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學無能為力 法輪大法給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9日】在人生的歷程中,我有幸得大法。這使我的人生觀,思維方式和面對生活中幸與不幸所採取的處理方法,都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大法給了我新生。

我生長在一個動盪的年代,周圍所發生的一切使我得出的結論是,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想要擁有一席立足之地,必需自強不息。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我拼搏抗衡掙扎,不甘心生活的擺布,不屈服命運的安排,為了獲得社會的承認和所謂自我價值的體現,我一直處於一種抗爭和進取的狀態,為了達到我期望的理想境界,不惜付出一切,甚至損害身體健康都在所不惜。由此,我品嘗了失敗時的辛酸,成功後暫短的欣慰和更多時候的無限惆悵。因為我體驗到道路越來越難走,身心疲憊不堪的我時常厭倦這種工作狂的生活,但我又無法擺脫。夜深人靜之際,我也常常捫心自問,人生的目的是甚麼?空虛和苦楚深深籠照著我內心深處。

由於觀念的束縛,長期工作、學習超負荷的壓力,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已被摧毀到崩潰的邊緣,支氣管哮喘發作時,我的脈搏跳動微弱得幾乎摸不著,發作後虛弱的我連一句完整的話都不能連續講,回答朋友的電話時我講一二個字時就停下來,喘幾口氣。再接著講下去,就這樣斷斷續續地說完一句話,到後來這種狀況都不能維持了,我乾脆關掉電話,一個多月,等到虛弱的身體狀況略有好轉,再打電話回答朋友的問題。

我原患三度胃下垂,胃掉到了盆腔裏,由於重度下垂的胃把十二指球部從脊柱的右側不完全地拉到脊柱的左側,造成十二指腸瘀積症。發作時持續的嘔吐,使我無力從床上走到洗手間,只能蜷縮在洗手間的墊子上數小時,直到嘔吐緩解,我才能躺,臉色蒼白,每次發作我就像在死亡的幽谷裏蒸煮。痛苦萬分。當時我萬念俱灰,心裏唯一的祈求就是:上蒼現在你給我最大的恩賜,就是讓我的心臟停止跳動。那時的狀況真是痛不欲生。

長期的緊張和壓力造成腦部基底A痙攣,明顯供血不足,微循環的小血管高度曲畸,供血不良,三叉N頭痛,兩側肩胛骨處肌肉痙攣成條整狀,蠶豆和黃豆大小的節結沿著肩胛骨邊緣排列,抽的我背痛難忍,發作時,我真都希望有人用手術刀插入肩胛骨下,將骨膜和骨頭分離開來解除痛苦,因為這種痛疼感覺是從骨頭裏發出的。

冬秋季風濕性關節炎開始發作,兩側膝關節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疼痛。膝關節活動受到限制,嚴重時開車右腿無法抬起去踩剎車只能用左腳踩剎車。

同修們聽到這裏,你們一定會問為甚麼不去看醫生?其實我本人就是西醫學院畢業的醫生,曾在醫學院附院,市醫院工作,對於我的健康狀況除去手術外,各種西藥、中藥、針灸、穴位埋線、按摩、火灌、物理療法、藥物導入、健康食品等等,我都接受了治療。當時症狀略有緩解,但不能從根本上解除。儘管我曾是一名醫生,但我真的對自己身體健康的恢復失去了信心。

有幸得法後,我內心受到極大的震動,我學法煉功,剛開始煉功時,左側背部,能量流受阻。後來,情況逐步好轉,煉功渾身發熱,有時大汗淋漓,背部能量流通暢,我的健康狀況明顯改變,二年多來支氣管哮喘和十二指腸瘀積症三叉N頭痛都沒有發作,夜間胃腹疼痛症狀消失(煉功前曾每天夜間胃腹疼痛),胃腸消化功能改善,背部和關節疼痛基本消失,體重增加了20多磅。周圍的朋友都異口同聲地說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從弱不禁風的殘缺的身心狀況中走了出來。現在我可以勝任全日工作。師父講述的高深法理復甦了我心靈,使我明白了人道德的敗壞才是不幸的根源。人在世間沉浮的真正意義不是爭奪那點物質利益,而是要返本歸真。同時我也懂得人生的安排,時事的變遷自有其背後的緣由,並不是平常人狹隘的思想所能夠明瞭的。隨著不斷的學法,我的內心越來越開朗,不平衡心態也改變了,不甘心、不認可不服氣的心理狀態逐漸消失了,懷才不遇的悲觀心情煙消雲散,以開朗、祥和和喜悅的心態面對周遭所發生的一切。放棄執著,提高心性,從抗爭和一味進取而毫不退讓的心態中逐步解脫出來,我現在真正地體會到退一步海闊天空的甘甜。

親身的經歷使我深深地感觸到佛法無邊。無論邪惡如何猖狂,都不能動搖我修煉法輪大法的信念,真善忍的法理指導我生活的實踐,提高心性,放棄執著,淨化本體,返本歸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