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27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27日】
1. 【大陸】瀋陽大法弟子鐘恆傑被嚴刑拷打、折磨致死
2. 【大陸】10月26日天安門廣場弟子向人群散發傳單、打橫幅
3. 【大陸】10月26日許多長春老學員走向天安門廣場
4. 【大陸】小功友助我們發出正念、衝破牢籠
5. 【大陸】許多「十一」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學員至今未放
6. 【大陸】新疆當局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弟子。
7. 【大陸】房山被勞教弟子:張冠芳 女,趙連仲 男,崔村忠 男,任國賢女,李書文 女。
8. 【大陸】江西大法弟子受迫害簡況
9. 【大陸】深圳大法弟子受迫害簡況
10. 【大陸】現世現報四則


【大陸】瀋陽大法弟子鐘恆傑被嚴刑拷打、折磨致死

法輪大法修煉者鐘恆傑,男,34歲。於國慶期間被瀋陽市鐵西區公安分局警察抓走,在鐵西區公安分局受到嚴刑拷打,遭到非人的折磨,於十月三日被迫害致死。然後警察卻推卸責任、掩蓋事實真相、謊稱鐘恆傑跳樓自殺,並矇騙世人。鐵西區公安分局和鐵西區檢察院、法院串通一氣,不准家屬向上申告、不准請律師、不准驗屍、強行火化。


【大陸】10月26日天安門廣場弟子向人群散發傳單、打橫幅

今天風和日麗,據天氣預報,今天是北京難得的好天氣。從中午十二點開始,就有大法弟子開始向人群中散發傳單。前後至少有5組弟子散發傳單。在一點鐘左右,開始有大法弟子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天安門的警車開始增多,後來還調來十輛以上的公交車,裏面坐滿了武警。散發傳單和打橫幅的大法弟子基本上被抓走,到三點為止,被抓的大法弟子裝滿了十輛依維柯和兩輛公交車,約有兩三百人左右。


【大陸】10月26日許多長春老學員走向天安門廣場

10月26日在天安門和平請願的學員中,有一部份是來自長春的學員,其中很多是第一次出來的和老學員。在前一段的法會交流中,他們找到不足,轉變了認識,積極向世人講清真象,發放,粘貼材料。但他們悟到這只是一個去怕心的過程,不能因此就找到心理平衡,應去天安門證實法。一位學員臨行前說「未來無法想像得好,但威德需真正付出才能建立」。


【大陸】小功友助我們發出正念、衝破牢籠

十一放假期間,我們一行20多人到天安門去證實大法,在大興縣榆垡檢查站被當地公安給扣留,有幾個功友被當地公安帶走了,其他功友仍被扣著。其中有兩名小功友,一個9歲、一個7歲。被扣13小時後,一個小功友說:「我們只要發正念,就有機會衝出去,就還有證實法的機會。」還說:「我們這些人都有一定的怕心,念發得不夠正。」他讓我們都發正念,不這樣就沒有機會衝出去。

第二天醒後,小功友第一句話就說:「每個人都得發正念,從心裏發。」就這樣我們在被扣留24小時後,在公安人員把守兩道鐵門的情況下,我們抱著堅定證實大法的信心,硬是衝了出來。

我們在鄉間小道上、河溝上、田地裏跑了七八十里地,大人的腳有的都磨出了泡、磨出了血,而兩個小功友每次都跑在前頭給大人帶路,也不覺得累。每到一處休息時,兩個小功友卻還玩得挺開心。大人奇怪地問他們:「您兩個不感到累嗎?」他們說:「你別看我們兩個人在跑,其實我們駕著雲呢。」每到一處他們就說:「我們以前來過這裏」。一直跑到晚上也沒找到一個地方能收留我們,最後我們在一個百姓蓋的屋槎子裏住了下來,夜晚我們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大人們凍得直哆嗦,不能入睡,而兩個小功友卻睡得很香甜,小功友醒來後說:「我們來過這裏,這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地方。」


【大陸】許多「十一」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學員至今未放

北京工商大學機械系研究生孫學兵10.1去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後被警察帶回,將其宿舍搜抄後,讓他拿上衣服便重新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山東省很多地方自十月一日國慶節到現在為止去北京上訪被抓的大法學員都沒有放,或被關在轉化班,或被拘留。有派出所消息說,這是全國統一的規定,可能這個月底有甚麼大的行動。


