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28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28日】
1. 【大陸】大慶市大法弟子王斌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細節和人物)
2. 【大陸】大陸某市真相材料即將平均人手一份
3. 【大陸】邪惡勢力對事實真相恐懼至極
4. 【大陸】非法輪功修煉者天安門廣場見聞
5. 【大陸】長春奮進監獄70多名弟子從12號開始絕食至今
6. 【大陸】濰坊公安受山東省慫恿毒打大法弟子
7. 【大陸】河北省辛集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升級
8. 【大陸】邪惡最怕曝光
9. 【大陸】濰坊大法弟子劉會琴、焦美風因複印大法資料被勞教三年
10. 【大陸】長春越來越多的學員和老弟子走了出來
11. 【大陸】遼寧省錦州市拘留所裏的罪惡
12. 【大陸】錦州學員李靜、宋國林因煉功被判3年
13. 【大陸】錦州學員佟力軍歷盡酷刑折磨
14. 【大陸】大慶市邪惡之徒惡有惡報的例子


【大陸】大慶市大法弟子王斌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細節和人物)

王斌,男,47歲左右,大慶石油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站軟件室計算機工程師,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99年12月因發起大慶二百餘名大法弟子在"法輪大法好"大旗上簽名,將旗並上訪信件送至全國人大會議而被關押一百多天,2000年4月僅僅因為與大法弟子十人在一起吃飯被草木皆兵的公安以串聯罪名拘押45天,被釋放後於5月末進京上訪被判勞教,9月在大慶東風新村勞教所期間堅決不寫保證書,曾多次被毒打。2000年9月24日,因次日中央6.15法輪功辦公室要來人檢查,晚9:00到11:30,在勞教所二大隊教導員馮喜(馮喜曾公然當著大家的面說王斌頑固到底死路一條)的指使下,倉雙成、劉慶輝、宋保成等犯人對王斌進行毒打(教導員馮喜對主犯說,不寫保證就往死裏打)。結果將王斌頸部大動脈打斷,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淋巴打爛(已切除),身體幾處骨折,手背幾處被煙頭燒傷,並感染,鼻孔被煙頭插入燒傷,並且身體多處黑紫,慘不忍睹,生命垂危。當晚被打昏後,曾向馮喜報告,要送醫院搶救,但馮喜為掩蓋事實不同意,馮喜說,昏過去沒事,一會就醒過來了,拖到第二天,一看不行,才送醫院。送醫院前,王斌已經死亡,看守所為掩蓋真相,使用了高級呼吸器製造了王斌尚有呼吸的假相。醫生法醫鑑定時是主動脈打斷、頭被打漏、眼被打瞎……在被毆打致死之前,王斌已經不能說話,但依然堅定大法,不寫保證書。

王斌生前有詩《水調歌頭-迎新紀元》雲:

風雲起、卷惡瀾,濁浪排天。迷雙眼,真假難辨,泥沙淘盡現中堅。好兒郎,心彌堅,莫畏難,群魔亂舞只等閒,還有幾天!穿雲破霧須慧眼,看明天,舊貌換新顏。

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關注此事,救救在大陸被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不要讓江澤民及其爪牙們再做惡了。現王斌所在勞教二大隊因此事已解體,主犯及從犯已被帶走,不知去向。

王斌家電話:0459-6390184
大慶人民醫院10病區電話號碼:0459-6293795
院長:0459-6293777
王斌所在勞教所原電話:0459-4664859

勞教所所長電話:0459-4661764,4661192


【大陸】大陸某市真相材料即將平均人手一份

大陸某市,一百多萬人口,說明真相資料已經至少發送約七、八十萬份。現在越來越多的大法學員加入其中,很多種資料出現,怎麼印的都有。絕大多數原始資料都出自《明慧網》,稿子的選用考慮到了世人便於理解和接受。


【大陸】邪惡勢力對事實真相恐懼至極

有確實消息稱:全國將於近日(本週)開展新一輪打壓行動,講清真相、心得、經文等資料來源是這次行動的打壓重點。邪惡勢力對事實真相恐懼至極,並且已經顧不上掩蓋他們對事實真相的恐懼。


【大陸】非法輪功修煉者天安門廣場見聞

我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但耳聞目睹以江澤民為首的惡勢力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鎮壓和迫害致死60餘人,致殘和關進監獄者無計其數,對此我感到很氣憤。

