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3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3日】

【大陸】海外起訴,防不勝防

近日,大陸某單位「在無知的情況下」簽收了關於起訴中國某國家領導人的傳票和起訴書,並將此件轉到某某部處理。

該部一負責人稱,本部採取了一系列嚴格的防範措施,為的是不使該起訴書和傳票送達有效。現在可好,人家一步到位,直接突破了第一條防線。反正(簽收)問題不出在本部門我們不承擔責任。現在還不知怎麼處理這件事呢。更令人頭疼的是國外(法輪功)還要起訴江澤民,這可怎麼防呢?真是防不勝防啊!現在,上上下下就為這件事而緊張,因為江11月份還要出訪。



【大陸】湖北省某市弟子真相傳單遍布大街小巷

2000年8月20日凌晨,湖北省某市數十名大法弟子開始了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努力。1200多份傳單發向了該市大街小巷。隨後,在10月14日,在受到外地弟子的鼓勵下,學員們在一夜之間,把9000份傳單分發向各處。我們有的挨家挨戶地發,有的將傳單置於公園晨練處,有的將傳單張貼,做得很圓滿,更多的弟子受到鼓舞。



【大陸】煙台將以人口普查為藉口對大法弟子大搜捕

近日,山東煙台市已開會決定,對芝罘區和棲霞市等地大搜捕,提醒大法弟子注意:以防它們借人口普查之際進門抓人並抄家。



【大陸】萊陽弟子直斥惡警察

10月23日晚8時許,萊陽開發區公安局劉宏濤等十幾人,開了兩輛車包圍了和平村大法弟子魏洪蓮(化名)的家,並提前將魏家電話線卡斷。魏沒有給它們開門,並上了屋頂,大聲向周圍圍觀的鄰居揭露他們的陰謀和罪惡,點著它們的名字說:「劉宏濤,你們這麼多人來幹甚麼?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你們憑甚麼這樣對待大法學員。鄰居們,你們都看見了嗎?就是這些公安,當初我被關押時,它們翻牆進入我家偷走金銀首飾和錢,他們知法犯法,根本不配作警察。」劉宏濤一聽魏直呼其名,嚇得灰溜溜地鑽進汽車。

魏洪蓮正氣凜然地大聲說:「你們聽著,誰今天敢上來一個,我就拿石頭砸一個。」一個警察說:「那我就先斃了你。」魏馬上說:「好,你們警察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先把姓名報上來。」那個警察嚇得沒敢吱聲。

事情僵持了二個小時,礙於周圍的人太多,警察沒敢下手,魏洪蓮一直在屋頂上大聲地向圍觀的群眾揭露它們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最後它們只得撤人。最近幾日,大量便衣活動在魏家周圍和其親戚家。現在魏洪蓮一家三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大陸】一人作惡殃及全家

山東萊陽開發區公安局幹警劉紅濤,經常參與抓捕毆打大法弟子的行動,作惡多端,它的父親現已患上肝癌,痛苦不堪;它的妻子懷孕多次,但無一嬰兒存活,最近它的妻子又得了一種怪病,嚴重遺忘症,經常前面說著話,後面就忘了是甚麼。這真是一人作惡,殃及全家。警告所有直接或間接殘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冤有頭,債有主,所作的惡事遲早有一天會遭報應,儘早悔過自新,為你自己、家人和後代積點兒善德吧!



【大陸】北京市惡警錄

北京市順義區北務派出所政委史建峰、郭家務書記李寶軍野蠻毆打大法弟子,違法亂紀

10月6日,郭家務村兩名大法弟子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目睹了11時左右警察在廣場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場面。事後,二人正在廣場坐下吃東西,被便衣過來盤查並被抓到前門派出所。下午2點左右北務派出所政委史建峰、郭家務書記李寶軍和司機三人開車來接。史建峰把兩人用一個銬子銬得緊緊的,直到勒進肉裏,在車上,史揪住兩人頭髮不停地往下亂按亂撞,瘋狂地說:「我就是魔,把你弄殘了脫官衣認了!這還不到一半,到派出所讓你學狼叫喚!」

到派出所,史建峰和李寶軍又給兩人手指也加上了小手銬,用8股電線在背後拴住雙手吊到鐵架子上,腳離地1尺多,半個多小時才放下來,史還不解恨,又狠狠地踢了他們幾腳,傍晚史又把兩人的頭髮剪得亂七八糟,才送到分局看守所。

惡毒兇手史建峰、李寶軍,你們的罪行已公之於眾,法網恢恢,惡有惡報!

北京市勞教調配中心濫施淫威、侮辱人格

北京市被判勞教的大法弟子從看守所被運往勞教所的途中,要經過一個中轉站──北京市勞教調配中心。這裏可不僅僅是「調配」而已,它更重要的差事是給大法弟子「施下馬威」、「立規矩」,嚴重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尊嚴。

下車後要經過幾道門。剛邁進第一道門,一聲狂吼:「低頭!」能嚇人一跳。還沒反映過來,三根電棍已齊向頭頂、頸部擊來「你XX不知道怎麼低?!」頭發燒焦了,過後手一抓,大把往下掉。又過一道門:「蹲下!」還不知怎麼蹲,電棍和罵聲已齊至。原來是要你兩手抱在頭後,頭要埋在襠內去蹲。其後,讓大法弟子脫下衣服,只穿一內褲,在7月份毒花花的太陽下,水泥地上,暴曬多半天,曬成了一個「紅人兒」,有的學員腳掌和腳跟著地處,燙起了兩個大水泡。

每時每刻要求學員們雙手扣腹,低首垂目,不得有1秒鐘的抬頭和平視。警察手提電棍在學員身邊溜達,說著:「只要你的目光和我的一對上,你就要倒霉!」出入各道門,都要喊「報告」,不論去打飯,還是去廁所等,都必須「走直角」到達,稍有差遲,就電棍相加。有學員不堪受辱,「不服管束」就不放行,讓他繼續在這裏受折磨。

為此,學員們大聲質問:我們不是罪犯,我們是善良的好人,為甚麼要用殘酷的暴力逼使我們接受恥辱?!



