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功救了我,我才能活到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3日】17年前的摔傷使我患上「溶血性貧血--陣發性血紅蛋白(即PNH)」的纏身病,在市各大醫院、個體珍所治療後,又讓著名血液病專家信函治療,都沒見顯著成效。1990年在專家門診治療後,病開始逐漸惡化。在醫院用各種方案治療並長期輸血。每月輸兩次血,如稍耽誤一兩天就有生命危險。聽老教授(給學生講課)說:"這PNH病在一千萬個人中才有一例,表現為經常有醬油(即紫紅)色尿,頭暈目眩、耳鳴、腰膝酸軟痛、精神委靡不振、渾身無力。長期輸血用藥後,腎功能衰竭後而死。"就跟他說得症狀一樣,我成了醫院的常客,患者們稱我為"院長"(長期住院)。心想就這樣靠輸血活著?

我才32歲,求生的慾望驅使我到處尋些偏方用,也沒見效果,又寄託在氣功上,花錢讓氣功師給我發氣治病,並且也學過十幾種氣功,錢也沒少花,對身體也沒起多大作用,依舊輸血、用藥。

開始時單位借給血費(借了五、六萬,現在還在扣),後來單位就不再借了。我每月170元,扣50元血費(欠債),只剩120元錢,我媽沒勞保,輸一次(袋)血800元(血400元,押金400元)400CC。我的生活都沒保障。於是從親朋好友那借錢輸血,我想這也不能長久,只能維持一時,因此心緒煩亂,脾氣暴漲,動不動就發脾氣。悲觀失望使我有了一死解千愁的想法。

1996年5月住院期間,得到一本《轉法輪》,看了三遍,就是知道他是教人做好人的書,挺有道理,但也沒太往心裏去。在單位醫療費緊張,借醫療費非常困難,自費又難借的狀況下,1996年8月我掛床回家。家附近有煉法輪功的,我就到他們那學煉。但我貧血太多沒勁,動作不標準,大汗頻頻的。這樣學煉兩個月,還輸血、用藥。又過了一個月,心想看這月不輸血咋樣,覺得還行,再挺一個月,沒敢停藥,這樣又連三月(吃藥)沒輸血,從此開始逐漸減藥,經過六個月後,共11個月沒輸血,藥也停了。這時身體跟輸血狀態差不多,原先輸血後頭感覺脹脹地不清醒(輸血時加兩支"地塞米松"有關)。現在不輸血了,頭腦清醒不少。以前住院時(1991年11月差一天沒輸血,差點兒死了)兩月不輸血早死了。這說明我煉法輪功有了顯著療效。因此1997年9月毅然到醫院辦了出院手續,踏踏實實地在家煉法輪功、學法。現在身體比在醫院時還好些,頭腦更清醒了,脾氣也大有改變。四套功法也能做下來了,第五套功法(打坐)也能堅持40多分鐘。

這三年來,醫藥費最少節省15萬元人民幣,血費更是難以計數。是法輪功救了我,是師父救了我,我才能活到今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