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闖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我於2000年11月18日北京天安門正法。途中有幾個乘警檢查車票和身份證,還讓罵老師、罵大法。我不罵,他們就認定我是大法弟子,還打電話給山海關派出所,說把我扣到那兒。當時我想跳車,發現門都鎖著。在車上時我幾次想打出橫幅正法,可想到還沒有到達目的地,不能主動讓他們帶走,我就這樣坐到天津站。他們還沒有動手,我下了車,坐了輛出租車去了北京。

在天安門廣場我打出橫幅,喊著「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後,我被抓到了天安門地下室。剛到那兒,一個警察打了我三膠皮棒,然後把我推進籠子裏。

幾個小時後,我被分流到了龍潭派出所。然後搜身,我的一張記有電話號碼的紙被搜去,我去拿被一女惡警連踢帶打。後來逼問姓名、地址、照相,我甚麼都不說。打了我許多嘴巴。我拒不吃飯,惡警們就拿著方便麵抽我臉。有一個警察嘴裏噴著髒話,正在寫字時,把筆甩出來打我。關了一天一宿以後,要送走時,強迫我按手印,我拒絕。他們四、五個警察輪番打我,還把我的胳膊倒背過去,硬抓著我的手去按手印。

晚上,我被押到崇文區看守所。到了號裏開始搜身,逼問姓名地址、強迫洗冷水澡。在照相時因為拒絕,惡警們拽著我的頭髮,一個人拽著我給我照,我只好閉上了眼睛。幾天後給我灌食,3個男女犯人用管子從鼻子插進去硬灌,弄得滿衣服都是。我堅決不配合,心裏默念著師父的法「生無所求,死不惜留」。

許多功友都提出抗議,他們不灌食了,開始讓犯人給我們輸液。把我們綁在櫃子把手上,坐在水泥地上,到了後來我被繩子勒得上喘不來氣來。心裏反覆背著,《苦其心志》、「難忍能忍」。被綁在床上的功友被折磨得口吐白沫,可是犯人們卻在她的嘴上糊上紙,狂笑著。儘管這樣,我們一有機會就拔掉針頭,他們發現了就拳打腳踢一頓。當時我的慈悲心出來了,覺得他們很可憐,在無知地造業。

在號裏惡警們還讓犯人給我們灌食,誰能哄騙我們能吃飯、誰打人最狠,就給誰減刑。他們的善是偽裝出來的,我不為情所動。他們一看沒有達到目的,就暴露了兇惡的嘴臉。

堅持絕食11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了。

回來後第4天,我因掛橫幅被抓到公主嶺市局。政保科張科長欺騙我說,「只要你承認,別人判3年刑,你1年、2年,這兒我說了算。我沒有相信他的話。這時一個戴眼鏡的警察還拿著抹布抽我的臉。到了晚上把我送到公主嶺看守所。

我進來就絕食,提審時進出規定要報告說「犯人出號,犯人入號」。我不是犯人,沒有犯法,我不說,同時拒絕穿號服。一天晚上姓董的管教把我帶到外面,強迫幾個男犯人把我按坐在地上,給我鑿上了二十多斤的腳鐐,睡覺都帶著。有的功友傷心地哭了,她們因此也開始絕食,管教罰我們站著。第二天中午,陳管教說只要吃飯,可以鑿下我的腳鐐。我說咱們堅持下去要求無條件釋放,我們沒有理由被關在這兒。

早上時,一個功友頭有些暈,她們開始進食,只有我還在堅持。第七天夜裏2點多鐘時,所長和管教輪番逼我吃飯,我拒絕。過了一會把我帶到提審室,帶上手銬子,綁在凳子上,我奮力掙扎,繩子有些鬆動。這次所長親自拿來幾米長的布把我趴著綁在凳子上,給我打針。說15分鐘後還要給我輸液。當時我聽他們說:「一會就迷糊過去。」我加強自己的主意識,開始想辦法決不能讓他們得逞。因為身體一動也不能動,我喊著要上廁所,他們不讓,後經請示所長,把我送回號裏。一會兒,管教又把我推回來,我善意地跟所長說:「我沒事,讓我回去吧,你們也好休息。」姓董的管教和所長一商量讓我回到了號裏。

第八天早上,我被上板。一隻手兩個手銬子,另一隻手一個手銬子,都固定在了板上的鐵圈裏。腳上帶著鐵鏈子,開始灌食,過了好長時間才把插管拔出來。

我很樂觀,還教犯人背詩。到了下午,我的腰像折了一樣疼,不敢喘氣,一夜睡不了覺。天亮了,管教把所有的刑具都撤掉了,他們無計可施,我又一次走出來了。

一個修煉人的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難以承受的,只要心中有法,沒有闖不過去的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