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1日】我今年62歲了,以前我患有頸椎骨質增生病。特別是92年12月--93年9月因高血壓、心臟病、胃炎、膽囊炎等病進了五次醫院,花去醫療費一萬多元。從此以後我成了醫院的常客,戴上了老病號、藥罐子的大帽子,特別是胃炎纏得我痛苦不堪,吃了幾付藥好了,沒幾天病又犯了,吃不下飯,還得吃藥。我一年365天頓頓離不了藥,每年要花去醫療費5─6千元左右。由於身體不舒服,造成思想上很苦惱,全家人也為我擔心。

96年6月,我有緣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後,酒戒了,煙斷了,不把病放在心上,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如師尊在《轉法輪》中指出的:「可是你會覺得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得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的確是這樣。有一次,我和單位一個30多歲的小伙子一塊上班(家距單位約5公里左右)一路上他趕不上我,他說他車子太沉了,我們換了車子後,他仍然趕不上我。我是越煉越有勁,比以前也胖多了。單位和家屬院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他們是看在眼裏,喜在心上,都認為法輪大法好,有的想煉,但吃不了苦,有的就跟著學法煉功,有的也成了老師的弟子。

有一次,大概是在96年8─9月份下午上班,我下樓到單位倉庫辦公樓廁所解小手,覺得心裏有點不舒服,然後甚麼也不知道了,幾分鐘後我醒過來了,發現自己在小便池邊坐著,甚麼症狀也沒有,我就撲了撲土上班去了。我意識到這是才老師的法身在保護我,否則我就一命嗚呼了。

99年4月天津市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非法抓捕幾十人,學員依法到北京鳴冤上訪,請求政府主持公道釋放被抓的學員,這是對政府的信任。當時朱總理接見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妥善合理地達成了政府和上訪群眾共同期望的結果,這是眾所周知的。可是江澤民竟然推翻政府總理的妥善處理,利用媒體大造輿論,大肆誹謗、污衊法輪大法,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當時我就去省城上訪,要求釋放學員。省委通知各市把我們押送回家,從此以後我們被非法監視,派出所的人三天二頭到家監督,看看是否在家,有時還往單位打電話。

有一天晚上派出所的人又到我家,恰巧那晚我在家,她說:「領導叫我到你家看看。」我也不害怕,我想法輪大法是正法,沒有錯。我說:「原來我一身病,煉功後啥病也沒了,這多好,煉功有甚麼錯,為甚麼老來我家打擾我,你們不放心就派人到我家輪流看著。」她說:「我來你家看看怕啥?」我說:「你穿著警服到我家,別人不知道還認為我犯了甚麼罪呢!這對我是甚麼影響啊!」她說:「那以後我就穿便衣來。」從此以後她再也沒有來過。這是正念的威力。

江澤民濫用手中的權力、盜用政府名義對法輪大法修煉者大打出手,進行慘絕人寰的迫害,二百多人被迫害致死,無數的法輪功修煉者遭到不法之徒的毒打和體罰,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特別是今年元月23日江澤民等歹徒導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當時我看後用大法衡量,就知道這是假的,大法弟子決不會那樣做,這完全是江澤民一夥製造的一場蠱惑人心的慘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作惡的人一定會有惡報,江澤民一夥的惡報為期不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