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無怨無恨,護法慈悲無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1月6日】 下面講一下我的經歷。今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我隻身赴京上訪,當時我想:「在這新舊宇宙交替的當口,如果用我個人的犧牲乃至全亡能換來舊宇宙敗物的全亡和新宇宙的誕生,那我真的滅亡我也欣慰。」我對師父正法、改變舊宇宙的「滅」和「私」,從而造就不滅的新宇宙發自內心的擁護,為此我願付出我的一切。在維護法的過程中所遇到的針對我自己的一切磨難乃至死亡的威脅,我都能完全無怨無恨地自我承擔、消化。因為我明白,我如果摻進一絲一毫人的東西,不能完全向內找,則會被邪惡的敗物鑽空子,從而滋養它。而在我完全向內,一切只求自我犧牲的狀態面前,一切針對我來的或我承擔的敗物在真正的消亡,如同掉進死水中去煙消雲散、自我解體。這是邪惡勢力真正為之害怕顫抖的,也就是說,在維護法的過程中,所遇到的一切苦難我都完全無怨無恨,完全是慈悲的自我犧牲的狀態去承擔去接納。我悟到,假如你是如此的大善大忍,以至你如同一個吸塵器或黑洞,任何的敗物、針對你來的邪惡與磨難都被你吸進去解體為空無的狀態。可如果你像鼓風機一樣往外頂,則會把敗物吹揚滿天,而自己總有耗盡的一天。

我在上訪後經歷的無休止的審訊、強制轉化及拘留中見過了形形色色各級人物。我完全用善的、堂堂正正的一面無怨無恨慈悲地俯視著可憐眾生的心態,一種完全自我犧牲的心態,我感覺我的能量場蓋住了周圍一切。所到之處都被我的狀態帶動。涉及我的案件的人,都由衷地說「你真是個好人」,且多方努力希望能早放我出去,對大法也有了比較公正的認識。

記得一次提審我時,我得知老母親因被告知我這個兒子可能要被槍斃,當時受驚嚇死了過去,灌下十八顆救心丸才被救過來,我流淚了。父親為救我,向他們說了許多討好的話以及攻擊大法的話,同時把怒氣、怨氣發在了我妻子及岳父母身上要和他們拚老命。我得知這一切後,動了人的情,寫了所謂與「非法組織決裂」的保證書。剛寫完第二天,我就冷靜了下來,我知道自己偏離了法,正在摻進人的東西,將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我決定反彈。在下一次提審中,我一改前態,再次用神的一面堂堂正正地承擔。當時提審我的公安說,「今天的審訊紀錄交上去你就完了,勞教幾年,我們也沒辦法,幫不了,你還是先別按手印,我們回去給你改一下再交上去,能減輕一點,幫你一下。」我平靜地說:「不用了,謝謝你們的好意。」

在送我回拘留所的路上,公安對我說:「你真是個好人,可惜我幫不上你,牢頭、獄霸有沒有欺負你的,告訴我們一聲,我們給你做主。」我說:「謝謝你們的好意,他們對我都挺好的。」(其實有幾個還跟我學功,並說出獄後一定找我學煉)。當晚,我想如果勞教幾年,一切苦難我都能慈悲平靜無怨無恨地對待,唯獨那裏污言穢語太多,正如師父所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對此我非常痛苦、孤獨(當時身邊沒有一個同修),雖然我又知道自己承受這一切是對的,是多麼的有意義。我當時想,法是圓融的,為甚麼會出現不可解決的矛盾呢?

我想起師父說過的:「......你們任何生命都不可想像的。我能最大限度地放棄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開這一切。」 我想如果有了解不開的地方,那麼一定是自己向內找、自我犧牲得不夠。於是我決定用筷子把自己的耳朵紮聾。這樣我在為法承擔苦難的同時,保證了自己不聽不聞骯髒的東西。當時,我都被自己的心感動得落淚了。第二天,我突然被叫出來,我還以為要送我去勞教呢,結果一看卻是放我出去交單位轉化。

總之,我個人認為目前的形勢是在給眾同修修煉的機會。想一想整個宇宙除了地球這粒塵埃以外,都已經是「天清體透乾坤正」了,師父承受著人間的謾罵與攻擊,不就是在一次次地給眾生、眾弟子覺悟的機會嗎?我們為甚麼不在這種種放下生死、決裂人的考驗中,邁出那一步,真正放下人的一切呢?

正在此文要擱筆的前夕,在一次同修們的交流中有一同修(她已上訪4次了)毫不客氣地指出我的一些嚴重的執著心,並談了她的悟法,她強調的核心問題是:一切都是因為我自己的業力與執著造成的,我們走出去護法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是一個昇華的過程,每個人不同的經歷都是針對個人的業力和執著心而來的。任何環境都是修煉。前一段時間為圓滿而來京的,現在都站不出來了,因為他們發現自己並沒有圓滿。上訪中所遇到的問題都是針對自己的心來的,一切都是師父給安排的。永遠用善的一面。平和慈悲,第一念一定是護法,純淨的,不能是為「圓滿」。

對此我是這樣認為的,她的悟法非常純淨,完全是在法中把一切都當作修煉,一切都是師父在給安排,一切都視為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完全是一種向內找的狀態。但是我有一點和同修交流的是:咱們這次修煉是和正法聯繫起來的。所以還有一個因素,即針對法和師父來的要站在師父的角度去考慮:那是真正的魔,是舊宇宙敗壞勢力的破壞。這一點是不是應明慧呢?這是不是我們「以往忽視的問題」呢?這樣是不是能使我們以更大智慧地看待目前的形勢?使自己在護法中的昇華與提高和正法、決裂、銷毀舊宇宙敗物結合起來,使自己能以更神聖、更博大的心胸及更廣的視野與智慧,清醒地、理性地指導修煉與護法?從而使自己在護法中,能完全跳出自我來,不惑不迷地更平和博大慈悲地俯視一切,從而更圓融更堅定呢?因為畢竟,以前的修煉都沒有這一因素┄與正法聯繫起來。

這是我個人一點不成熟的悟法,希望同修們以法為師批評指正。

一大陸學員
1999.11.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