10月26日我帶著身臨其境的想法去天安門廣場一睹。12:50時到了廣場,只見數十輛警車停放在英雄紀念碑下,數十輛大客車停在歷史博物館和人民大會堂附近待命。廣場上的武警和打手數千人,遠遠超過遊人。13點剛過,打著「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功是正法」的橫幅此起彼伏,傳單像雪片似的滿天飛揚,「法輪大法好」的呼聲震撼著廣場上空。這時武警和打手傾巢出動,向著打橫幅處和拋傳單處以百米速度衝去,好似當年鬼子進村的情形,每四五個武警和打手對著每個修煉者拳打腳踢,揪著頭髮強行拉進警車,開出廣場。當修煉人在警車裏向遊人高呼「法輪大法好」時,其中一個遊人向警車裏的修煉者擺手示意時,於是此人被警察和打手揪著頭髮推進警車。武警和打手看見一個婦女像法輪功修煉者,就對她說:「你說法輪功是XX」,該婦女說:「法輪功不是XX,是正法。」於是也將該婦女拉進警車。這些惡勢力神經過敏到了極點,當他們看到遠處有一個青年舉著地圖看圖時,也誤認為打橫幅的,便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向這個人,當到跟前時才發現是看地圖,便灰溜溜的退回去,真是令人啼笑皆非。這些不穿警服的打手為甚麼這麼賣力抓法輪功學員呢?他們的對話揭開謎底,一個打手對另一個打手說:「每天至少也得抓幾個法輪功學員才能夠本。」言外之意,抓一個法輪功學員就能得到一份豐厚的獎金。

這些法輪功學員何罪之有?他們去天安門廣場,純屬是在無辦法的情況下向政府說明情況。對這些好人下此毒手,這難道是人民政府對待人民的辦法嗎?


【大陸】長春奮進監獄70多名弟子從12號開始絕食至今

長春奮進監獄邪惡勢力逼迫大法弟子寫「決裂書」,男功友約70多人從12號開始絕食至今。情況嚴峻。


【大陸】濰坊公安受山東省慫恿毒打大法弟子

張海霞(化名),女,55歲,濰坊市某小學退休教師。自99年7月以來關押5次,3次被公安拘留,其中一次拘留期間因吃不飽飯又強度勞動,飢餓勞累的躺下了。陳所長丁公安支使犯人拖功友,對犯人說:去拖,拖出去幹活,不拖就打你們。所長李金升過來一面罵著,一面大大出手,拳打腳踢都打倒在水泥地上。張海霞被它打了兩個耳光,兩眼冒金星,摔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後頭暈發燒8天,也沒吃飯,它們不管不問。

拘留放出後,區委郝書記鎮長葛梅指示單位呂主任把張非法拘禁在一間潮濕的屋子裏,每天與蒼蠅蚊子壁虎蛤蟆做伴。睡在水泥地板上時間久了,身體變化很大,女兒要求帶張出去看病,教委領導看到她臉蠟黃才由公安和看管人員(每天9人輪流值班)押著去醫院打針又押回原處。一次去北京上訪路上被抓回,區委郝書記狠狠的踹了張海霞一頓,張的褲子被踹破了,腿麻了好多天。去年7月至今單位不給發工資,張的丈夫已於三年前下崗,孩子沒工作,只有靠借錢生活,去單位要工資,它們卻說:你一年的工資連扣帶罰基本沒了。只有變賣家具生活。張海霞弟子現仍堅修大法。

魏盛(化名),男31歲。99年臘月,坊子區國安大隊副隊長李傳壽(家住坊子區一馬路西頭路北10號東鄰,夫人在鐵路工作)向魏索要了5000元保證金。

春節後因同功友交流,被國安大隊人員打了三個小時,奄奄一息,公安局陳局長發現後怕出人命,方才令停止打人,開始抄家,並強盜般搶走新標誌轎車(20多萬元),又遭毒打,家人無奈,被迫交了3300元現金,(名曰在某賓館關押的費用,其實它們拿這筆錢揮霍)。轎車被搶走後40多天裏行駛5800公里,車況嚴重損壞。

6月18日因給區教委一功友送《走向圓滿》經文又遭王全風(家住公安局宿舍三單元三樓,現任刑警中隊隊長)親自手拿抽屜木板從頭打到腳,他的後背都是黑色,後又刑事拘留,放出時還沒變過顏色來。

2000年10月1日進京上訪被公安帶回拘留,因一功友散發真相時被抓經不住嚴刑拷打牽連了魏盛,他又遭王全風、邵偉洪(家住坊子區財政局宿舍)毒打,差點被活活打死,但非常堅定,自始至終就說一句話:不知道。10月15日被坊子公安送到昌樂勞教所勞教三年,10月20日通知家屬罪名為:1、2000年6月18日該傳播法輪功資料《走向圓滿》2、2000年9月29日該將法輪功非法資料《讓真相大白天下》等散發給某某等人進行散發。

