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真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0日】1998年8月下旬,我接到來日本留學的通知書,這是我連續申請6年才得到的一次學習機會,心裏很高興。可是早就聽說在日本學習很辛苦,不禁為自己在身體上能否吃得消而擔心起來了。我在87年得過結核性胸膜炎。從那時起,體質變差,每年都要有一、兩次重感冒,得了感冒,不論怎樣吃藥,都得一個多月才能好。特別是那兩年,又得了頸椎病。我在大學做教學工作,需要讀書、寫東西。讀書、寫材料時間超過半個小時,肩胛骨縫處就酸痛酸痛的。嚴重時有時會在凌晨的睡夢中疼醒。而後有雙腿酸軟的症狀。去過大醫院,看過老中醫,也做過按摩,但都沒有效果。有一位略通按摩的人在給我按摩過之後,說我的頸椎、胸椎、腰椎骨質硬化,缺乏彈性,也許會在床上度過餘下的半生。

在中西醫都不見效的情況下,我想起了氣功能治病。在十年前,我曾經練過一年氣功,相信氣功能治病。於是,在1998年8月末的一天早晨,我來到哈爾濱動物園,看到有許多人在練功,功法也有很多種。當我來到法輪功的煉功點時,大家正在做抱輪的動作,就想起來醫生曾經說過多舉胳膊,對減輕肩、頸的壓力有好處的話。又讀了張貼的法輪功的介紹說明,了解到法輪功是佛家功法,強調心性修煉,有長功快、不出偏、性命雙修等優點,所以就選擇了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耐心地教了我前四套動作。第二天早晨我就來到煉功點跟大家一起煉功。第一次抱輪時很辛苦的,一會兒胳膊就又酸又疼的。但忍著做完,往回走時,卻有著全身輕鬆的感覺,心情也很愉快。

當時輔導員勸我到一家小書店去買《轉法輪》和有關大法的書籍和錄音帶,但因當時太忙,再一看長長的目錄,也就沒把輔導員的話當回事兒。可就在我煉功三天後的上午,在我往原學校還書的途中出了車禍。當時我是把書捆在一起,放在自行車的貨架子上,在路邊的自行車道上推車子走。一輛由一位年輕司機駕駛的無軌電車由於車速太快,電車上面連接電線的金屬桿掉了下來,正好砸在我的右胳膊上,一下就把我砸倒在地。司機發現以後,把車停了下來,走過來看我傷得怎麼樣,然後把我送到附近的醫院。在地上還沒爬起來之前,我心裏有一絲苦的感覺,心想,我可不能趴下呀,我還要去留學呢。頭、胳膊、腿多處流血,到醫院檢查以後,醫生說只是皮外傷,開了一點消炎藥和瀋陽紅藥,就回家了。同事們都說我福份大,急速行駛中電車上面掉下來的金屬桿的力量是相當大的,砸在胳膊上甚至都沒骨折。在哈爾濱就曾經發生過無軌電車上面的金屬桿掉下來剛好砸在結婚三天回門途中的新娘頭上、新娘當場被砸死的事故。在我讀了《轉法輪》以後,才知道,儘管我只煉功三天,還沒有看書,老師就已經在保護我了。我現在若不好好修煉,怎麼能對得起老師呢?

我是1998年10月份來日本,11月份就巧遇了正在弘法的大法弟子,然後就開始在東京大學煉功點煉功。恢復煉功的當天晚上9點拿到《轉法輪》以後,就如飢似渴地讀了起來,感到裏面寫得實在太好了,到第二天下午就把這本寶書通讀了一遍。

來日本以後,我的背酸依舊很嚴重,每天晚上用哈慈五行針針灸脖子半小時,再用自製的「布套」牽引脖子半小時當時能起到一點緩解作用。煉功以後一個月左右的一天,忽然間發現不知不覺中背酸的毛病好了,脖子也不像以前那麼硬了。通過這事,我對大法更堅定了。我意識到這是我認真修煉以後,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體現。我能得到這麼好的大法,我是多麼幸運啊。

1999年3月份我要參加入學考試,所以來日本以後從不敢怠慢,抓緊時間學習以通過考試。每天晚上學到很晚才回去睡覺。有一天早上5點,我突然間從睡夢中醒來,感到肩胛縫處又酸又疼,我的第一感覺是這些天學習太辛苦了,學習累的背才酸的,可馬上就想起來了,這是業力上來了,不是累的。就在這正念出來之後,雙肩頓時不再有酸疼的感覺,反倒是一種舒服、輕鬆的感覺。就在這前後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裏,我再一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真實。

1999年3月末,我妻子和快7歲的兒子來日本以後,也走上了修煉之路。自修煉以後,我不再為將來、為身體、為家人擔心。有大法在,學法修心,心裏有無比踏實的感覺,全身輕鬆。我感到,人有各種各樣的活法,在走各種各樣的路,只有修煉的路,返本歸真的路,才是人真正應該走的路。法輪大法為人提供了一部上天的梯子,為我指明了回家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