【大陸】新疆當局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弟子。

(一)新疆地區各單位、高校等派人參加特殊培訓班,結業後專門負責對本單位法輪功弟子的「轉化」工作。目前正用多種手段、軟硬兼施,大面積的變本加厲的迫害大法弟子。

(二)十月上旬開始,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勢力對法輪功的迫害升級以後,新疆執法部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隨之升級,只要大法弟子散發有關揭露江澤民及其幫凶殘酷迫害大法弟子、踐踏人權的醜惡罪行的資料,或攜帶、或在家中被搜到,均可不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直接判勞教兩年。

江澤民及其幫兇無視憲法和法律,用盡種種卑鄙、殘酷的流氓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廣大人民群眾對這位人面獸心的暴君的罪惡以及它操縱下的國家輿論工具的所有謊言,已經開始懷疑、識破,不再隨和相信。某執法機關的領導在迫於上級的壓力下對所在單位大法弟子私下談話時說:「我們知道你是好幹部,但我們這個國家不是法制國家,權力大於法律,其實就是封建專制。」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隨著歷史車輪的前進,真假終將分明。

(三)近日以來,公安部們開始用更惡劣的手段對付大法弟子。例如:半夜敲門,進房間後不問青紅皂白就把學員抓走;另有去家中搜查,查到資料就抓走,查不到資料就拿出他們提前準備好的大法資料,乘人不注意時,順手放在角落裏,然後像突然發現甚麼一樣,不由分說,完全賴在大法弟子身上,將人抓走。

提醒各地大法弟子,發現有類似情況就要當場揭露公安部門的醜陋與卑鄙,決不能被邪惡控制、陷害。

新疆大法弟子
2000/10/26


【大陸】房山被勞教弟子:張冠芳 女,趙連仲 男,崔村忠 男,任國賢女,李書文 女。


【大陸】江西大法弟子受迫害簡況

1.南昌大法弟子李正明(化名),男,63歲,家住南昌市西湖區,於2000年10月5日晚在家被西湖區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以找其談話為由將其從家中騙出抓走,被抓的同時抄了家,沒有抄到任何資料。

在南昌,裏洲走出去證實大法的弟子是最多的。

附:南昌市西湖區公安分局:
辦公室86-791-6223096
紀委86-791-6217668
刑偵大隊(大隊長)86-791-6264381
南昌市西湖區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像山南路122號)
86-791-6627155
86-791-6637549

2.江西南昌大法弟子肖遠光,男,36歲,大學畢業後在南昌森林學校任教。99年7月22日進京護法,同年11月被抓,被關押在南昌第一看守所9個月之久,其母承受不了唯一的兒子被長期關押,思子心切,於2000年6月病故,年僅五十幾歲。其孝子卻未能見上母親最後一面,於今年9月1日被判刑3年。

3.江西南昌大法弟子許文君,女,41歲,於99年7月22日進京護法,同年11月被抓,關押時換了3個看守所:開始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為了保護大法書籍而絕食,卻遭到管教幹部的毒打,並被掛銬(雙手雙腳銬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無法行走,睡覺;後又將其轉入南昌市第二看守所,由於超期關押8個月之久,她第三次絕食,要求無罪釋放,絕食絕水10天後被家人取保回家,不到1個月又被抓進監獄,於今年9月1日被判刑3年。

4.大法弟子王靜(化名),女,42歲,南昌市房地產綜合開發公司職工,助理政工師,今年元月15日去北京想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剛到天安門就無故被抓,在警車上親眼目睹了「人民警察」打罵、折磨善良人民大法弟子,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她從小敬佩的「人民警察」,警察一邊折磨大法弟子,一邊無恥地說:「你們"真"就是傻,你們"善"就是壞,你看我們這些壞人活得多自在,不過沒有我們的"惡",也體現不了你們的"善"」。第二天王靜被銬在駐京辦,晚上大法弟子睡在地上,看押她們的特警睡在床上;第三天幾個女特警要她們拿出身上所有的錢,到了南昌火車站後,那幾個特警派出所的人說讓她們家裏的人來領人,1000元一個,這是不是碰到土匪綁架啦?後來派出所幹警代交了錢後才讓把人帶走。

王靜又於今年5月8日被抓,同時辦公室被抄,關進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長達55天,後因絕食被家人保出。這一切只因她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寫了幾封信給各級政府,講明「法輪功」的真象和自己親身受益的真實情況。釋放後單位不讓其上班,也不發給一分錢,因為她不肯寫保證。

5.大法弟子李萍(化名),女,39歲,贛江專修學院工作,99年10月底進京上訪,在北京火車站被抓,後關押在南昌市第三看守所,因在獄中堅持煉功,遭到管教幹部的斥罵,並被戴上48斤重的刑銬,關押24天釋放後單位不讓上班,就這樣被剝奪了勞動的權利,至今沒有生活來源,今年3月29日因在室外煉功又被抓進南昌市第三看守所,關押了30天,可是歷次釋放證上都寫著治安拘留15天。

