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修煉、護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日】我是一個七十八週歲的老太婆,曾經是國營工廠紡織工人。長年累月積勞成疾,患有多種疾病。特別是退休以後,一年就有10到11個月住在醫院,病魔一直攪纏著我,苦不欲生。單位為我的醫療費用各級領導也傷透腦筋,家裏的孩子和老伴都被折磨地疲憊不堪,家庭經濟就更苦不堪言了。

94年上半年,我風濕性關節炎和風濕性心臟病嚴重發作,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單,建議家人將我抬回家準備後事。我家人非常悲痛。我的兩個兒子跪下雙膝,求著問我有甚麼話說?想吃點兒甚麼?當時,骨瘦如柴的我,沒有力氣回答他們,只是略略地擺了擺頭,表示甚麼都不要,心裏只有一個願望,快點讓我斷了這口氣。

當兒子哭喪著臉下樓去菜場,對門的張老太忙拉住我兒子問我的病情,得知我病入膏肓,全身沒有了血色,心臟時停時跳,全身關節腫脹,疼痛難忍,已經被醫院推出,出於同情和憐憫,又是原來我們同車間的姐妹,就親自到我家看我。當時我說不出一句話,她雙手握著我的左手,我不知怎的一個勁地流淚,我還記得她說:「老姐姐,你還行嗎?」我不知怎麼回答她,只感到緊繃的全身像一下被松梆了一下,像有一股很強的能量通透我的全身。過後我把感受告訴了她,她意外地高興,告訴我那種能量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她現在已經煉了法輪功,並詳細地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自己也沒有想到,已經快死了的人,竟然還有這種(突發的)強烈的求生慾望。我馬上要老伴去她家借來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老伴給我讀,兒子也給我讀,我開始喝稀飯,一天讓孩子扶我坐一兩回,漸漸地我感到病狀好轉了,索性自己坐起身子讀這本書。大約過了五天,張老太在樓下碰到我的兒子,兒子高興地告訴她我的好轉情況,她簡直樂壞了,進房門時連連地叫著:「老姐姐,你有救了!你有救了!」

張老太告訴我:按照李老師說,重病人不叫進學習班,因為一般人放不下治病的心。法輪大法是修煉,不是替常人治病的,但是修煉的人不帶治病的執著,老師要給真正修煉的人清理身體(包括疾病)。你這種反應我還真沒有估計到,可能是緣份造成的,你是否有修煉的心呢?我馬上回答:我能得這個高德大法,我一定要修煉。於是張老太就和她們功友聯繫,告訴我老師正在鄭州辦學習班。家裏人一商量,決定一個兒子和老伴陪我去鄭州參加學習班(因為我還起不來)。

記得很清楚,我們到了學習班上,已經開課兩天了。門衛只要我們購一張票,老伴扶著我進去的。當時沒有空座,兩位青年學員給我們讓兩個座位。聽課的三、四天內,我全身骨節疼痛難忍,頭上汗水有時像雨點一樣往下滴,有時聽得到骨節炸得響,右邊有位學員告訴我這種反應是教師給我調整身體,祛我的病根、消業的好現象,自己得忍著一點。我很明白,很相信,我痛得再難受,我也忍著,有時口張開呼吸,有一次我的內衣內褲全都濕透了,老伴心裏也十分難過,一直扶著我支撐著我的身子骨。我一點也沒有歇氣,每天堅持來聽課,回招待所就看書,回憶教師的教導:「這一點跟大家說,你覺著"病"得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所以我痛、難受過,但我也像勇士打勝仗一樣開心。到上課的第五天,我全身都輕爽了,關節一點不痛,心臟也舒坦了,病就像突然拿掉了一樣。我告訴老伴「我的病好了」。在住房轉了三圈,老伴哭了,兒子哭了,我也開心地哭了。

學習班結束了(共九天班,我遲到了兩天)。我依戀師父,我依戀這個學習班,我鼓起勇氣走到老師跟前,我深深地向他行了一個禮,謝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師父笑容滿面地問了我的情況,他知道我還想跟班,就叫我同他們一起去山東濟南,我和老伴同去參加了濟南的學習班,結束後,我的病全部都好了,心性也提高了很多,返回家裏時,我就是一個精力充沛的健康人。鄰里們見了都為我高興。從此以後我就告別了醫藥。

94年--99年7月22日,我虔誠地學法煉功,每天早晨四點半起床到煉功點煉功,中午不休息,煉半小時到一小時的功。晚上七時到學法點學習《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五年以來,各種病痛都遠離了我,精神也越來越好,走路上樓都不感覺累,無病的滋味真好。幾年以來我們也嚴格按大法的教導「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生活中碰到了具體問題時,向內找,檢查自己哪兒做得不好。我過去個性很強,得理不讓人,在家經常發火。現在我通過修煉心性,全都改正了。對於錢財和私利也看淡了。因為我懂得宇宙的法理,做人目的不是為了做人,而是要「返本歸真」。法輪大法就是都教我們修煉心性,提高思想道德水平,做一個高境界的人,最後達到返本歸真的目的。通過這幾年的修煉,我思想淨化了,身體淨化了,全身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輕鬆。我也很想更多的人受益,了解我們大法。所以我遇人就講,見人就告,法輪功是好功法!不僅在短時間內身體好了,更主要的是人的心修好了。法輪大法的書是教人做好人的書,是一本修煉的書,是一本使人類道德回升的書。

99年7月以來,全國上上下下鋪天蓋地的假新聞,江澤民等壞人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哭了,我的老伴哭了,我的兩個兒子也哭了。我們全家和很多大法修煉弟子一樣,懷著對政府的熱愛和無比信任的心情去了省政府,去了北京,真心誠意地去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是宇宙特性,是一種高層次的修煉;我們的師父教導我們:一個修煉的人是完全為了別人的人;在師父的著作中多次論述了修煉者不參與政治,只是修煉自己的心性,遇到問題向內找,同時還得能夠吃苦中苦,還得有大忍之心,還得能夠捨,還得守德等等。幾年以來,我們都是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遇事都用大法衡量,嚴格的守住自己的心性,也經常幫助別人,告訴人守德的重要性,現在我們家裏其樂融融,鄰里之間相處愉快,全家人身體都很健康。我和老伴都是快八十歲的人了,每天上下五樓幾次,都不覺得累。鐵的事實證明法輪大法對國家、對社會、對人民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2000年元月10日我在北京。當時溫度是零下14度,大雪紛飛,一個南方老太太去北方,那個溫差是不言而喻的,不為別的,就是為了給我們師尊說句公道話,向政府討回清白。我來到永定門信訪局,可壞人作假象,把門前信訪局的牌子換成了印刷廠的牌子。公安、便衣密集,林立兩大排人,我走進去被他們拉住,不分青紅皂白,我一個白頭髮老人被它們三個膘肥大漢架上了警車,這樣一來,我就進了當地派出所,後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拘留十五天。

轉眼兩年的時間過去了,大法弟子為了真理,前赴後繼地走出來,到北京,天安門,在全國各地的不同環境中「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在全國範圍內,沒有一個地方不知道法輪功,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法輪大法了,這是大法的威力。正是有千萬的真修弟子,不畏艱難地「助師世間行」,在萬劫難逢的法正乾坤之際,有多少人有了正念而得度,有多少人走進了修煉大法的門,進入了幸福人生的新時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