【大陸】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繼續殘害大法弟子

為了表現自己「轉化」大法弟子的「功績」以討好上司,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的警察、官兵不擇手段從精神和肉體上折磨、殘害大法弟子。

壞人管好人

為了對付這群世界上最善良的好人,團河勞教所的警察和犯人站到了「同一戰壕」,他們挑選犯人中一些較壯較惡的,稱作「包家」,四個人「包」一個,晝夜輪番看管、折磨大法弟子,可以任意打罵、罰勞動、不讓睡覺,叫「熬鷹」。還可以隨自己高興去警察面前告狀,如「進出沒喊報告等」,而警察就會言聽計從動用電棍去教訓我們學員。有一名大學剛畢業的二十幾歲的大法弟子因不寫悔過書,被有警察撐腰的「包家」百般折磨:強迫他完成超他能力幾倍的勞動定額,整夜不讓睡覺,白天該幹甚麼還得幹甚麼。坐在小凳上時不許靠牆、床,有時夜裏坐著睡著了,剛一閤眼,就被吼醒。「包家」還逼他用手、用自己的洗衣粉一遍一遍地刷洗痰盂,已洗六、七遍,很乾淨了,還說不乾淨。有時會因一點小事被「包家」大打出手,別的大法弟子一阻攔,就會被告狀受苦,沒幾天,這位學員被折磨的瘦弱不堪,眼睛大大的。這些犯人得意地說:「現在的政策就這樣,讓我們壞人管你們好人!」

精神轟炸

最難過的難不是沉重勞役和「大夜熬鷹」,而是強行「轉化」,警察不分白天和深夜,叫學員「談話」;「轉化」大會滿堂灌的是攻擊大法和師父的謊言,逼學員違心寫「悔過」,寫「揭批」,上台「宣講」。一個警察罵罵咧咧的叫嚷:「知道你們這些悔過書沒一個是真的,這形式也得給我走!」有一位大法學員因不忍聽攻擊大法的反面宣傳,在「轉化」大會上挺身而出站起來說:「不要這樣說我們師父!」被警察竄上去抓走,電擊了1個小時,並逼迫他到各班去「收回自己的話」。另一位大法學員當眾高聲叫道:「大法弟子***(自己姓名)要求絕食!不能這樣對待我們學員!」被警察們把他雙臂成「一」字捆住,拼命打、電、灌。有一位大法弟子寧死不「轉化」,所受折磨更不必說,有時我們的學員竟被12根電棍同時電擊,死去活來。

物極必反,當殘酷的精神和肉體折磨達到極點時,反而使一些在高壓下違心地寫了悔過書的大法弟子認清了魔難的實質,徹底放下生死之念,神的一面在正法!他們紛紛找警察,收回「悔過」,主動向周圍人洪法。面對捲土重來的「熬鷹」等折磨,他們正信堅定,勇敢面對,一正壓百邪!

警告團河勞教所的惡警察們,你們不要作惡太過,你們的罪行已公諸全世界,法網恢恢,血債終要清償,只有棄惡從善,將功補過,才是你們未來生命的一線希望!

承受巨大痛苦而不失大法弟子本色的功友們,向你們致敬!億萬同修牽掛、關注、支持著你們!大家懷著謝意受著激勵,前赴後繼,匯成了巨大的正法洪流!

仍然躲在家裏不敢走出人來的學員們,你們已經知道了,師父一再拖延結束的時間,是在等你們哪!你們沒感到師父的偉大期盼多殷切麼?你們不覺得身陷囹圄和流離失所的功友們在痛苦中等待得太久了嗎?



【大陸】河北深州市對全市掛名學員進行突然搜查

自2000年8月以來,江澤民之流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又一輪大規模鎮壓。河北深州市(深縣)610小組對全市掛名學員進行突然搜查,實行明查暗訪,秘密監視,電話監聽等卑鄙手段。9月1日晚10點左右唐奉鄉司法所由鄉政法委書記劉金領,所長揚文芳,副所長趙建義帶領10名人員,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和手續的情況下對該鄉趙禪院村趙書讚(大法學員)家進行非法搜查,家裏的東西被翻的亂七八糟,結果搜到老師經文和大法資料及該學員給市政府領導寫的信,並當即把該大法弟子帶到鄉司法所進行審訊逼供,問經文從何而來。因該學員不說而遭一夜毒打,然後被非法關押11天放回家。至今被暗地監視。

深州市醫院大法弟子李向紅自去年(99年)7.20進京護法以來,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大陸】甘肅省白銀市非法搜查、入室監控、查抄大法資料

10月20日下午,在無任何理由、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甘肅省白銀市公安局白銀分局在政保科長張明才(該警察先後勞教4名、非法長期關押一名、拘留數十名大法弟子,作惡累累)的統一指揮下,分局政保科、四龍路、公園路、人民路等派出所、政法部門再次作惡。他們非法搜查、入室監控、查抄大法資料。當有弟子質問為何要這樣時,它們居然回答:「你自己知道。」

在這次罪惡搜捕中被抓的大法弟子有:

王考彩,女,50多歲,不識字(其丈夫、兒子因堅修大法,北京上訪後被勞教,一家三口皆遭迫害)。

王惠,女,30多歲,白銀公司職工醫院職工。曾因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48天,由家人保釋後,第二次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