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們健康狀況的改善看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6日】我和太太都是法輪大法弟子,於1998年8月在美國得法並開始修煉。最初只是覺得大法好,將真善忍溶於生活中做一個好人沒有錯,其他的也沒多想。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越來越體會到大法的珍貴,僅從健康狀況得到的改善就可看出修煉給我們的人生所帶來的巨大變化。

來美國後的第二年,也就是1989年,我患上了花粉過敏症。每年的6-10月是最難熬的四個月。鼻孔嚴重堵塞,呼吸道發癢,嗓子發乾像火燒一樣。眼睛奇癢無比,充滿血絲,耳膜發脹、發癢,特別是到了晚上,幾乎無法入睡,紙張堆滿床頭,要不停地擦鼻涕,喝水。有時喘不上氣來,不得不坐起來背靠床頭或沙發 。每晚加在一起,睡眠不足三個小時,痛苦不堪。由於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工作學習沒精神,身體感覺特別疲憊,整日像患了重感冒。幾年間,幾乎吃遍了所有治過敏的藥物,開始時還有一定的效果,後來就不得不去看醫生,打針劑和服用昂貴的處方藥,但一段時間後,這些藥物也越來越沒用了。為了治病,我每年要化很多錢,勞民傷財,還於事無補,令人煩惱不已。修煉法輪功後,情況有了變化。開始煉功不久,就感覺鼻孔通順,呼吸變得容易,但不煉功時就又恢復原狀。煉靜功時,病患處反應比較強烈,不時地流鼻涕和打噴嚏。和其他學員相比,我不是一個精進的弟子,當時還沒能堅持每天煉功,但就是這樣,情況也在不斷好轉,到了第二年的過敏季節,上述症狀全部消失了。我近十年的痛苦終於得以解脫,從此每晚一覺睡到天亮,白天工作精力充沛,再也不是一副病態了。

1987年,兒子剛出生不久,我就一個人來到美國求學。當時太太由於工作需要,不能來美。我和她們母子分開兩年多時間。太太一人在國內帶著不滿週歲的兒子。由於整日的過度勞累,她相繼患上了低血壓及幾種婦科疾病,血壓50/80,白天騎車上班暈暈乎乎,很不安全。例假不正常,且伴有腹痛,腰痛和背痛,這些症狀都持續很長時間。她的體溫時冷時熱,有時皮膚熱得燙手。在美國看過西醫,於97、98年也回國看過中醫,但效果都不理想。修大法後不久,這些病居然都不翼而飛了,不用再吃一粒藥。現在血壓,例假和體溫一切正常。親朋好友們都覺得實在是神奇。

修煉使我們的身心都得到了昇華,我們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身邊的同修中也常常有相似的體驗。大法給了我們嶄新的生活,我們希望更多的人能從大法中受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