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堅定正念,就能破一切邪惡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7日】一天中午,公司保安部派人來找我。當時我就有一種不祥之感。果然,走進保安部辦公室就看到有幾個警察在裏面。警察騙我跟他們去派出所,我堅決不肯。於是,他們十幾個人圍住我要強行帶我走,我想看來跑不掉了,就上了車。後來想到其實當時不該配合他們。

到了派出所,我想我一定要離開這裏,不能被邪惡繼續迫害。但是他們寸步不離,上廁所都有三個人跟著。他們搜我的身,我不配合。他們叫我蹲下,我就站著,叫我站著,我就坐著,他們就把我毒打了一頓,搶了我身上所有的東西,然後把我關進一個鐵籠子裏。我好多次想掰開鋼筋跑出去,但都沒有成功。

他們提審我,問我甚麼我都不回答。後來來了兩個我家鄉的警察,他們說明來由,這下我才明白,原來半個月前,有人往我家鄉公安局寄了幾份大法真相資料,他們就為這事,千里迢迢來到這裏抓我。他們在單位的配合下非法抄了我的宿舍,找到真相資料、雙面膠等,他們問我這些是從哪來的,並說煉法輪功要講真話,我一聲不吭。他們又惡言相激:「原來煉法輪功的做了事不敢承認。」我看透了他們的險惡用心:想利用大法弟子的「真」來迫害我,我決不上當。

第二天要給我照像,我很嚴肅地說:「我不照」。這次出乎意外,他們說:「好好,不照就不照。」第四天,我被轉到了拘留所。三天來我一直找機會走出去,但都沒有機會,現在,手上的銬子打開了,他們叫我進號子裏,我趁他們不注意轉身朝大門口跑去。我三天沒吃飯了,跑起來他們都追不上,可是門口的警察攔住了去路,十幾個警察把我按在地下一陣毒打,我絲毫沒有害怕,只是可惜沒能衝出去。我仍然不配合他們,不肯進去,並和他們大聲理論,他們強行把我帶上腳鐐,費很大勁才把我關進號裏。進了裏面,牢頭對我很好,我想這可能是我不配合邪惡的結果,他們端來飯菜給我吃,也不讓我幹活。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有一天一個管教在窗口外叫我,問我法輪功是怎麼回事,自焚是怎麼回事?我一看是個好機會,就大聲跟他說(當時牢裏關了大約60人)。我講得有理有據,他聽後笑了笑,並點點頭。管教走後,牢頭笑著對我說:「法輪功好。」很多犯人也轉變了對大法的認識。

幾天以後,家鄉的兩個警察帶我回家。在火車上,我想不能錯過任何一個講清真相的機會,就站起來大聲地對乘客講真相,他們都有不同程度的改變。有一個對我說:「我真佩服你有那麼堅強的意志,你們老師了不起,有你這樣的好弟子。」我笑了。

在家鄉拘留所裏,我耐心向犯人講真相,但開始時大部份人都不接受,於是,我就發正念鏟除那裏的邪惡,後來幾天就好多了。一天早上我煉完功,管教來問:「法輪功在這裏有沒有煉功?」他們幫我打掩護,都說:「沒有。」

自從被抓開始,我一直百分之百地認為能走出去,不放鬆絲毫機會。十一天之後,我又被送到「洗腦班」上。機會終於來了,一到那裏我就察看地形,選好離開的路線。他們對我看管特別嚴,我想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走出去,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情,是不該遭受這種待遇的。第二天,我雙腳的腳背腳指突然開始發腫潰爛,當時我悟這是邪惡的迫害,讓我走不了路,不讓我離開,於是發正念鏟除邪惡。可是第三天腳爛腫得更厲害了,幾乎走不了路。看管我的惡人放鬆了對我的看管,並且帶我看醫生,醫生說這麼嚴重要打吊針。

這裏關了11個大法弟子。他們完全採用軟辦法,想以柔克剛,給我們好吃好住,好像住在賓館一樣,當然費用很昂貴,且要我們自己承擔。管教人員看起來也比較和氣而有耐心,特別對我尤其關心。我很清楚他們偽善的目的就是要讓我放棄修煉。如果他們真的善良為甚麼把我抓來關在這裏,使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庭,而且還威脅說我不放棄修煉就送我去勞教所消消業。真是口蜜腹劍。我徹底看清了他們美麗的畫皮後面隱藏的是猙獰的邪惡面孔。我主意識很明白,完全不為所動。

我決定明天早上4點離開,讓其他功友幫我發正念。這時我突然悟到我的腳爛腫實際是老師在幫助我,讓邪惡認為我走不動,肯定跑不了,邪惡就會放鬆對我的監視。當我悟到這些,這天夜裏醒來,我發現腳在五個小時的時間裏奇蹟般地好了80%。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更加堅定了信心。我馬上翻過牆頭,穿過稻田來到大路上,沒有出租車,只有路過的貨車,我十幾次攔車都沒有成功,我沒有洩氣,一直走了一個小時左右。這時,後面一輛小轎車停在我身邊,我馬上意識到是警察,拔腿就往小路跑去,誰知前面是廠房,又有很多圍牆,我又衝過馬路,往農戶家的方向跑,兩個警察緊追不放,我盡最大努力往前跑,但是越跑越慢,我心裏不停地喊:「師父幫我啊!師父幫我啊!不要讓邪惡追到我」。(當時忘了發正念)後來我再也跑不動了,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鑽到小河邊的蘆葦叢裏藏了起來。(我突然想起一個月前做的夢,警察追我,我藏在蘆葦叢裏),追我的那個警察比我還慘,有氣無力地叫著:「快來呀,他在這裏啊!」我休息了幾分鐘,又出來往前跑。這一次我專挑小路往相反的方向走,漸漸地後面警察的聲音聽不到了。後來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狗,它們朝我叫,我就對它們說:「我是神,你敢叫,不許叫。」開始我一說狗就不敢叫了,可能我心態不穩,後來遇到幾條狗,再說就不管用了。由於道路不熟,我迷了路。但是我一直堅信我能擺脫邪惡走出去。我一路發正念,幾經周折終於走了出來。此時天已大亮,馬路上不時有警車開過,我一邊迴避著他們,一邊注意著過往車輛,終於有一輛大客車開來,我快速地沖到馬路上招了招手,車停了,我上了車。一路上我不停地發正念,闖過了警察設的幾個關卡,最後一個關卡,警察上車查身份證,這時我又想起前面說的那個夢,在夢裏警察也在車上查我身份證,我把身份證給他,他拿著我的身份證,用手抓著我的腮幫子說:「你就是XXX。」清清楚楚,歷歷在目。我突然悟到,這一切是邪惡事先作好的安排,我應該破除他,想到這我沒有配合他,不給他身份證,同時不停地發正念,就這樣順利闖過了這一關。

通過這件事情,我深深體悟到對我的迫害是邪惡的安排,幸而師父在夢中點給了我,讓我屆時能清醒過來,堅決破除它。也悟到講清真相和不配合邪惡在另外空間的表現就是在鏟除邪惡,保持沉默和配合邪惡就是承認邪惡的安排,結果只能是被邪魔加重迫害,最後極有可能承受不住而被迫邪悟。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一定要認清今天邪惡的本質,他們的目的已經不是要為大法建立威德而是要毀滅大法弟子和眾生。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唯一所能做的就是運用大法給予我們的智慧和神通徹底鏟除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惡。

只要邪惡還沒有滅盡,我們就決不會停下正法的腳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