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堅不可摧的正念粉碎邪惡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16日】一、理智擺脫監控,合法進京上訪

2000年3月5日北京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民代表大會應為人民說話,我是國家的合法公民,有權向人民代表大會反映我的心聲。然而政治流氓江澤民等壞人盜用政府的名義誣蔑法輪功是「XX」,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冤案。

為了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真相,我決定再次進京合法上訪。2000年3月4日上午10點半左右,石家莊振頭派出所怕我進京,派民兵趙敬辰到我家監視,他在我家呆了有10分鐘,我問他是不是派出所一會兒還要來人,他說是。趙敬辰走後,我就迅速離開家,順利到達北京。我離家的當天下午,一直到夜裏11點,振頭派出所還在逼著我老伴趙元海問我上哪兒去了──我們都是善良的公民,為甚麼我們的一舉一動要向他們彙報?這是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3月5日下午3點左右,我在北京遇到幾位功友:有兩個是三年級的小功友,有他們的奶奶、媽媽,還有澳大利亞的華人功友。我們從天安門廣場地下通道剛上來就看見武警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便衣特務遍地都是。我們沒走30米,過來兩個武警攔住我們,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說「是」,兩個武警就把我們推到廣場邊。我說你們小年輕的不要打罵法輪功學員,我們都是好人,法輪功是正法。在他們不注意的情況下,我和澳大利亞華人大法弟子拉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武警馬上過來搶走橫幅把我們押上警車。

我們被押到石家莊駐京辦事處,這裏關滿了大法弟子。石家莊振頭派出所片警田小鎖和民兵趙風玉在駐京辦已等我多時了。我還沒下車呢,田小鎖就已經破口大罵了,氣勢洶洶地從我手裏奪走我的包給扔了十來米遠,民兵趙風玉撿起包給了我,田小鎖第二次又從我手中奪走扔出去很遠,還口口聲聲地說:「這回回去饒不了你,你等著看!」在回石的高速公路上,田小鎖罵了我有一百多里地,直罵得他沒勁了才停止,這就是今天江澤民「以德治國」培養出來的「文明」警察。

被押到派出所後,鄉政法書記非法提審我時說這次要不罰你的款才怪哩。我說崔書記,如果我犯了國家罰款條例,那你就罰,我沒有怨言,如果我沒犯國家罰款條例,你硬要罰,那是你個人的違法行為。崔書記沒吭聲,也沒罰我款,非法拘留了我15天。

二、正念抵制次次無端騷擾

2000年5月10日大隊治保主任派兩名民兵在我家門口蹲坑,我出門去辦事,他們騎著摩托車跟著。回家不一會兒派出所片警李乾坤帶著幾個人來到我家叫門,要我去派出所。我不去,我說你們多次無證關押我是非法的,他說這次有證明信你看看。他隔著門縫叫我看,並說你再不開門我就跳牆頭過去了。他們在外邊又是砸門又是威脅,驚擾得四鄰不安。我們胡同的人都出來看,我說叫鄉親們看看,我犯了甚麼法,我們修煉「真善忍」哪一點錯了?他們不由分說、連推帶拽把我推上警車,非法關押了4天。後來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非法關押我,多數都是半個月。有一次派出所把警車停在我家胡同口,24小時不間斷非法監控了兩天兩夜。「人民警察」本是維護社會治安的,可現在在政治流氓江澤民的強權統治下的「人民警察」卻無故騷擾老百姓。

2000年6月30日晚7點左右姓范的片警來到我家,他說楊勝利所長叫你到所裏一趟,我說我不去,我們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有甚麼事你就直說吧。他說你去了就知道怎麼回事──他們這是誘騙,我不跟他走,片警范海計多次用我家的電話打給派出所,叫來王慶辰副所長、片警李乾坤和民兵等6、7個人。王慶辰指揮著李乾坤從窗戶跳進我臥室強行推搡我,和黑社會綁架一樣,還搶我師父法像,我寧死不從,他們拽著我,我猛從李乾坤手中奪回師父法像。他們人多連推帶架把我架到大馬路口推我上警車,我不配合這種非法行為就坐在馬路邊。圍觀的鄉親們很多,我兩個弟弟和弟媳就上前質問他們:我三姐犯了甚麼法,你們這樣對待她?他們無知地說沒辦法這是上級的命令,我們是執行公務。他們抬起我就往車上塞,我手把住車門,腳也勾著車門就不往裏進,他們硬掰開我的手、腳,把我給推進車裏。我對李乾坤說:你搶我師父的法像是做最壞的事,你不要再幹這樣的壞事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說他豁出去了,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到派出所李乾坤還怪民兵不幫他搶我師父法像,還要帶我去搜家,我說你們誰敢去我家搜?!在大法弟子正念的震懾下他們也就沒敢再動。就這樣他們又非法關押了我26天,一直到7月24日晚才放我回家。

