話筒說著英文。
畫外的中文同聲翻譯:「我原來吸毒,打架,還想乾脆把證件都毀了,到山裏去學武術。三年前我在多倫多遇到了法輪功,煉功場真祥和啊。我喜歡真善忍,就煉上了。現在我不吸毒了,也不打架了。」

[場景十四]惠玲的筆記本屏幕上出現了一行「悄悄話」,是一個綽號叫「聽聊」的會員發來的:你的電話?

惠玲在鍵盤上敲數字:1-XXX-XXX-XXXX
很快,手提包裏傳來「嘀嘀、嘀嘀」的聲響。
惠玲目光不離計算機,一邊伸手從包裏取出手機:Hello! (餵?)
一個中年男子儘量沒有表情的聲音:太危險了,別說了!
惠玲側頭用肩膀頂著手機:你好!怎麼了?
中年男子:你是癡迷者?
惠玲眉毛輕輕一動:你用詞好奇怪,怎麼像文化大革命?
中:(稍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惠玲:(關心地)你怎麼了?
中:(懇切地)你這樣做沒有用的。
惠玲嘴角翹翹地慢聲說:有用,這是為大家好。大家都知道了真相,謊言就沒有了市場。
中:(加重語氣)可他們勢力太大了。
惠玲:(輕聲細語)真話一定要有人說啊,好人不該受騙。再說誰願意自己被矇騙呢?
中:(急切地)你要保重,還是別煉了。我對你個人沒意見。
惠玲:(眉頭微皺)謝謝,不過……
中:(重重地)你不怕嗎?
惠玲:(不假思索地、清晰地)不怕。說真話、做好人,這是世上最堂堂正正的事了。
中:(語氣略緩)你還是別煉了,我為你好。你要保重。
惠玲:(慢吞吞地)有人為錢活著,有人為權活著,有人為活著而活著。也有人為真理活著。
中:(有些急躁)求求你,別說了。
惠玲:(一字一頓地)運動總有結束的時候。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中:(心情沉重地)你多保重。
惠玲:(探尋地)你怎麼了,老說這句話?
中:(沉默,沒有表情)
惠玲看了看窗外:我這兒有首好詩送你,要不要?
中遲疑了一下,答道:好吧。
惠玲抬起頭,表情輕快起來。望著車窗外潔淨明亮的景致,惠玲吐字清晰地輕聲背誦:

題目:道中

心不在焉──與世無爭。 視而不見──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難亂其心。 食而不味──口斷執著。
做而不求──常居道中。 靜而不思──玄妙可見。

惠玲話音未落,話筒中傳來了那中年男子的低聲驚呼:天哪!真是難得糊塗!
惠玲眨眨秀氣的睫毛:我以前也這樣認為,現在不了,活得明白。
中:(無語,眉頭緊皺,表情嚴峻)
惠玲:(誠懇地)有緣相遇,請你記住我對你說的,好嗎?
中:(儘量無表情地)你一定要多保重。
惠玲:(加重語氣)好人難得,大家保重。都是真心話。Bye──(再見)!

惠玲關上手機,略一思忖,回到鍵盤上問「涼開水」:能不能給我你的電話號碼?打字好像不太方便。

惠玲看著鍵盤,迅速從手包裏掏出一個「掌中寶」記下對方的號碼。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