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她帶來光明:青光眼患者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7日】師父在轉法輪第三頁就講:「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

我們煉功點上有一位同修,十幾年前,她發現看別人的臉時一個奇怪的現象:怎麼大家的鼻子都一團黑黑的?漸漸眼睛越來越不舒服,1987年開始就醫看眼科,固定拿眼藥水回家點。

長期持續的點眼藥水,視力並未改善,反而眼壓一直升高,視野也逐漸變窄,越來越模糊。到1990年初,青光眼併發白內障的症狀已經很明顯了,最後找到了台灣最頂尖的台大醫院青光眼權威醫師為她治療。當時眼壓常高到她自己覺得很害怕,醫生告訴她眼壓過高最後會導致失明,她便很認命的定期在半夜四點到台大醫院排長隊掛號,和醫生說幾句話後去打點滴。常常一整天就這樣過去了,但打點滴的方式也沒能使眼壓降下來。

到1995年醫師終於告訴她:以她的情形,眼睛會越來越看不見,慢慢就會失明了,要她有心裏準備,看開一點!醫生建議她可以開刀試試,但是說明:就算是開刀,也只有30%的機會挽救她不至於失明,更不可能使視力恢復的。而她因為害怕開刀及對結果悲觀等種種因素,遲遲沒有做開刀的決定,日子在無奈與害怕失明的情緒中過去。

後來,朋友介紹她修煉法輪功,於1997年9月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班,開始時她打游擊的到幾個煉功點煉功,也常利用到醫院排隊的時間,抱著「轉法輪」看著。隨著時間過去,她想:我功也煉了,師父的書也看了,怎麼每次到醫院檢查,眼壓還是沒降下來?而醫院的藥也沒少用,眼睛依然沒有起色。

就這樣到1999年,也許是緣份終於到了,她把心一橫:醫院看了這麼久,眼睛也沒甚麼起色,就算開刀,成功率也那麼低,反正醫生說慢慢會失明,那我乾脆就用我剩餘的時間認真修煉、學法吧!

這樣發了一念想精進修大法時,住家附近公園正成立了一個煉功點,她每天參加晨煉,而雖然視力模糊,她竟也跟著同修一起四處去讀書會學法,吃力的看著轉法輪上的字,一字一句的跟著大家讀。漸漸的,因為不感覺眼壓高,她便停止上醫院了。更特別的是,平常上街看東西久一點眼睛會覺得累,但是讀大法的書時卻看得很清楚,尤其在讀書會上和大家一起讀好幾個小時、甚至一整天讀大法的書時,眼睛也都不覺得累。同修們打趣對她說:「師父就是要你多讀法,所以你讀大法的書多久眼睛都不累呀!」

這在常人看來簡直太奇怪了!一個被青光眼權威醫生宣判要失明的青光眼患者,兩年多沒上醫院竟然沒事,平常人讀上一天書眼睛也要覺得酸,她的眼睛竟然可以讀上一整天書還不累?而這些改變為何都在她發出一念想精進修大法之後才發生呢?這些答案對於大法修煉人是再清楚不過的。

去年沒修煉的女兒擔心她太久沒上醫院,直催著去檢查看看,扭不過女兒的好意上了醫院檢查。醫生以為她是一直用藥物控制,告訴她用的「藥」把眼壓控制得很好,囑附她千萬不要停止用藥!她笑著,其實她已經兩年沒用藥、也不需打點滴,這完全是修大法的恩賜呢!

親身體驗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於去年也把丈夫領進門修煉法輪大法了。看著她與大家專心讀大法書的樣子,很少人會相信她已經65歲,是曾經瀕臨失明的青光眼患者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