6.黃莉瓊,女,63歲,江西省地震局工作,高級工程師,99年10月25日進京上訪被抓,在南昌市第三看守所關押24天;一年多的護法過程中先後被關押3次,現被判勞教3年。

7.大法弟子劉立(化名),女,63歲,中國農業銀行南昌市支行退休職工,修煉後身體健康,5年沒報銷一分錢醫藥費,97年把有4年房產證的房子交給單位給缺房住的人,98年大洪水捐了2100元給民政局救災,署名「法輪功弟子」捐,在單位從未給任何人添麻煩,還把上班時沒用過的新算盤交回會計科長,進京上訪後被公安用飛機接回,並且被強迫交納接人費用8800元人民幣支付7張飛機票,但是卻只得到6580元的收據。國家有規定把好人當壞人打時要用飛機接送嗎?

8.大法弟子楊靜(化名),女,33歲,新建縣人,烈士之妻,一直堅持煉功。當單位領導問她是否煉功時,她回答:「煉!」因此單位強行沒收其住房,並且將其家具往外扔,工作也不讓幹了,現在楊靜帶著一個7歲的兒子(烈士之子)無家可歸,楊靜到底犯了甚麼錯?她只想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一個善良的人,一個健康的人,為甚麼就這樣難?祖國啊,你到底怎麼啦?為甚麼就容不下這些善良的兒女呢?難道做好人有罪嗎?

另,江西鷹潭已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判勞教。


【大陸】深圳大法弟子受迫害簡況

1。深圳大法弟子張育萍兩次上訪,一次因與功友集體學法被關押15天;現被判勞教2年。其母與其妹去探監,卻因煉法輪功而不准接見。進京時身無分文也無換洗衣服,車票是功友給買的,其父被逼去世也不給放人,現情況不明。

2。深圳大法弟子張明(化名)今年6月13日與幾位功友交流,被南山區派出所抓進看守所,至今未出獄。就連一位5歲的小孩與其父一同被關押了超過24小時(6月13日下午5點多至14日晚7點多),另外兩位功友去派出所想要回被收繳的書,卻被當做「三無人員」進了「三無人員遣送站」(兩人都有身份證和邊防證)。女功友被罰款250元,男功友被送至廣東韶關,罰款800元,還被打得遍體鱗傷,他出來後到派出所想領回自己的手機,卻又被抓了起來,後又被罰款。6月13日南山區派出所對幾位大法弟子進行抄家,抄走了所有的書和師父的法像及錄音帶,錄音機、手機等,並且強迫他們幾人離開自己租的房子,導致他們無處安身,到處漂泊。

3。深圳大法弟子劉宇鋒、王小東夫婦因上訪被學校開除公職,並被強迫在幾天內搬出學校宿舍,不給居住。王小東在獄中被縫了28針,判勞教1年,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4。深圳大法弟子趙君(化名)6月30日被南頭派出所無故抓進看守所長達40多天,60多歲的趙君被強迫離開深圳,入獄前,就已有便衣跟蹤她,幾個月無人身自由,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痛苦。其間還被派出所抄家。

5。深圳大法弟子周溫萍(化名)7月上旬被無故關進看守所,半個月後才釋放。

6。深圳南山區至今仍有十幾位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被押,說甚麼如不揭批就不放人,多數是無故被抓進去的,已超過一個月,在獄中煉功就挨打。


【大陸】現世現報四則

1。房山區城關順發商場經理孫振英(女〕,在南街做大法弟子的轉化工作。9月的一天,孫對一大法弟子罵老師,弟子說一句話,她罵一句,罵得很難聽,這位功友便不再理她,因為孫某已不配聽大法弟子說話了。

8天後(9月25日〕,孫被一男子毆打,脖子縫了十多針,鼻樑被打破,住院至今未出院。

2。房山閻村鎮開古莊村治保主任李德春,男,26歲,經常到學員家抓人抄家,向公安局打報告,今年5月突然暴死。

3。房山區城關顧冊村治保鄭大紅,男,8月初在一次去學員家抓人時,剛走出家門,腳扭成粉碎性骨折。

4。房山區城關紅寺村治保支東治,男,去北京抓人,沒有抓到,回來一頓飯吃了350元,到功友家裏要錢,遇一摩托車將其肋骨砸斷。他自己明白了是鎮壓大法弟子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