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洪法、護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泰山是國際名山,被當地視為「神山」,許許多多的遊客來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

心生一念:爬泰山向遊人講真相

9月24日下午7點左右,我們順利地從桃花園上山,一路上不停地清除邪惡,不停地貼不乾膠,把真相傳單放在路兩邊的石板上,希望第二天的遊客能看到我們的真相資料,法度有緣人。

沒想到這麼順利,一時我們起了歡喜心,剛到中天門就被那裏的警察盯上了,警察上來把我、李功友和張功友抓住。當時我沒有害怕,我們向警察講清真相,告訴他們「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進了中天門,我就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對著極少的遊人大聲說:「把『真善忍』記在心裏!」一個聲音立刻回答:「記住了!」聽到這個聲音,我心裏一震:就算我只聽到這一個聲音,我都沒有白來!

我們被關進中天門派出所,我們發正念清除那裏的一切邪惡,惡警們強行搜身,把錢搶走;並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偷偷地給我們拍照;他們問我們從哪裏來。我們不配合,不說話,他們也沒辦法。這期間,我們幾次想走也沒走成。第二天上午,我們被送到山下派出所,坐在車裏我閉上眼睛,我看到了自己已經在一個很高很偉大的境界中,真的無法形容!我想起了師父在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告訴我們:「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到了山下派出所,我們就開始絕食,他們再三追問我們從哪裏來,並偽善地告訴我們:「說清地址馬上放我們回家!」我們誰也不理會他們。

晚上,我被扣在值班室裏,而那兩位功友我再也沒見到。約8點左右,我的手慢慢地掙脫了手銬,我想走,可人心一想:這麼多人,我能走得了嗎?就這樣有兩次機會我應該走脫,是人心阻礙了我!

第二天下午,我被送回老家拘留所。我繼續絕食,絕食第五天,市公安分局派人送我去王村勞教。路上我發正念清除邪惡,並向送我的人講清真相。他們嘲笑我與XX黨作對而得到被勞教的下場!我嚴肅地告訴他們:我做好事沒有錯!我告訴遭受矇蔽的世人甚麼是好、甚麼是壞、靠近「真善忍」、遠離「假惡暴」沒有錯!我不是來勞教!我是來清除邪惡的!送我的人中突然有一人問我:「那你甚麼時候走?」我說:「清除完就走!」

於是樓上樓下查體不合格,再加上我腰疼,王村拒收。真是奇怪,我躺在車上,王村的警察說:「下來。」我說:「我的腰扭了,不能動。」他們讓人把我背下來,我很平靜,一點勞教的意思都沒有,幾分鐘的時間,王村的警察請示了負責人後說:「不收不收,把她抬到車上去。」於是又把我抬進車裏。車裏的人覺得沒有完成任務,洩氣地看著我。此時我又想起師父的話「人想自己說了算,人從來都沒有自己說了算過」(《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他們想把我送到派出所,由派出所看管我,車停到派出所門口,幾十個警察圍著車想把我抬下去,我立即對他們說:「我已經絕食絕水五天了,再加上我爬山把腰摔了,連上廁所都不方便,需要人照顧,如果你們還有一點人心,讓我回家。我做好事沒有錯,你們得尊敬我,決不能污辱我,否則我會一頭撞死,撞不死我咬舌自盡!你們看著辦吧!」我所有的力量都有集中在了這幾句話上。

他們怕我出事,把我送回家。樓前樓後幾十個警察,公安局、派出所、居委會、計劃生育辦公室等好幾個單位輪流值班看著我,搞得我一家人坐臥不寧。我便開始在家裏絕食,不向邪惡妥協。我堅持到樓下大院裏,躺在三輪車裏絕食,我要實實在在地做到:讓世人看到邪惡江澤民一夥一天派幾十個人看管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已絕食絕水多日身體十分虛弱的好人。鄰居們都圍著我,問我為甚麼不吃不喝。我說:這都是江XX一夥逼的,他們讓家裏人把我拴在床上,不讓我出門,攪得一家人不得安寧。師父告訴我們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用善心對待別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高標準要求自己,沒有辦法,只有絕食,我用生命證實:法輪大法是千載萬載難遇的最正的偉大的修煉大法!願所有的善良的人把「真善忍」記在心裏,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邪惡一看對他們不利,於是派人想把我抬到樓上。我說:「抬不動!」他們不相信,抬上去我下來,下來又抬上去。最後,我走不動了,就爬到樓下,也要將他們的邪惡曝光,讓世人知道!他們洩氣了,走了一批又一批,我不停地向他們講著真相,清除它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希望它們不要助惡毀自身。結果想逼我放棄修煉的這些人都不敢再逼我了,他們說再這樣下去他們就被我轉化了,有的流下了眼淚。

這期間,我媽媽氣得昏死過去。幾十個人罵我沒有人情,沒有良心。我很清楚,我是大法弟子,我擁有更高尚的東西----慈悲,對所有世人的慈悲!

邪惡想利用一切辦法摧毀我的意志,都沒有得逞,派出所怕出人命,最後把我交給單位看管,不讓我出大門,並讓負責看我的人簽字按手印,保證我不出任何問題,真是邪惡到家了。我提出到我弟弟家去,他們又讓我弟弟簽字按手印,保證我不出任何問題,想利用家裏人的情纏住我,並利誘我說:「只要不發傳單、不去北京,在家裏煉功,便從此不再追究。」都是些哄小孩的玩藝兒。我帶著主佛的囑咐來到人間,我沒有驚天動地的語言,一句話:誰也別想動我。

到我弟弟家後,弟弟出車,妹妹把我反鎖在屋裏,連上廁所都不讓我去,他們怕受牽連,我給他們講真相也不聽。

我流著眼淚叫師父:師父,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今天就出去!我跟著師父做著宇宙中最正的事,他們不能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不停地找自己,純正自己,淨下來後,我就開始想辦法出去,我決不讓家裏人為了我而造業。我費了好大勁把門弄開,立即坐車回到我的住處。

整整十天,我卻覺得我已經死過好幾回。是我們偉大的師父再一次慈悲於我!

尊敬的師父:感謝您!

同修們:千萬不要放鬆自己,真正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