邵洪偉,國安大隊長,自己作惡多端,怕遭人報復,孩子上學都要親自護送。它說:誰都想殺我,殺不了,我想打誰就打誰。

濰坊大法弟子遭惡毒迫害原因是接到山東省電話通知:狠打,只要打不死就行,萬一打死了就說是自殺。因為中央某人火了山東,火了濰坊,上訪的太多。


【大陸】河北省辛集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升級

據悉,由於10月初辛集市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的較多,在江澤民的高壓下,上級大為惱火,給辛集市下了黃牌警告。對辛集大法弟子開始了又一次大規模瘋狂鎮壓。各單位將煉過法輪功的人全部集中看管起來,不許回家,妄圖逼迫每個人寫保證書,到11月1日還不寫保證的要交給派出所拘留或勞教,並準備再判刑和勞教一批大法學員。

奉勸辛集地方官員,不要再追隨江澤民的邪惡,如果你們造下必須償還而又永遠也還不清的罪孽,得到的將不僅僅是深深的痛悔。


【大陸】邪惡最怕曝光

2000年10月4日凌晨1點鐘,武漢市罪惡的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行動開始了。由各個居委會負責人帶路,半夜敲開法輪功學員的家門,警察不由分說,強行帶走善良的學員。鄰居們睡著了,誰也不知道這時發生的事情。功友啊,我們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是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是同時我們還要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讓邪惡曝光啊!其中有一個大法弟子是這樣做的,當警察對她說,你跟我們走一趟,有些事落實一下,她拒絕了,說:「為甚麼跟你們走一趟,我上一次就是這樣被你們騙走的,在學習班一關就是半年,受到拳打腳踢、腳鐐手銬的非人待遇,這一次我還會上當嗎?有甚麼事就在我家裏問。」其中一人兇狠狠地說:「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中央定你們為XX,不准你們煉功!」她說:「我偏不走,我要煉功,XX不是哪個人、哪個政府說了算的,近幾十年的歷史不是證明了這一問題嗎?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內奸,後來平反了,鄧小平三起三落,朱鎔基也曾被打成右派,我們國家是權大於法。」說得他啞口無言。後來這位弟子索性對著窗戶外面喊了起來:「街坊鄰居們呀!你們聽著,警察半夜三更來抓我呀,我沒有做壞事,我只做好事,現在做好人都難哪!不就是煉了法輪功嗎?有甚麼錯呢?」周圍的鄰居都驚醒了,把頭伸出來看。這樣僵持了2個小時,可能他們自覺無理,就走了。


【大陸】濰坊大法弟子劉會琴、焦美風因複印大法資料被勞教三年

山東省濰坊大法弟子,劉會琴、焦美風,為讓善良的人們,了解法輪功真相,積極洪法,在複印大法資料時被濰坊公安逮捕。她們在監獄裏受盡了折磨,看管人員讓其退出,但她們不畏壓力和迫害,堂堂正正地講大法就是好。近期她們兩人被判勞教三年。


【大陸】長春越來越多的學員和老弟子走了出來

長春越來越多的學員和老弟子走了出來,同其他學員一同向世人講清真相,現在做地越來越好.長春的學員表示:做為師父家鄉的弟子,在走向圓滿的這條路上一定更加精進.

經過認真學習《理性》等經文,長春大法弟子有的開展廣泛交流,促進大家整體提高;有的發送宣傳材料,採取送、貼、郵等多種形式,使宣傳材料家喻戶曉;大有鋪天蓋地之勢。有的去北京證實大法。近日,他們增加了一些短小精悍、簡明扼要的宣傳單(內容如下),採取撒、貼等方式,效果較好。內容:

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法輪功學員致警察同胞:

我們都是炎黃子孫、華夏兒女。同胞手足豈能自殘?相信您也有一顆善良的心!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二、<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修煉>
「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 是宇宙真理!是人的本性!

三、<制止江澤民邪惡匹夫有責!>
江澤民揚惡懲善,製造千古奇冤,60多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致死,50000多人被監禁,數不清的大法修煉者有家難歸,有冤難訴,江澤民是危害人類的歷史罪人!

四、<親愛的同胞:您知道嗎?>
所有宣傳機器對法輪功事件的報導是百分之百的謊言!謊言重複千遍還是謊言!搜繳、銷毀法輪功書籍,不讓大法學員說出真相,就是怕謊言被揭穿!


