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功修有路心為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 大家好!

今天借此機會向您和各位同修彙報我的修煉體會。這只是我這一年來的幾點個人心得體會,不對之處,請大家指正。

自從去年425以後,感謝師父慈悲,我在修煉的道路上有了更多的體悟和思考。我也曾徘徊於不知道做甚麼和怎麼辦,面對突如其來的事件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意識到還是學法不夠,就在大家熱烈的討論時,躲在角落裏一遍又一遍的讀著老師的經文,思考著所發生的一切。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開始有了一點思緒:越在此時,自己越不能脫離大家這個修煉群體;越在此時,越需要大家在一起共同切磋,共同精進。應該盡自己的所能,環境是我們自己創造的。於是我積極參與此後的多次美國和渥太華之行,一次又一次地克服種種困難參加大型集體弘法活動。

渥太華國會山莊前的幾次大型煉功,使一些國會議員對我們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一位國會議員主動和渥太華的學員共同承辦了去年11月16日在國會大廈裏的午餐會,旨在向其他國會議員和新聞媒體正面介紹法輪功並尋求加拿大政府的幫助及支持。我和其他學員第四次踏上了渥太華之旅。這是我在新公司就職後的一個月之內第二次在工作日請假了。我所在的這家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互惠基金公司之一。我的同事告訴我說,他們來了一年多都不敢請假。而我上班後的第二天就向我的老闆介紹法輪功並送了他一套資料,第四天就請假去渥太華參加國會山莊前的大型煉功活動。對此有的同事不能理解。這次是我第二次請假了。我的老闆問我,我這樣做是因為家裏親人在國內遭迫害嗎?我說不是,他們都很好。他雖然還是對我的行為不能理解,但他開始對信仰的力量產生了敬意。後來去參加西雅圖法會也好,約見國會議員也好,我都同樣請過假。因為公司業務較忙,我都主動利用週末或在工作日加班把請的假全都補上,從未因此而耽誤公司的工作,因此,受到老闆和同事的好評。有一天,老闆主動找我談話。他說,請我不要介意,因為先聽過媒體的不實報導,開始對法輪功的印象並不太好。他不好意思當時告訴我,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他從我的身上完全改變了對法輪功的印象,他現在認為法輪功的確是一個祥和而有益於社會的修煉群體。雖然他現在很忙,沒有時間學、煉,但他同意讓我把《轉法輪》和《中國法輪功》英文版放在辦公室,以便於在他和其他同事有時間時傳看。一天,我們正在工作,樓下傳來一群人遊行的喧鬧聲,他們高喊著口號,發出激動的狂呼亂叫聲。我的一個同事平時很願意開玩笑,他衝著我說,JOHN(我的英文名字),樓下是不是你那夥人又在遊行呢?還沒等我開口回應,我老闆馬上對著他嚴肅的說,你可不能那樣說JOHN,他們可是十分祥和的修煉人。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在辦公室隨便對法輪功評頭論足。去年12月,李昌等四名法輪功骨幹學員被中國政府非法判刑。我們多倫多學員在市政大廳前舉行大型煉功弘法活動,同時向新聞媒體和社會各界說明事情真相。此時正值聖誕期間,我的老闆看到多倫多太陽報的詳細報導後,主動把報紙內容介紹給親朋好友。後來過節後上班時,又主動和我談及此事,非常關心李昌等人以後的命運,同時對中國政府這種錯誤行徑表示了一個正直善良的西方人的義憤。

去年12月31日,是新年前最後一天的工作日。當時我公司已進入RRSP(退休儲存計劃基金)的繁忙季節,所以每個人都在緊張的工作著。我想到今天是20世紀的最後一日,便拿出普度音樂,問身邊的幾位同事,想不想聽一聽,他們說正好累了想休息一下,能聽一聽法輪功的音樂太好了。有一個人一邊聽,一邊說,這是我聽到的最美的音樂了。大家正說著,老闆進來了,他也沒有看我,就衝著我喊,音量在哪?我心想,可能壞了,是否老闆嫌我把音量放的太大了。結果出乎意料,他走到我跟前,把音量開到幾乎最大,讓整個房子都充滿了普度音樂聲。他說,他現在可不怕別人說他偏愛JOHN 的民族音樂了。

