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事實戳穿江澤民流氓集團誣蔑法輪大法的欺世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4日】96年立春那天,我就得了頭暈症。因頭暈正月初十把煙也戒了。中藥西藥吃了不少也不見效,期間曾嘗試兩種氣功,也無濟於事。96年4月3日是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一天。因為這一天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掀開了我生命中嶄新的一頁。那天我來到煉功點,輔導員正在教新學員動作,我加入學煉之中,動作雖然不準確,但按煉功音樂帶四套動作全部做完。當時雖沒有太大的感覺,但奇蹟很快就出現了。吃罷早飯到單位上班,上午十點鐘左右,做完工作坐在辦公桌前閉目養神,突然一股能量流從頭頂灌下來,頓覺神清氣爽,感覺頭不暈了。當時我很吃驚:法輪大法就是神奇,煉功一次就能好病!我激動地想上大街上喊:法輪大法是神功!隨後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輪在旋轉,平躺時感覺更明顯,同時感到有氣在肚臍處打著旋渦往裏鑽。往後的日子裏,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舒服,心情從未有過的愉悅,見人就想笑,別人說幾句難聽的話也樂呵呵的似乎沒聽見。

再煉下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多年的失眠症、多年的慢性咽炎、多年的胸悶症也不翼而飛。師父在給我去胸悶症時還有一段小插曲:煉功20多天的一個晚上,夢中有三個小孩站在我的床前說:「小孩拿不動,大人能拿動。」正說著,只見師父的法身盤著腿從我身上飄過去的時候,手在空中一抓,我覺得體內一揪,胸膛裏長期堵的東西給揪走了。我很敏感,當時給揪醒了,並沒有感到詫異,知道師父把病根給除掉了,因為師父講法時說過最普遍的病的形式是在另外空間有一個靈體,它是導致有病的根本原因。

我在學法中得知,修煉法輪大法修心為主,煉功為輔,心性多高功多高。有一次,我有事回老家,弟弟說:「舊宅子賣了兩千元,給你一千吧。」我說:「我不要,母親跟著你,就算生活費吧。」晚上弟弟又說:「我認識市裏的政協秘書長,讓他想法給你提個官吧。」我不為所動,就說:「我對當官不感興趣。」晚上睡覺時,我感覺一股強能量流在體內流動,很明顯也很舒服,大概持續了一個小時才逐漸減弱。當時我意識到我又過了一個小小的名利關,是師父在給弟子加持。師父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轉法輪》第25頁)

師父還經常給我灌頂,每次灌頂時我都會從睡夢中醒來,閉著眼看到無數奇麗的鮮花從頭頂飄落下來,身體無以言表的舒服,舒服的不想動,只想靜靜地享受那種舒服。

我能明顯地感覺到師父在體外下的氣機的運動,不煉功的時候較弱,有時正轉,有時反轉。煉功時都正轉。煉功時氣機就會由弱變強,由慢變快,越來越強,越來越快。尤其是煉兩側抱輪時,耳朵會聽到法輪帶氣機急速旋轉時像風一樣呼呼作響的聲音。

我的天耳從小就開著,只是當時不知怎麼回事。我家是貧農,解放初期分得財主家幾件舊房,廚房也是舊的。我那時還小,有10歲左右,每晚躺下,在沒睡著前,都會聽到廚房裏有嘈雜的人來人往的聲音,還有鍋碗飯勺的響聲,隔窗相望不見人影,早上起來,專門到廚房去看,鍋碗飯勺都原樣未動,覺得很奇怪。直到拆了舊廚房,原地蓋上新廚房後,那種聲音再也聽不見了,修煉法輪大法後才知道那是聽到了另外空間的聲音。

這是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的部份感受,寫出來與大家共享。我有20多年的黨齡,曾多次被評為優秀黨員,對「無神論」曾有過五體投地的崇拜,而今親身體驗不由人不信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我們總不能可憐到為了別人一句「無神論」的錯誤認識而不相信自己吧!希望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民支持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親身感受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用事實戳穿江澤民政府流浪集團誣蔑法輪大法的欺世謊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