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護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6日】1. 衝破情關,再次進京

2000年12月26日,大法弟子大強悟到自己應該再次帶動功友進京正法,於是便和其他縣市的20多位功友在自己家裏召開一次法會,通過學法切磋交流,功友們提高很快,當時便有十幾位功友表示元旦進京正法。並且當天做了幾十條橫幅。第二天,大強的母親知道後,便和大強的堂哥一塊出來阻撓,用盡一切語言和方法,就是不讓出門。大強悟到這是魔在利用自己的親人干擾阻礙正法,便平和而嚴肅地對母親說,家裏的事怎麼都行,可正法是最正的事,我決不聽不讓我正法的一切言行。話出後,當時母親便一言不發。大強先出門,妻子和兒子隨後跟上,步行十五里路,甩掉背後公安的追趕,繞道其他縣市,順利在元旦到達並在天安門廣場上正法,後又破除了北京公安的迫害,回到家鄉,但不能回家,於是便全身心地做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

2. 歷經魔難,正念脫魔爪

2001年春節將近,在外面流離失所的大強夫妻二人,看到常人居家團圓,闔家歡樂,想到大法和慈悲的師父仍被邪惡誣陷,大法弟子還在被迫害中,心裏決定第六次進京。在北京郊區,被惡警查身份證查住,問幹甚麼的,他堂堂正正的說:「進京正法。」惡警極為邪惡,用鎖自行車的鋼絲鎖把他的腿打黑後,又打電話叫來了車,車上的惡警抱著衝鋒槍,叫囂著:「就地打死算了!」把他夫婦二人拉倒楊樹下,當時大強想:大法弟子死也要笑著。結果惡警拉槍栓操作一會,見他們不怕,就說上車吧,把他們拉到北京市郊的一個派出所。

在派出所,惡警把他們二人捆在老虎凳上,從農曆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到正月初一晚上八點才放開,二十八個多小時。所外迷中人歡笑聲聲,所內慈悲人苦苦受刑。其間惡警使盡一切招數,逼他們說出地址和姓名,他們就是不說,最後他們以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懾服了邪惡,惡警見他們在春節期間還那麼堅定,大聲喊著豎起大拇指:「我們真佩服你們兩個,你是李大釗,你是劉胡蘭,中華民族有你們這樣的人我感到高興,你們是人民的脊梁。我為你們的師父有你這樣的徒弟感到高興……。」其間,還有一位極壞的惡警想打他,揮起拳頭來說:「每次抓來大法弟子,我都打,你說這次我敢不敢打你?」大強慈悲地笑著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結果那惡警揮在半空中的手,就是打不下來,便邊走邊說:「我怎麼就打不了他呢?……」

正月初一晚上八點,把他們送進北京房山縣看守所,那裏的惡警就像師父說馬三家勞教所一樣,看上去它們是人,其實是地獄裏的小鬼轉世,很惡、很毒。在登記處,扒掉大強的上衣,用鐵鉗夾住嘴唇往牆上蹭,同時打大強妻子的臉,臉都打黑了,見問不出地址和姓名,便下流地說:「你們再不說,就把你扒光衣服扔進女號,讓女犯收拾你。把你妻子扒光衣服扔進男號,讓男犯收拾。」他們仍不說,堅定的正念鎮住了邪惡,惡警們便讓他們分別入號,在路上走一步打一步,進號時,惡警對犯人說好好收拾他,給他洗冷水澡。就這樣,在北京最冷的天氣裏,這位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在風吹如刀的走廊裏,在一個標榜「以德治國」的「文明」國家裏,承受這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折磨。先是用剪刀在背上又鉸又劃,不大一會,背部的皮肉全部劃破,血肉模糊,後又劃破臀部,又繼續鉸,並說給你來個宮刑,讓你男不男女不女的,看你說不說,真是下流邪惡至極。最後叫來一位又高又大的犯人,用膝猛頂他的大腿根……,其痛苦難以承受,便動了人心,說出了地址及姓名。

第二天,家鄉縣裏的駐京人員將大強接走,一路上,大強向他們洪法,講清真象,使他們有了新的認識,沒有繼續迫害,但邪惡還是不肯放人。大強在師父的點悟下,認清了邪惡的嘴臉,放下了人情,機智的從窗口裏跳了出來,坐上出租車,又走進正法的洪流中來了。

3. 正念的神奇

從北京回來後,2001年3月的一天,大強在外地租的房子裏學法時,被當地檢察院的惡警抓去,大強慈悲地向他們洪法,他們不僅不聽,反而打罵他,並沒收了大法書籍。半夜12點左右,大強想,我不能在這兒,我得出去正法,便發正念讓看守他的惡警睡覺,不一會兒,那惡警真的睡著了。於是他拿回大法書籍,闖出魔窟,又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4. 正念正信,走出魔的重圍

2001年4月23日,大強和妻子及其他兩位功友在租的房子裏整理大法資料,一邊交流,一邊工作。就在全身心整理大法資料時,當地派出所來查房,發現滿屋的資料,便魔性大發,一邊看住他們,一邊給公安局打電話。當時大強想不能怕,必須正念出去,便平靜地一邊裝著拿水杯的樣子,一邊讓後面的功友離開,同時指給他們出口。當他們走後,剩下大強夫婦兩人。大強走時,心中默發正念,不許他們看到我,更不許他們追趕,果真惡警無動於衷,大強得以順利脫險。

2001年6月份,大強和一功友開摩托車散發真相材料,帶著3000多份,面對面地把資料交給有緣人。看到他們渴望了解真相,了解大法的笑臉,他們真的很高興。第二天便帶著7000多份,兩人散發了四五十里路,在即將發完時,被惡警追趕上了,當時,大強又心生正念,決不能被他們抓走,還有很多正法的事要做。結果他又一次堂堂正正地從魔爪中脫險,順利回到住處。

5. 人情的危險,堅信的力量

2001年8月20日,大強和二位功友到外省作講清真相,「助師世間行」的工作,在電線桿上寫師父正法口訣時,被邪惡的當地派出所抓住。當地派出所打罵後又將他們送到縣看守所。在裏面他們絕食絕水,7天後邪惡開始強行灌食,他們不配合。15天時,邪惡的幫教團來了,大強牢記師父的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他躺在地上緊閉雙眼,一言不發,一躺一天不動,而邪悟者圍著團團轉,無計可施最後狼狽離去。等到第16天時,另一位大法弟子(姓名不詳)在歷經邪惡折磨情況下,奄奄一息,最後被邪惡迫害死在縣醫院急救室內;大強後被老家公安接回,被非法拘禁在縣醫院裏。

在醫院裏得知家被抄,年近七十的父母又哭又罵,家裏的老房年久失修,新房子因邪惡迫害未能建好,年邁的父母帶著年幼的孩子,確實困難,此時人情關上來了,動了人心。在絕食20多天後,被迫寫了一份所謂「修煉心得體會」,在繼續絕食的日子裏,頭腦中想起師父的話「大法堅不可摧」,認識到自己的情尚未完全捨盡,更不能對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進行消極承受,在絕食第28天時,再次心發正念,決心走出魔的控制,想著「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法理,於晚上下半夜2~3點鐘時,憑著師父的加持,加上自己正信正悟的力量,又一次走出魔爪。踏上了正法的大道,溶入滾滾的正法洪流之中。

現在大強仍在繼續做著講真相、揭露邪惡、救度世人的工作,在彌補損失中兌現著自己久遠歷史前的神聖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