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勞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6日】 我於1998年12月得法,通過學法煉功,深知做人的道理和如何向善、如何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大法能夠使人類道德回升,能使修煉人修圓滿。

就在我得法8個月後,江澤民等壞人開始了對大法的誣蔑和迫害。為了師父、為了大法,我毅然向北京上訪,中途被抓回,被公安局送進看守所。那裏的警察一向是用電棍、膠皮管、鐵鏈子做說話的工具,對大法弟子酷刑折磨,妄圖消減大法弟子的意志。因為我堅持煉功,管教讓我脫光衣服,一邊罵一邊打,還把膠皮管蘸水打,那裏叫「排板」。幾天下來我被打得遍體鱗傷,神情恍惚,但我堅定大法的心不變。看守所為了逃脫責任,把我送進精神病院,我掙扎著、抗議著,可誰相信呢?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員強制地把藥塞進我的口裏,我就到衛生間把藥吐出來,幾個人把我按住,給我打針,幾天的時間裏,醫生也發現了我並不是看守所說的那樣。一個月後家人交了保證金3000元(保證不上訪),把我領回家,而看守所、電視台把我說成走火入魔,得了精神病,惡毒攻擊師父、大法。

我的心在流血,一定要講清真象,我又一次踏上北京的路。我在半路被追回送進看守所,這回我開始向管教弘法了,你不能這樣迫害大法弟子,他們無罪,我不怨恨你們,但你迫害我們是犯罪。管教也說打完你們,我回家就身上難受。

不久,我被送長春勞教一年,那裏的獄卒使出全身解數折磨大法弟子,妄想強行改變大法弟子。進裏第一關,連續二天二夜讓我站立,兩手被皮帶繩子勒的紫黑腫脹,不許我睡覺。第二關把我綁在凳子上用皮帶繩子勒的緊緊的,用電棍電。還不決裂,管教開始拳打腳踢,管教累了又叫犯人打,又把我按在地上,用皮鞋踢,衣服被撕破,踢得右眼睛流血,臉被踢腫,失去知覺。獄卒已沒有了人性,嘴裏還在罵大法,罵師父,罵我,他們把我送到冰冷的小禁閉室,還把我手背過去緊緊地銬在冰冷的鐵欄杆上,我的衣服被撕破,凍得渾身哆嗦,加上踢傷的身體、眼睛、臉、疼痛難忍。我心中只有師父,甘願承受,塌陷的眼睛感到了法輪的旋轉,銬在監室七天七夜,再一次把我折磨的神情恍惚,勞教所為了逃脫罪責,又一次把我當精神病給放了(家裏又花錢交了保釋金3000元),我根本沒有一點病。他們在拿著善良的人的錢殘害著善良的人。眾生啊!醒醒吧。善惡有報是天理啊!

大陸弟子 2001年4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