大隊治保主任張XX又經常派民兵在我家門口蹲坑。有一次睡到半夜,民兵趙風玉把我叫起來,我問有甚麼事,他說沒甚麼事,是鄉里崔書記讓我來看看你在不在家。後來他們到我家敲門成了家常便飯,吵得鄰居也不得安生。一天晚上我兒子回家晚了,在我家門口陰影裏戳著兩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把我兒子嚇了一跳。我兒子過了幾天才敢跟我講。還有一次晚上1點多鐘,兒子正在看電視把我給叫醒了說,媽,咱家小房上有人敲窗戶呢,我說別理他們睡覺吧。派出所就是這樣明裏暗裏派人監視著我。我們修煉「真善忍」處處做好人,從不做違法的事,給社會帶來的是穩定的局面,江澤民為甚麼怕這些大善大忍敢說真話的好人?

三、在北京見證江澤民「以德治國」培養出的「人民警察」

我和老伴為了講明真相、救度世人,於2000年12月5日再次進京依法上訪。我們在天安門廣場拉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急速跑過來四個江澤民「以德治國」培養出的「人民警察」,拳打腳踢,把我們這50多歲的人強按下半截腰給推上警車,一會兒車上就裝滿了大法弟子,拉到天安門廣場派出所。鐵籠子裏、地下室裏、後院裏關滿了大法弟子,功友們一個個真誠、嚴肅,手裏拉開橫幅,臉上帶著被「人民警察」給打的傷痕,嘴和身上流著血高聲背誦《論語》和《洪吟》,震撼著整個宇宙的上空。我們6位大法弟子被拉到崇文區派出所,進門先非法搜我們身,當搜到我的鞋時,鞋裏有功友的電話號碼,為保護功友,我拿起電話號放到嘴裏,兩個年輕警察過來把我臉朝上摔倒在地,掐住我脖子、捏住我的鼻子,想逼我吐出來,憋得我心悶,我想:不就一個死嘛,我就是死也不能給你們!正念一出,心也不憋悶了,我把電話號整個給嚥下去了。他們把我們關到鐵籠子裏,我們據理力爭要求無罪釋放。他們從鐵籠子裏把我們拖到後院,五個人帶背銬分別給銬到大樹上,我們高呼:「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他們就用爛白菜幫兒、抹布堵我們的嘴,嘴裏罵著髒話。今天的警察簡直毫無道德可言。

因為我們不說姓名住址,6號下午警察把我們又非法押到崇文區看守所。在那裏,警察利用犯人瘋狂地打罵法輪功學員。寒冬臘月天氣,犯人往我們身上一盆一盆潑冷水,有一個功友被犯人潑了幾十盆,我被她們潑了兩盆。強迫我們「飛燕」,我們不配合,犯人就揪頭髮、拳腳相加,直到夜裏2點鐘才停下來。我沒有衣服換,只好穿著濕透了的毛衣、毛褲、秋衣、秋褲睡覺。犯人們說上級有令誰能叫大法弟子說出姓名,給誰減刑。瘋狂的犯人不顧大法弟子死活,只為減刑狠打我們。

12月19日我們被押到石市駐京辦,警察把我們幾位功友一起銬到沙發上,逼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掏出來,我有190多塊錢,警察說走時還給你。我信以為真,結果第二天走時,警察惡狠狠地說:誰給你錢,扣了!現在的「人民警察」和黑社會有甚麼兩樣,真是「黑幫亂黨,政匪一家」(《洪吟﹒世界十惡》)。大法弟子多次進京上訪,遇到從中央到地方不法官員、不法警察打罵人、撒謊、斂老百姓的血汗錢,真叫老百姓從心裏不信任、不服從。

