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20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20日】
  • 【大陸】重慶布置「對法輪功專項鬥爭月」

  • 【大陸】瀋陽弟子積極走出來證實大法

  • 【大陸】被公安非法審判的9名春節期間和平請願的法輪大法學員的情況

  • 【大陸】只因修煉法輪功人大代表被判勞教二年

  • 【大陸】哈爾濱工程大學的博士後杜維華被關押

  • 【大陸】我去天安門廣場及被抓經歷

  • 【大陸】警惕特務的陷阱

  • 【大陸】重慶布置「對法輪功專項鬥爭月」

    據重慶知情人士透露:重慶市政法部門秉承江澤民「加大打擊力度」的授意已制定了新一輪鎮壓法輪功的計劃。目前,該計劃已形成文件並已傳達到處一級幹部手中。

    據悉,重慶市公安局已將10月10日至11月10日列為「對法輪功專項鬥爭月」,其部份內容與措施主要集中在
    1)利用特務活動破壞學員用撒傳單、掛橫幅等方式說明真相的活動;
    2)搞人人過關。對大法弟子限制人身自由,直至最後送勞教;
    3)搞株連,對部份離家在外的學員要勒令各單位、街道負責找回參加「學習」,甚至已開除者仍要責成原單位找人;堅持修煉不寫保證者,對其家屬要實行株連(指直系親屬),有工作的一律下崗,已退休的停發退休工資,要貫徹執行「經濟上截斷」的「精神」;

    截止目前,各重點場所的警察、便衣數量明顯增多,少數地區已經將「株連」政策傳達到學員及其家屬,有的地區甚至對本區離家的大法學員做出至少按20%的比例「必須抓回」的荒唐規定。

    邪惡勢力又在行動了,望這次更多的善良正義之士能挺身揭露陰謀,制止罪惡。


    【大陸】瀋陽弟子積極走出來證實大法

    目前瀋陽市各區縣的大部份學員都在走出來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證實大法:投報箱、張貼、郵寄、掛條幅、散發大法資料。大部份學員能夠保證安全,但也有個別學員被抓,並被直接送往瀋陽龍山勞管所。


    被公安非法審判的9名春節期間和平請願的法輪大法學員的情況

    【大陸】剛剛被公安審判的9名春節期間大法弟子的和平請願的所謂「組織者」中,有2名弟子是去年剛剛畢業的東北大學的畢業生,分別是北京的李傑和瀋陽的嚴海志,據消息稱他們9個人雖然在北京監禁期間都被折磨的皮包骨頭,但是沒有一個認錯,轉化的。李傑的媽媽也於今年4.25期間因為去反映大法真相而被北京警方勞動教養一年,家中只剩下退休的老父親,生活困難。

    請大陸的大法弟子注意:不要用國內的免費服務器郵箱接發大法的信息,信箱極易被發現,並通過IP地址查到你的位置,所以最好用國外的代理服務器和國外的免費郵箱比較安全。


    【大陸】只因修煉法輪功人大代表被判勞教二年

    陳小榴,男,35歲,廣東江門市規劃局總工程師室主任,碩士研究生,中共黨員,江門市人大代表。今年8月間,陳小榴與其妻子郭群慧在向群眾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化裝成三輪車夫的公安便衣抓住。

    陳平素工作認真負責,為人誠實,深得領導和同事敬重,因此,其單位欲保其出來,但公安要其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陳矢志不寫,終被判勞教二年,送廣東三水勞教。陳有一女,5歲,其妻子是下崗失業人員,亦被判勞教二年,監外執行。

    江門被判勞教的其他法輪功學員情況是:

    李愛群,女,約50歲,江門柴油機股份公司退休員工,因去北京上訪被判勞教二年;吳凱,男,約38歲,江門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員工,因去北京上訪被判勞教二年;蔣小明,男,28歲,江門建設銀行員工,因去北京上訪被判勞教一年;龔樹錚,男,30歲,江門教育學院老師,因傳送法輪功資料被判勞教一年;李敬輝,男,25歲,江門市化工廠員工,去年秋因去北京上訪被判勞教一年。嚴謹,女,21歲,中山醫科大學四年級學生,今年暑假期間因向群眾散發法輪功資料被判勞教一年;余瑞蓮,女,約48歲,去年秋因去北京上訪被勞教一年。


