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醒(四)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31日】
(九)

玉潔悶悶不樂地回了家,信箱裏放著婆婆從美國來的信。進門看見劉慶留的條子,心裏又振奮起來,玉潔想:苦日子總有到頭的時候。她拆開信,掉出幾張照片,是國外法輪功大型煉功的照片,她趕快藏了起來。她找來筆紙,寫起檢查來。

劉宣下午放學後,來到玉潔家。玉潔看見劉宣很高興,忙把保外就醫的事說了,劉宣竟有一些疑惑:「真的?」

「沒問題,豆豆爸爸沒有幹不成的事。」玉潔輕鬆地說。「哎,我給你看點國外的照片,你可能喜歡,可不能跟別人說啊。」

玉潔拿出婆婆寄來的照片給劉宣看,「看這個是你們法輪功在華盛頓遊行,這麼多人呢;這個是長途步行緊急救援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這是豆豆的奶奶在街頭發傳單。」

劉宣看著,久久不願放下,他由衷地說「他們真偉大。」

「偉大?」玉潔看了看劉宣,就埋頭繼續寫她的檢查。

劉宣看見玉潔寫檢查,表情嚴肅,對玉潔說,「王老師,您認為自己有甚麼錯,要寫檢查?」

玉潔笑著安慰劉宣:「沒事,別擔心,不就寫個檢查嗎,順手就寫了,也沒甚麼損失,照報紙一抄就行了,這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該幹嘛還幹嘛,我得爭取早回去上課,我不放心你啊,他們沒找你甚麼麻煩吧?代課老師對你怎麼樣?」

「我沒事。不過我們修煉人不會這麼做的。」
「不會怎麼做?」
「我們修煉修的是真、善、忍,修真,就是要做到在重大的壓力下還保持誠實,不違背自己的良心去說話做事,我媽媽就是這樣,她吃了那麼多苦,但是她做到了真,爸爸也是,他們有很多機會可以不受這個苦,也可以不讓我受苦。」劉宣低下頭,停頓了一下,「王老師,對不起,我知道你對我好,謝謝你。但是我不希望你為我這麼做,不要昧良心說話。」

玉潔沉默地看著劉宣,這又是一個她從沒想過的問題。這些年社會道德急速下滑,每個人都不知不覺地隨波逐流,即使做了昧良心的事,好像也自自然然,根本察覺不到。玉潔問:「環境這麼殘酷,你們為甚麼能做到真?」

劉宣揚起頭,眼睛看著窗外,面露微笑,「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真、善、忍是宇宙的法,我師父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

不知為甚麼,玉潔感覺隨著劉宣的話音,心中一股暖流撞擊著心田。

「佛……。」

一陣開門聲,劉慶從門外進來,只見劉慶表情少有的嚴肅,看見劉宣,愣愣地看著,半晌無語。玉潔驚喜地說,「這麼快,你真有本事。」劉慶竟沒有笑,也沒有吭聲。

「你看見劉宣媽媽了?」

劉慶點點頭。「在醫院裏。」

「醫院?真的保外就醫了?……,你都看見甚麼了,他媽媽怎麼樣了?」劉慶微微低下了頭,眼神愣愣的,半天不說話。

「劉慶,你倒說話呀,怎麼了?他媽媽還好吧?」

半天,劉慶說了一句:「慘不忍睹!」

玉潔愣住了。

第二天,從醫院裏傳來消息,劉宣媽媽死了。官方消息說,心臟病復發,不吃藥,最後搶救無效死亡。但知情人說遺體面目極痛苦,睜大著眼睛、張大嘴,頭部有外傷,身體多處有傷,手指、腳趾青黑,手臂有針眼,針眼處也是青黑,頭皮是紅色,頭皮和頭骨分離,頭皮能抓起,腳上有腳鐐磨出的傷口,傷口滲著液體……。

(十)

初冬時節,寒風蕭瑟。

劉慶和玉潔坐在車裏,今天是劉宣媽媽遺體火化的日子,劉慶決定去為劉宣媽媽送行。天陰沉沉的,玉潔不斷擦拭著眼中湧出的淚水。當車子拐到火葬場附近的必經之路時,車速逐漸緩了下來,眼看車子走不動了,機靈的劉慶趕快找了個路邊把車子停在那兒,劉慶對玉潔說,「我上前看看,你在車裏等著,我這就回來。」

劉慶快步走過了幾個街區,看見不遠處人頭攢動,只見約有幾十名荷槍實彈的武裝警察和十幾輛警車,守護靈車。道路的兩邊,站著兩三排圍觀的人,劉慶順著人流,跟著靈車向前走,突然,劉慶在對面的人群中看見了劉凱歌,劉慶這才注意到,圍觀的人群中不少人眼含熱淚,目送靈車。劉慶剛要穿過馬路去找劉凱歌,立刻幾名武裝警察圍過來,攔住他的去路。警察還在不斷地推搡著、喝斥著靜靜圍觀的人群,這一動一靜的對比是那麼的鮮明。

劉慶退回到圍觀人群的後面,看著眼前的景象,心中升起無比的失落,劉慶輕輕嘆了口氣。

天漸漸亮了起來,一束陽光衝破了烏雲,照在了對面的居民樓上,突然只見四條紅色條幅悠然飄落下來,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有如神兵天降一般,頓時群情嘩然,劉慶心中一震,人群中響起了掌聲,他隨著人們的視線往四處望去,只見周圍的高層居民樓頂,都掛著紅底黃字的條幅,在陽光照射下,分外耀眼。警察立即擁向各個居民樓,去抓掛條幅的人,這時一束五顏六色的氫氣球順風飄上了天,同時落下無數張紙片,如天女散花般向著人群飄來。「法輪功真相!」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聲。

劉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眼淚刷刷流了下來。

他在人群中迅速尋找著,一邊轉身向來的路跑去,當他跑回車裏,玉潔正拿著一張傳單讀著,「快看,這是劉宣媽媽的死亡真相,還有『天安門自焚』真相,還有……。」劉慶迅速發動了汽車,拐進了小胡同,劉慶左拐右拐,在路上尋找著,玉潔說:「你這是找誰呀?」突然劉慶眼睛一亮,加速開過去,一個急剎車就停在了一人身邊,「快上車!」劉慶對劉凱歌喊道。

劉凱歌上了車,劉慶問:「還需要接甚麼人嗎?」

劉凱歌說:「不用,都用的是遙控裝置,大家都很安全。」劉凱歌衝玉潔打招呼:「王老師,你好,久仰了,我是劉宣的父親劉凱歌,謝謝你照顧劉宣。」玉潔揚了揚手裏的傳單,「寫得真好,老百姓應該知道這些。」

這時到處是警車的嘶鳴,一片肅殺。玉潔側臉看著劉慶,她在劉慶眼中看見了那已經陌生了的正義。

玉潔明白了,輕聲對劉慶說:「你也看見了,這種邪惡的迫害可是史無前例的,你能承受得了嗎?」

「我願意承受。」

……

城市郊區,又多了一間印刷廠,有關法輪功真相的傳單源源不斷地從這裏流向了千家萬戶。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