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我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5日】我今年48歲,得法前患有嚴重的心肌炎、心功能不全、神經衰弱等病,全身浮腫,腦袋像個大氣球,渾身難受。為了治病,四處求醫,中藥、西醫、念佛、跳大神,都試過了,可是病反而越來越重,身體越來越差。趕上陰天下雨,我就像過鬼門關,受的那個罪呀,正常人根本想像不到,我被病折磨得快成精神病了。整天想著快點死掉算了。我曾自殺過兩回,但都被家人及時救起。那次丈夫把我從井裏拽出來,我實在受不了了,就一屁股坐在院子裏嚎啕大哭起來,鄰居們都掉了淚--他們可憐我,可是誰也幫不了我。

那幾年,家也被折騰得不像家了。1996年,一親戚對我說法輪功很好,並教我煉功。剛做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時,奇蹟出現了:我的手心發熱,手指竟然汗津津的(我已經好幾年不出汗了),我忍不住邊做邊說:「哎呀,這個功好!這個功好!」第一套功法煉完後,全身有說不出的舒服。因為有了效果,我時時想煉功,一天我要煉上好幾遍。大法在我身上顯現出了奇蹟!很快,我可以出門轉轉,騎車去地裏看看,過門三、四年的小媳婦們都覺得奇怪:「哎呀,大嬸子,不知道你還會騎自行車呢!」後來我竟然可以幫著在地裏幹一些輕活了,幹累了,我就在地裏打坐。

兩個多月以後,我所有的病都好了。那年,是我和家人一起收的秋。鄉親們都問我吃了甚麼靈丹妙藥,我告訴他們是法輪功救了我!很快大家就都來學了,村裏先後有一百多人在我家學法煉功,就像放電影一樣熱鬧。

大法治好了我的病,還開啟了我的智慧。我只上過一年小學,基本上是個文盲,學法困難。開始時,孩子們念給我聽,可是這很不方便。我真想自己看書學法。這樣,我借來一本書和字典,複習了拼音,又學會查字典,開始認字;後來又買來講法磁帶,邊聽邊學,大大加快了學字速度。三個月後,整整一本《轉法輪》我竟能完完全全地通讀下來了。大法在我身上又創造了奇蹟!

師父把法理告訴了我,我就按師父的要求做。用大法來衡量一切,時時提高心性。在社會上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女兒上高中,我領她交學費,由於人多,會計一時忙亂,給了收據,忘了收錢(500元)。當我發現後,甚麼都沒想,就把錢給他送去了。他正著急對不上帳呢!他拿著錢,一個勁地感謝:「大嫂子,你真是個好人吶!」我對他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就是讓做好人的。」並且把我的經歷簡單地告訴他,聽後他高興地說:「這功法這麼好,我也要煉!」

可是這麼好的功法卻被江澤民一夥壞人陷害,本地的壞人還逼我們罵師父。我是親身受了益的,師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能不煉?我怎麼能罵我的師父?我怎麼能罵大法?2000年夏天,因為我堅修大法,被抓到鎮上辦「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我們被罰站、罰跪、挨打、還吃不飽,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可是我沒有動過心,真正做到師父說的「金剛不動」。一天,我被銬在一棵樹上,我默默地背法,忽然想起《洪吟》裏的「緣歸聖果」:「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我禁不住流下了淚。後來鎮上又無理地罰我3000元,家人四處借錢才把我保出來。

不管誰在我面前說大法的壞話,我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證實大法是真實的、是最正的、是清白的,讓他們明白過來,不再罵大法,讓他們有機會重新擺正自己生命的位置。

(根據本人口述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