在多倫多市政大廳前的草地上,大約從半年前開始,每週末都有集體煉功弘法,因為它是多倫多的主要景點之一,過往的行人比較多,有一些有緣之士從這裏加入我們修煉的隊伍,更多的人則從這裏了解到法輪功。但有一次,一個醉漢走到我跟前與我說話,當時我們正在打坐煉功,後來才知道他在此之前已數次來干擾學員煉功,學員不知如何處理就叫他來找我。一開始,我以為他想學功,後來,他越說越不像話,我從他身上的酒氣知道他是一個醉漢,就閉上眼睛靜靜地堅持打坐,任他胡言亂語,而不再堅持讓他離去了。期間有的學員讓他走,他也不肯離去,依然蹲在地上糾纏,直到煉功結束。開頭我也覺得挺鬧心的,但也知道這一切不是偶然發生的,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我應該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這一念一出,我的心就平靜多了,漸漸地我好像也聽不到他在具體說甚麼了,只覺得他離我越來越遠,我都有幾分入定的感覺了。煉功結束後,我站起身來跟他講,請他以後不要到這裏來影響其他學員煉功並希望他做一個好人。他盯著我說,怎麼才算一個好人呢?我平靜地望著他笑了,對他說,對你來說,做一個好人就是不要去影響我們煉功,不要去干擾別人,要學會尊重別人。他一下子就變地似乎清醒起來了,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從此以後我就再沒看到他來過。從這件小事,我更深地體會到善的力量。在善面前,人都有佛性和明白的一面,即使是看似很不好的人,如果你用一顆善心對待他,告訴他最基本的做好人的道理,也會觸及到他的心靈深處,他的明白的一面也會知道如何去做。

在過去一年中,我參與了不少弘法活動,從中自己受益非淺,更深地體會到弘法也是我修煉中重要的一部份。多倫多學員多次乘大客車去美國和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參加法會和弘法活動,最初是因為看似偶然地聯繫到比市場價格便宜近2000加元的汽車公司,我從此便很自然地承擔起了聯繫大客車的任務。每次在車上,我們都向司機介紹法輪功並放普度音樂,最後通常將一本《中國法輪功》、一盤普度音樂和一套介紹大法的資料作為禮物送給司機。大法學員的一言一行和對大法的熱愛感動並開始影響著司機。好多次我們都租兩輛大車,給我們開車的司機因此得以知道並了解了法輪功。我們和汽車公司的合作非常好,有的司機還不止一次為我們開過車,他們給我們提供了不少方便,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遭遇表示同情,同時對我們的弘法活動表示理解和支持。

從去年8月開始,我和其他一些同修開始接觸MP(加拿大國會議員)和MPP(省議員)並向他們弘法,使他們更多地了解法輪功並給予我們他們的幫助。在這期間,我也悟到,他們雖然是加拿大政府的官員,但他們首先是一個人,我不能因為他們的特殊身份而區別對待他們。我接觸過的這些國會議員和省議員大都表示出了善良西方人的正直。但一開始並不順利,往往很難約見上,即使偶然見上一個效果也不理想。通過學法修心,我不再把它視為一件重要的事或工作,而作為自己修煉的一部份。後來,情況很快就有了變化。比如不久前在見一位很有影響力的國會議員時,我們就已經像朋友一樣談的非常融洽:我坦誠地說自己對政治及其運作十分外行,想請他幫忙給我們出主意怎樣將法輪功介紹給更多的他的同事和其他社會各階層人士;這位在政壇享有很高聲譽的職業政治家,便靠在椅子上冥思苦想,為我們提供了不少切實可行的好辦法。他說馬上要去渥太華度假,便把大法的材料放在文件箱裏,以便作為假日必讀的重要文件隨身攜帶。而我這是第一次來見他,別的同修在此之前也只是和他有過一兩面之交。當我們走出他的辦公室,看到為他叫的出租汽車司機已在等候多時,我的心又是一動,想到這位國會議員雖然現在還不是我們的學員,卻已經通過他的積極幫助而在不自覺中參與到護法、弘法的洪流中,甚至在某種意義上講已經和正法有了聯繫,這對他未來的生命來說是一件多麼幸運和多麼值得慶賀的事情啊。當然,這些他本人並不知道,可能他也不願承認,我也許永遠都不會有緣同他談及此事。我從而更感到師父對眾生的慈悲。也許隨著對法輪功的了解,他以後不僅會繼續給我們提供幫助,而且也可能有一天會加入到我們的修煉隊伍中來。

考驗依然很嚴峻,許多關過的不好,也很辛苦,身上的執著依然很多,但我卻感到自己日漸走向成熟,我感到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被大法所溶化著。我們有幸生在大法弘傳之時,我們有緣遇見了一個偉大的師父,讓我們每個人都勇猛精進,每個人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多倫多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