【大陸】遼寧省錦州市拘留所裏的罪惡

一女學員葉楓(化名)被抓進錦州市興城拘留所後,因學法煉功,被警察用手銬吊在鐵窗上整整一夜,手腕被銬成青紫色,留下了傷痕。第二天又學法煉功,警察和兇手們又用四副腳鐐纏繞在她的脖子和胳膊上,不讓她吃飯,喝水,睡覺,不讓大小便,又用毛巾堵住了她的嘴,強讓她坐在水泥地上,並打開窗戶凍她。這樣整整一夜,使在場的人都落淚。葉楓現在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關押。

一男學員宋長奇被抓進拘留所,絕食三天後,因學法煉功,被管教隊長拳打腳踢,打耳光,打後又用手銬銬在鐵管上示眾,(其中一學員張某被手銬銬得暈了過去)長時間不省人事。

又一天下午,一個警察左右開弓打耳光,打胸部,用腳踢小腹,擰胳膊,將他按倒在地。在場的警察們滿臉殺氣。


【大陸】錦州學員李靜、宋國林因煉功被判3年

1999年10月初學員出外煉功,李靜、宋國林被抓,今年被判刑3年。


【大陸】錦州學員佟力軍歷盡酷刑折磨

學員聯名上訪,上訪人中佟力軍被抓,他是核工業國營七五四礦工人(興城)今年6月下旬被抓拘留三天,絕食還讓幹活(鏟地),當時氣溫達40度,當天下午沒幹活,叫坐板,扣鐵窗上。三天後被送看守所,同重犯人關在一起。

佟力軍堅持絕食,監管不讓同屋人放風,勞頭和犯人對他進行迫害,叫他背監規他不背,一幫犯人把他按住,用胳膊肘頂他腰部。

佟力軍絕食。勞頭魔性大發,叫他吃鹹菜疙瘩十幾塊,不讓喝水,他渴得忍不住了,讓他一次必須喝5盆涼水,然後灌一盆肥皂沫,讓他瀉肚,沒瀉,就用牙刷刺激他的肛門瀉了很多水,就這樣反覆二、三次。

「按門鈴」(一種刑法)用針穿線,把背部肉拽起來穿透,線兩頭栓上鹹菜疙瘩,用人換班來回拽,整整拽一宿。

用窗上鏽釘子扎大腿外上部,約10釐米深,紮兩個眼至今還有傷痕。
用窗上木塊打小腿前部,腫一排包,還用木塊把包擀平折磨他。
用針穿透小便處,用涼水澆,還打他。
用針扎手指甲縫。
用木塊砸腳趾蓋。


【大陸】大慶市邪惡之徒惡有惡報的例子

一、電泵公司工會黨委書記袁炳軍是該單位鎮壓法輪大法學員的主要人物。他專門看《轉法輪》然後寫批判稿子向上級彙報,而且在單位會上念他自己寫的批判稿。對學員辦學習班,強迫學員寫保證書,不僅要保證「不煉法輪功」,還要揭批罵人等等,再交五千元錢才可以回家。他還讓學員家屬毆打學員。

2000年9月30日,他又到學員家讓學員寫保證,否則不退還五千元錢,同時還要停發工資,而且不允許學員另找其它工作,斷絕學員的生活來源。他一天打六次電話,監控學員。

蒼天有眼,惡有惡報。10月17日下午,袁炳軍開車到大慶銀浪,過火車道(大慶防腐管廠附近的火車道)時,汽車自動熄火,車上共兩個人,下來推車,但推不動,這時火車過來了,便閃到旁邊。火車刮到汽車,使汽車翻了180度,只刮傷一點,但汽車把袁炳軍捲起摔在火車上,然後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爛了,當場死亡。

二、大慶八百垧派出所林某,非常仇視法輪大法及學員。一次,他發瘋似地撕李老師的法像和《轉法輪》後,下樓走在樓梯時,一個石子蹦進他的右眼,當時就瞎了。這是典型的現世現報。

三、大慶市看守所莫所長,對大法迫害嚴重,經常以多種形式體罰、打罵大法學員。而且猖狂地說:「我就迫害你們了,你們願意告到哪裏就告到哪裏,我也不怕」。可是,不久因看守所跑了一個刑事犯,他被關了起來,警服也被扒了。現在他到哪個單位都不要他。

當時他在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時,有的大法弟子流著慈悲的淚水對他說:「你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這也是在擺放你自己的位置」。他當時嘲笑著直搖頭。多麼可憐、可卑的人哪?根本就不為自己的將來想一想!

四、大慶林甸看守所長姜連第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一言難盡,已經邪惡到了相當程度。他曾經對九個大法弟子瘋狂迫害:帶手銬、腳鐐長達50天,並且每天叫大法弟子不停地在外面走。把他們的臉打得變了形,身上打成鐵青色。一次,當他踢完大法弟子劉麗萍時,被踢的人沒甚麼感覺,可是姜連第的腳瘸了一個多月都沒有好。這件事在該所引起了轟動。