    【大陸】哈爾濱工程大學的博士後杜維華被關押

    哈爾濱工程大學的博士後杜維華,10月1日到天安門向人民講清真相,隨後被抓押回哈爾濱至今。杜維華去年在德國做的博士後。其餘詳情正在了解中。


    【大陸】我去天安門廣場及被抓經歷

    2000年10月6日上午,我去天安門廣場,大約中午11點多,我正在紀念碑前慢慢走著,突然看見有一對夫婦打開一個條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從我身後衝過來幾個便衣,揪住夫婦倆拳打腳踢搶條幅,這時紀念碑附近都打起了條幅,隨之有無數的便衣、警察、武警發瘋似的毆打大法弟子們,用腳踩學員的頭部,用皮鞋踢,用鐵錘、木棍、膠皮棍、電棍沒頭沒腦的亂打,一個50多歲的女學員頭部被打開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許多學員被打得頭破血流,衣服上沾滿了鮮血,我衝上去幫助拉開打人的警察,口中喊著「不要打人」,我也因此遭到警察的毒打,後來警察把我拖到車上,我們在車上又遭到黑衣警察的毒打,我們說:「你不要再造業了,我們制止你,是為了你好!」他說:「我就打!」說著拿著鐵錘照我胳膊就打了四下,當時我的胳膊腫起了一個大包,三處破了皮,在大家的嚴厲制止下,那黑衣警察也流了一頭汗,說:「我不打了,你們也別出聲,咱們開車走。」一路上我們一直向廣場上的群眾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到了天安門分局院內,警察揪住一個女學員的皮包打她,我們幾個學員又上前制止,又遭到毒打,後來大家往分局院門口擠,黑衣警察們把掃帚把撅下來,用那木棍凶殘地沒頭沒腦地打學員,又有學員被打得頭破血流,學員們流著眼淚把傷員攙到後邊坐下休息,下午我被送到了密雲看守所。

    6日晚上,我被叫到公安局裏,警察很客氣地問我是哪裏人,我不說,我說:「把我送回去也是拘留,我不回去了。」他們說:「你說出來,我們與你家裏聯繫,直接讓你家屬把你送回去,不通知你們當地公安局。」我說:「你們說話能算數嗎?」一個領導模樣的人說:「當然能,我說話算數!讓你丈夫把你接回去!」這樣僵持了三十多分鐘,我便說出了自己的住址。回到看守所和別的學員一說,才知他們用同樣方法騙了許多學員。

    7日上午,幾個學員因煉功遭到看守所人員用皮鞭抽打,其中一個學員是十五、六歲的中學生,看守所中有四個二十歲左右的小伙子,從不穿警服,只是胸前掛一個牌,面目猙獰,他們在所長的命令下打人,所長還親自動手打,隔壁號的學員起來說:「不許打人!」制止他們,所長就命令那幾個不穿警服的小伙子用水管接上自來水用涼水沖她們,被衝的其中有六、七歲的小女孩,學員們喊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喊了三十多遍,這些惡魔才住了手,所長們低下頭,把手揣進兜裏走了。後來一個看守也許是真怕遭惡報,又說了一些好話:「你們好好在這兒呆著,過一、兩天你們就回去了,我們也不願這樣。」等等,又叫那幾個不穿警服的人收拾屋子。隔壁學員想把衣服借給他們穿,警察不允許。上午十點多鐘,我被叫出在院內等候,我看見院內放了兩張木板,一個瘦弱的女大法弟子剛插管灌完食,地上放著一個盆,有注射器牛奶等物,一個人坐在那兒看著,我說:「人都這樣了,快放了吧。」那個人說:「對待你們這樣的人就得專政!」我說:「對壞人專政,可我們是好人啊!」那人只哼了一聲,大約十點半我被帶回當地公安機關,經過六天絕食絕水,我才被釋放。


    【大陸】警惕特務的陷阱

    四川北部山區某縣法輪大法弟子一行9人,10月10日前往北京證實大法。當他們12日晚到達北京西客站時即被便衣認出身份。便衣見他們樸實無華,就說自己也是學大法的,明天早上咱們到天安門廣場去,升國旗時就把國旗扯下來,這樣,全世界都知道云云。這些學員雖然是從偏僻山區來的,但一聽便知此人乃鼠輩也!國旗是祖國的象徵,怎麼能去扯國旗呢?這不是破壞的陷阱嗎?我們不遠千里來北京,不是來鬧事、搞破壞的,而是出自於對政府的信任,來說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邪惡的陷害沒有得逞。

    在特務遍地的環境中,後來這些善良純樸的大法學員終被其他的特務騙至一招待所被捕。該縣另有6名學員10月10日先後在天安門廣場上被捕。17日他們15人被押回當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