四、為親人、為眾生負責,拒絕配合邪惡

振頭派出所把我從石市駐京辦押回來,又投進石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了28天。2001年1月15日振頭派出所姓張的片警到看守所說:給你換換地方,從路北送你去路南(路南是石家莊勞教所),填一下證吧。當時我悟性差,配合了邪惡,在所謂「勞教三年」的通知單上簽了名,現在想起來很是後悔。我們修煉「真善忍」,依法上訪沒有錯,不許公民上訪,那國家設信訪局幹甚麼?後來他們強行給我檢查身體,醫生得知我修煉後乙肝等8種病都好了,就說明天來檢查肝功能。這樣我被押回派出所,親人們都來了。我的姐姐們都哭訴著,我娘現在昏迷不醒,偶而醒過來就哭著喊著要見我,聽說我被勞教三年就說不活了,把正在輸液的針頭給拔了;我的弟媳婦們拉著我的手哭成了淚人;我倆個小姪子哭著撲到我懷裏叫著三姑;我外甥女抱著我的腿哭著說三姨誰都知道法輪功好,可咱胳膊擰不過大腿,別煉了回家吧;我二弟也急得要給我跪下;我小弟哭得特別傷心,說郊區政保主任說全郊區就勞教你姐一個人;我兒子說快過年了家裏冷冷清清的,那麼大三層房子就我一個人,天天晚上幹睜著眼睡不著覺。親人們的心情我理解,誰也不願看著我坐牢受迫害。

我們上億的修煉者哪個沒有親戚朋友啊,在這場邪惡迫害中,他們哪個沒受到牽連,這可不僅僅是上億人的問題啊!所有這一切不都是政治流氓江澤民一手造成的嗎?他盜用整個國家機器逼著人說假話,妄想用強制手段逼迫大法弟子背棄「真善忍」,更惡毒的是利用親人對大法弟子的親情來配合他們的邪惡迫害,毀滅著親人的美好未來。如果我符合了邪惡勢力的要求,那就是對親人、對眾生不負責任,使有緣得法的人更失去了得法聞法的機緣。

這次老伴被振頭派出所非法關押在讚皇縣看守所。我兒子結婚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我們老兩口給辦喜事了。親人們勸我寫保證書,我肯定地說不寫,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五、用堅不可摧的正念粉碎邪惡勢力的安排

親人們走後我一晚上睡不著覺,我想不該去坐牢,我還要出去更好地洪揚大法、揭露邪惡,救度世人。我必須打亂邪惡勢力的安排,我想起《洪吟》裏講的:「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我的心一震──「闖關」。於是我很平靜地把派出所的地打掃了一遍,看守我的民兵在那兒躺著沒動,我輕輕關上門很坦然地走到大門口,輕輕打開大鐵門堂堂正正地走出來。我想:我得成熟起來,學會自己保護自己;從現在開始,永遠都不能叫邪惡的人抓住我。從那時起我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後來我得知老伴趙元海被非法勞教兩年,於3月9日被押進人間地獄石家莊勞教所二大隊,家裏僅剩下唯一的兒子。這還不算完,郊區分局為了抓到我,把兒子當人質非法扣押數天,郊區分局副局長還私闖民宅,強行在我家住了一個月,並多次非法抄家。這一個月,不難想像我兒子是怎麼一天天熬過來的。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只因為我們堅信「真善忍」做好人,這樣一個好好的家庭,被邪惡的罪犯江澤民給破壞成這樣!在中國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又何止我一家啊!

「善惡有報」是宇宙永恆的真理,現在全國各地不斷出現的各種天災人禍、氣候異常絕不是偶然的,這都是壞人謗佛謗天法、世人的麻木造成的,是神對人的警示!善良的人們: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無盡的,只要心中有善念、站出來維護人間正義,就可以得到救度。清醒吧,請做出正確的選擇!

家庭住址:石家莊郊區振頭二街 宅電:0311-3017767

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
* 石家莊市公安局郊區分局振頭派出所 地址:振頭4街
所長楊勝利辦公電話:0311-3033790-3544 ;
指導員趙燕飛 辦公電話:0311-3039120-8021;
副所長王慶辰 辦公電話:0311-3039120-8018;
副所長康繼才 辦公電話:0311-3039120-8005;
民警張文宏、王宏偉、范海計、惡警田小鎖、李乾坤 電話:3028357。
* 石家莊市郊區振頭鄉人民政府 地址:友誼大街 政法書記崔XX 鄉長辦公室:3834036、383100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