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慈悲洪大 弟子破迷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30日】 作者注:本文不是要表達作者過關時做得如何,事實上作者清楚在修煉中很多事情自己做得還差得很遠,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師父還一直在看護和點化自己,作為弟子又有甚麼理由不更加精進呢?


「正法傳,難上加難。萬魔攔,險中有險。」是人世間在這個特殊歷史時期的真實寫照。

磨難中儘管我主意識一直頑強地保有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仰,而且也在利用機會本著善心向周圍的人說明事實和真相。但我清楚地知道我與那些勇猛精進、捨身護法的弟子有很大差距;我所承受的那點與他(她)們以大善大忍之心為護法承受的難簡直無法相比。

師父洪大的慈悲是普及每一個弟子的,師父不斷給弟子機會、點化弟子,然而「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路還得我們自己走。

那天遇見一個多日未謀面的大法學員,她告訴我又有學員到北京護法去了,說是悟到現在是最後的正法中,不能再等待了(要趕快從人的殼中走出來)……

聽到這些我思想中冒出很多想法,思想業在不停地翻滾。當天我通過電話與另一學員談及此事,她的一句話給我很大震動:作為大法弟子是都要走出(放下生死、破除人這層殼的)這一步的啊!

回想這一年多來,在這場禍亂中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過關總是不那麼乾脆利索,甚至儘管時常悟到修煉時間已經很緊了而對學法修煉還是時有鬆懈,以至有時被邪魔鑽空子。我常自認為可以放下名、利、情,可是真正事到臨頭怎麼竟找理由來掩蓋自己放不下的執著!慚愧呀,慚愧!

這天夜晚我站在窗前,皎潔的月光朗朗地洒向大地。靜謐中我抬頭看那亙古以來默默注視著人世間滄海桑田變化的月亮,那人類文明更迭的見證,此時仍像以往一樣也在那裏注視著我。

……這場對大法的瘋狂破壞和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都一年多了,廣大的大法弟子本著至善之心,向政府、向有關部門說明情況、展示著大法真修弟子崇高風範,希望有關方面了解大法的真實情況,而那邪惡勢力竟然變本加厲地破壞大法和殘害大法弟子,有弟子說自己認識到不走出來為大法說話、護法就不配這部大法,他(她)說得真好……,我也要用自己的行動匯入正法的洪流!我明天就去,個人圓滿的問題已經在其次了,我想,關鍵是作為大法弟子有責任維護大法,因為我們是大法中的一分子,眾生的生存環境都是大法給開創的。

師父新經文《心自明》中一句「能行不行見真相」已經點到我那掩蓋的執著了。……呵,月亮又快變圓了,過幾天該是滿月了吧。

第二天心裏的執著、混雜的思想業不時出來翻騰,到了售票處,一時好像有千種理由暫時不去、改天再去。我告誡自己一定走出這一步,今天給自己藉口,改天還會有藉口,於是我到窗口說要購票,裏面的人順口說沒票了,我心裏一動,但我並沒離開,裏面的人接著說我給你看看,結果還有一張!票買到了我又想跟其他去的弟子結伴同行,誰知並沒有聯繫到,當時我悟到這是考驗在一個人的情況下自己到底能做得怎樣,修煉是修自己,有沒有同伴並不影響。

中午我又抽空上網,看到明慧網關於師父這兩天將又有新經文發表的消息,我先是振奮,然後想儘快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事實上是心裏有想得到師父明示的想法。但是怪事出現了,電腦不停地斷電、開機、斷電、開機根本無法正常工作,我只好關機,把急於看師父新經文的心放下。後來我一個人上車了。在車上我學習師父的講法,不知何時眼睛開始流淚,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以前我從沒有這麼明顯的反應。

夜幕又降臨了,透過車窗向外看去,驀地,一輪圓月映入我的眼簾,原來是今天滿月呀!

***

到了目的地。廣場上人頭攢動,兩輛警車在人群中穿梭,順著警車看去,會發現車一停下就有人被帶上車,那些被抓的人一定就是心懷大善大忍向世人展示大法真相的大法弟子們了。跟從網上了解到的一樣,他們有的因為亮出「法輪大法好」等橫幅被抓,有的因為在廣場上煉功被抓。警察們行動迅速,他們已經非常熟練地掌握了對付這些善良的人們的手法。

我很希望自己附近就有弟子打出橫幅,然後,不管我們並不相識,就走過去與他們一起高舉我們正法的旗幟。可是警察總是比我先發現他們。我還在四處徘徊張望,心想:「這樣要弄到甚麼時候?不如回去……」。忽然不知從哪兒過來一戴墨鏡的老太太,她衝我說:「看到了吧,今兒抓不少人了,都是煉法輪功的,那抓著可真打呀,剛才就有一家四口……,他們也真有不怕的!」老太太絮絮叨叨說著,忽然問我:「小伙子你是幹甚麼的呀?」(!)我說我也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太太嘴呈O型,用帶著墨鏡的眼睛湊近我的臉,足足看了三秒鐘,然後急急地說:「你可別把東西(指寫著法輪大法好等字樣的橫幅)拿出來,真的抓呀,抓進去可打得厲害呀!……老百姓心裏都清楚……你那樣做自己吃虧呀……那牢房都空著呢,監獄都空著呢,知道吧?!」

老太太說著轉身走了,我倒是更清醒了。我沒有橫幅,但我要用恰當的方式為維護大法盡自己一份力。

一輛警車在不遠處停下,從車窗可隱約看見裏面有人在打人。我走過去,正看見一個警察用力從一名大法弟子手中搶奪大法橫幅,並無理智地抽打著那個弟子。

這時我在車外說了一句話。我想這是我們至尊至上的師父以及關注著現在人世間所發生事情的天上諸神一直期待著我們說出來的:

「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們。」

車裏的一個警察沖到窗邊,氣勢洶洶地問:「你是幹甚麼的?你也是煉法輪功的?」我坦然地說是,他把車門打開說:「那你上來吧。」

***

到了派出所,少不了一頓折磨,但與那些承受大磨難的弟子相比簡直沒法提及。

後來關在一起的一個弟子悄聲告訴我,師父發表了一篇新經文題為《走向圓滿》。(也許是為了不讓我看到新經文內容後有求而為,才不讓我出來之前看到吧。)一時間,我彷彿整個人都浸沐在師父那慈悲無限、威德無邊的法光之中(其實是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貼切表達的感受)。

那輪滿月後來多次浮現我腦海,我覺得那是在不斷提醒我要更加精進才能趕上。

***

由於自己層次有限,認識不一定正確。這裏決無暗示應該怎麼做的意思,各人情況不同,文中提及具體事情經過只是敘述在這一事件中針對本人執著的具體情況自己怎麼悟的、怎麼在師父的看護、點化下努力破除執著的,不對之處請予指出。

法輪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