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強制用藥、強行灌食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6日】 我是一名退休職工,修煉法輪大法後認識到只有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才是一個真正的好人,只有修煉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放棄了不好的思想,心靈得到了淨化,做事嚴格要求自己,與人為善,事事為他人著想,真正在做一個問心無愧的善良的人。修煉以後,真正達到了身心的健康,一身輕,五年多來沒求過醫吃過藥。

我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當我看到了電視裏播放的不實報導時,我就想到讓政府知道真實情況。於是我於99年10月份進京上訪,希望政府能聽聽真修學員的心聲,停止對法輪功的誹謗與迫害。當我走到公安部左角的一個廁所附近時,兩名武警攔住了我,問道:「是修煉人嗎?」我回答說是,他們說登個記就沒事了。他們叫來兩個警察把我拖上一輛警車,然後我被送到了一個派出所,他們問出我的地址後,我被接到了大連駐京辦事處,5天後,我戶口所在地的民警將我送進了大連開發區拘留所。在那裏邊學員們集體絕食抗議對我們的這種不公正對待,25天後我被派出所民警接回,他們背著我讓我妹妹代寫了不進京上訪、不煉功的保證書以交差後,就放我回家了。但兩天後,我單位保衛科每晚都派兩名女職工到我家把我看起來,不論這些職工是否有病都得輪流上我家看我,並說是因為我不寫保證才牽連了大家等無理的話。就這樣一個月後,他們把我騙到精神病院去做檢查,他們一看我一切正常,無病,就恐嚇我家人要看好了我,否則就要送我到馬三家,開除廠籍等。

一天單位的兩名工會主席、組織部長和一名職工又把我騙到旅順精神病院。我想我是煉功人,我沒有病,和大夫說明情況,他們不會收我的。可是他們連問都沒問,第二天就有護士給我吃藥,我說我不是病人,請你們領導來,結果她們找來護士長,護士長讓5、6個人按住我,然後她用工具撬我的嘴,強行灌藥。當時我的兩顆牙都裂縫了,嘴也破了,他們掐著我的鼻子,使我喘不過氣來。我知道煉功人吃藥打針都是不起作用的。在她們的強行看管下每天打一針,打針也是不起作用的,藥量也由每次兩粒增加到12粒,每天兩次,就是真病人也沒吃我這麼多的藥。他們把我關在需要有人護理的重病室裏,每天24小時有人看管不准我煉功。我努力抑制自己少睡覺,背誦經文,25天後身體浮腫,可能是怕我真出甚麼事吧,他們讓我家裏的人接我回了家。

2000年5月的一天早上,我剛剛在山上煉完了功,在回家的路上被派出所民警攔住,又把我送到拘留所裏拘留15天。

2000年10月27日下午,突然闖進我家一幫人,有街道的,有單位的,有穿警服的,對我81歲的老母親說是要送我去為期三天的所謂的「學習班」,對我則說是要進7天的學習班,要我轉化,不去不行。於是我被強行送往大連教育轉化中心拘留所。在那兒我因煉功被打被銬,在我絕食抗議兩天後,他們就給我插管灌食,還說這是採取人道主義。我被銬在椅子上,連插進去的管子都嘔吐出來,每天灌兩次。有人說已經灌了200多人次了。還說就是要折騰折騰你。我找部門領導談了事情發生的經過,並不想追究誰的責任,只是希望不要再打人了,不要再灌食了,放我出去。第七天4點左右又把我銬住打了兩個吊瓶,說明天就不打了。然而第八天早上又來一人要給我打吊瓶。我告訴他今天不打了,他說「誰說了算?」又強行給我打了一個吊瓶,結果我的手、胳膊都腫了。一隊長給我把針頭拔了,還有一個隊長恐嚇我說要把我的頭髮剃了往大腦上打吊針。下午街道、單位來了人,還有轉化中心的一名隊長,又要送我去精神病院做檢查,這次又證明我沒病,壞人無法繼續找藉口繼續關押我了,只好放我回家了。

這一年多來,不僅是我個人遭受了不公正的對待,我的領導、同事、職工都有壓力。我們一家老小以前從未和警察打過交道,現在也都跟著受牽連。家裏長期受電話干擾,也常有人來騷擾。從二月份以來又有人來糾纏家裏人,說要送我做甚麼精神疾病鑑定。我告訴他們說:「你們這樣做是執法犯法的。」他們卻說:「你可以上司法部門去上訴。」眾所周知,目前在江澤民等壞人的一言堂之下,上訴這樣合法的事是沒人敢主持正義的。他們還說,這樣做對我有好處。我告訴他們說:「我是修煉人,是要講真話的,你們也是知道我是沒有病的,這次我明確告訴你們,我是堅決不會跟你們去的。」

為了大法在人間的洪傳,為了更多的人受益得法,一個修煉覺悟的人,決不會被邪惡勢力所帶動,在今後修煉路上我會更加堅定地走好每一步。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4月6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