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磨難 得遇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7日】1986年8月底,在緊張的工作和學習壓力下,在持續2年的感冒後,我得了過敏性哮喘,那年我才22歲。每當犯病時,我都生不如死,只能斜臥在被垛上,整宿整宿地睡不著,吃藥也不見好,還有副作用。我不能太餓,不能太飽,不能吃涼的,不能太冷,不能太熱。我總在想,為甚麼會是這樣?於是我讀了許多佛家和道家的書,學了許多種氣功。我的病漸漸得到一點緩解。我明白了病是業力的果報,應該不做壞事。我注意飲食。在病中,我默默地忍受,靠打坐來緩解急促的呼吸。然而,這樣一點點地消除病業太慢了!我感到自己沒有甚麼進步。

1992年8月,我母親在臥病4年後終於去世,我悲痛欲絕。我發誓要找到成佛的道路,永遠了結這百千萬劫的煩惱,永得解脫,不再為生老病死煩惱,與母親重聚。可是,到哪裏去找呢?

在戒煙戒酒戒肉的清修中,我繼續尋找真正的明師、真正的法。雖然有佛經在,我卻無法起步。我到廟裏去找,無法找到明師;對於廟裏的儀式與修行方法,我也感到很難適應。我想可能西藏會有明師,就經常與我丈夫商量,想去西藏。

就在這時,1996年初,我的一位朋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又買了5本,給我在桂林、瀋陽、美國和丹麥的朋友各一本,給我父親一本。我捨近求遠地跑到朋友家附近的花園才發現,原來自己家附近的公園裏就有輔導站!

當時,有人懷疑自己沒有見過老師,老師是不是承認,自己能不能得法,我卻從來都沒有懷疑過。我知道我的一生(甚至不止一生)都在尋找大法,尋找明師,在我快絕望的時候,卻發現大法早已在世間流傳,我終於沒有錯過大法,我是何等的幸運!

但是由於我以前所學太亂,嚴重影響了煉功。1996年夏天,我在黃山旅遊夜裏打坐時,天目開了,眼前一片光明,像白天一樣。我錯誤地按照道家的修煉方法去處理,事後後悔莫及。我問輔導員應該怎麼辦?她說這可是最大的忌諱,其它的錯誤還可彌補,「不二法門」卻是千萬千萬要遵守的。

我該怎麼辦?我一遍一遍地讀《轉法輪》,看不到任何彌補的辦法。當我讀到「我也不是叫你非得去學我這個法輪大法不可,我講的是一個理。你要修煉,你就必須專一,不然的話,你根本就修煉不了。」「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輪都弄變形了。我告訴你,那法輪比你生命都值錢,他是一種高級生命,不能隨隨便便就毀壞他。」我如五雷轟頂,眼淚流下來。我只能放棄了。我把希望寄託於將來,我想我總有機會見到老師,我要親自問老師。後來,在一次發燒中,我昏厥過去了。我丈夫以為我死了,非常痛苦。後來醒過來了,我明白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是因為我以前立過誓言,我的生命是用來修煉的,老師一天都沒有離開過我,一直看顧我,我只有立志成佛,勇猛精進,才可以報答師父。

我於1999年3月底又重新開始煉功,這次我發現太好了!我已經完全忘了以前的東西,不再受任何東西的左右了。我在修煉中身體起了非常大的變化,開始時出現消業狀態,上吐下瀉,便血便膿,眼淚橫流。然後多年的頭痛、頸椎痛、腰痛、子宮痛不見了,左耳的耳聾好了,手腕也能提重物了,不再怕冷、怕熱,冬天敢吃冰激凌。我真正感到了沒有病痛的自由,得到了解脫。我家沒有藥,我丈夫最近檢查身體,多年的轉安脢高不見了。我女兒一直身體很好,12歲長到1.66米,指標正常。每當看到周圍的人因為病痛苦不堪言時,我都替他們難過,同時深深感到,師父是何等地慈悲!

我告訴丈夫和女兒,將來我不在身邊,你們要學會愛護自己。當你們有生命危險時,別忘了要學法輪功,李老師可以救你們的命!

我在兩年多中,被抓被打過,但我對大法沒有懷疑過。比起那些可歌可泣的大法弟子的事蹟,我差得太遠,但我跟上了正法進程。今天為了堅持信仰我不得不放棄了工作機會,我很高興贏得了另一個機會在此告訴大家我的親身體會:「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